小说茶馆 > 都市小说 > 嫁给纨绔之后 > 11.第十一章
嫁给纨绔之后  作者:天下皈依
    香儿打听来消息,深夜进入楚芳华的房间告知。

    楚芳华听完之后略带可惜道:“若安阳侯夫人不加阻拦,我便可少费点力气了。”

    香儿一直在犹豫,最终还是说了,“娘子,那紫兰怎么办?她可是……”

    “她?我做的仁至义尽了,她被抓到了也怨不了我。”楚芳华嗤笑一声,眼神中带着不屑。

    香儿闭唇不语,安静的站在一侧。

    她向来直到自家主子的性子,却没想到如此冷漠无情。紫兰若不是为了那笔救命钱,也不会去犯险。

    紫兰的事情还未过,楚芳华却还想利用越璇儿做把戏,不过事情没像楚芳华想的那般容易。

    香儿去左将军府上请人,接连着几次被家丁拦了下来。

    没法子,只好拿着银两买通了家丁,那家丁告知香儿萧越氏前几日就派人去左将军府打过招呼了,这会儿越璇儿又被关了禁闭,兴许得等到萧琮成婚之后才能放出来。

    香儿不知为何打心底松了口气,回去就告诉了楚芳华。

    当日楚芳华生了很大的气,整一日饭菜都不碰一下。搅和楚泠的婚事也只好就此作罢。

    自那夜出了事之后,萧琮回府更是少之又少,眼瞧着成婚的日子越来越近,萧璞竹只好满平靖的找人,最后在一间厢房里找到了他,将人带回府。

    终是到了大婚这一日,萧琮不情愿的穿上了喜服,在胸前绑了个夸张的大红花后出府门骑高头大马,走在最前头去迎亲。

    而楚泠这头已是早早准备,正寅时便起身梳洗打扮,整整几个时辰后才踏出阁楼的大门坐上花轿,被抬往左长庆门。

    街上一大群人围聚在一起看喜事,跟在迎亲的队伍后跟着去看。

    从安阳侯府到皇宫这条路用了半个时辰,萧琮入了皇宫将楚泠的花轿接上之后,一路敲锣打鼓的返回,百姓们是越围越多,有些不认识的还会询问这是哪家的亲事。

    而在门口,安阳侯府上下都准备好接亲了,每人的脸上都露出了笑容,独独楚钱氏内心焦灼的很。

    “来了来了。”喜娘先行一步到了安阳侯府大门,紧接着萧琮与花轿而至。

    萧琮下了马,转身将后头花轿的帘子掀开,里头的人身子纤瘦不像外头传言那般,他略微有些讶异,而楚泠已经伸出手来了。

    那只手纤细白嫩看着比自己的手小多了,他放在掌中便握住了。

    陌生的温度从掌心传来,楚泠觉得有些不适,随着他的牵引出了花轿。

    喜娘瞧准了时机端上盘子,这盘子里头都是谷豆,这是让新娘子过门的习俗。

    楚泠随便抓了一把洒在地上,这算是过了第一道。

    萧琮看了眼地上撒的豆子,绕开便想牵着人继续走进去,喜娘忙拦住道:“新郎官呐,你可得背着新娘进去。”

    “这是为何?”萧琮有些郁闷,转头对上了萧越氏看过来的目光,只好低下身子站到楚泠面前。

    楚泠小心翼翼的趴到了他的背脊上,萧琮本想着这哪儿背的动,却没想到她身子这般轻。

    身上没几两肉吧……

    一边想着萧琮一边往里面走,入了大堂,一旁的丫鬟取来了牵巾,让二位新人拿上后,喜娘口中开始念着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

    “礼成!”

    宾客们纷纷鼓掌,到场的不少都是朝中的官员,携着家眷前来。其中并没有人对萧琮的婚事感兴趣,只不过是捧场罢了。

    听着周围的鼓掌与祝福声,楚泠有些恍然的站在那儿,直到手中的牵巾被拉走,这才反应过来。

    丫鬟托着楚泠的手带着她往新房去,依照习俗新郎官也是一同的。

    入了新房,脱了喜鞋,坐于被褥上。

    喜娘高声道:“行合髻礼。”

    丫鬟托案到新床边,萧琮掀开红布,摆的是一把剪刀。

    他捏着剪下了楚泠发尾的一小撮,随后也将自己的剪了。

    喜娘忙道:“使不得,使不得啊。”

    萧琮将两撮头发放在案上,“有何使不得的,她盖头都未掀开,万一拿着剪刀将我弄伤了怎么办。”

    喜娘噎着话说不出来,恼得直拍大腿。

    此时,楚泠出声了,“既成了夫妻,便是一体,谁剪都是无妨的。”

    萧琮扬了扬嘴角,喜娘怕是有再多的话要说,也都只能咽回去了。

    随后取来了合卺酒,二人饮下之后萧琮便下了床去前厅招待宾客去。

    再回来之时,已是酉时。

    萧琮进来之时,目中带着迷离之色,脚步踉跄的让小厮给扛过来的,一入房便闻到了一阵浓烈的酒臭味,喜娘捏着帕子赶紧捂了捂鼻子。

    “你们都……下去,我…我要歇下了。”萧琮扑在被褥上,像是要睡过去的样子。

    喜娘忙将人给拉起来,急道:“新郎官啊,新娘的盖头还没摘……”

    话音未落,萧琮一把扯掉了盖头丢在地上,痞笑道:“现在我摘了,你们可以出去了。”

    楚泠瞥了一眼身边醉的一塌糊涂的人,道:“都出去吧,这儿有我。”

    一行人看着新娘子这样淡定,也只好将东西收拾好一块儿带出去了。

    楚泠起身将他的衣带松了松,本想着让他舒适些睡的,余光瞧见他的睫毛微微颤动了几下。

    楚泠扬了扬眉毛,伸手摸上了腰带,萧琮的眉头慢慢地皱起来了。

    她倒是觉得有些好笑,起身退开几步道:“夫君浑身的酒臭味闻着自个儿不难受么?装的这般辛苦,不如起来洗漱洗漱?”

    萧琮一听自己已经暴露了,也不接着装醉,坐起身子道:“今夜我去外头睡。”

    说着起身就要出去,楚泠一把拽住他的袖子,侧身道:“成婚之夜,为何要去外头。”

    萧琮觉得有些不耐烦,甩开她的手转而一手搂住她的腰往怀中一带,低头看着怀里的人。

    他戏谑道:“依夫人之言,是要行夫妻之礼?”

    楚泠仰起头看着他,不言不语。

    萧琮本以为可以吓退她,没想到一点用处都没有,心道还是来点狠的吧。

    他微微侧身低头想吻下去,楚泠躲开了。

    “夫君浑身的酒臭味,先行沐浴吧。”楚泠从他怀中出来,指尖有些颤抖,只是掩饰的很好没让他看出来。

    她将手拢进袖子中,打开屋门让丫鬟进来放了些热水,萧琮见她丝毫没有逃避,作为大男子更不能逃,于是像是赌气一般,去屏风后头沐浴更衣。

    楚泠拿起梳子,手却还没停止颤抖,取下凤冠卸了胭脂,露出平常的脸来,透过铜镜看见了脸上的神情。

    她梳了一遍又一遍,直到萧琮出来。

    萧琮将蜡烛吹灭,外头的月光透进窗户,楚泠起身缓缓向萧琮靠近。

    萧琮对女子从来不感兴趣,今日也是头一回体会到我有夫人了的感觉,上前一步将她拢在怀中,只觉得娇小纤瘦。

    他只觉得太安静了,轻声问了一句:“害怕么。”

    怀中人的头摇了摇,蓦地,萧琮轻笑出声了,因为他分明感觉到,那双揪着他亵衣的手在颤抖。

    第一次生出怜惜的心情,他抚着她的发丝在额头亲了亲。

    房中一片旖旎,萧越氏带着梁雪汐偷听墙角,听着里头的动静满意的笑了。

 

嫁给纨绔之后: 11.第十一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