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茶馆 > 网游小说 > 贤后(清穿) > 20.新人
贤后(清穿)  作者:青丘一梦
    出去的时候只带了霜儿等几个宫人,回来时却多带了两个千姿百媚各有千秋的女子,虽都时一身宫女打扮,但光看鬓边绒花颇为精致便可知不是一般宫女,当下群青和季雪对视两眼,还是纷纷迎了上来。

    穆清带着永琏迈着小步子走到衍春身前,似模似样地行了礼,只道:“穆清、永琏见过额娘。”

    那头坐在廊下玩耍的永璜也起身行礼,只是瞧着难免有几分怯弱:“嫡额娘安。”

    “快起来。”衍春笑着将两个小娃娃扶了起来,又让永璜也起来,温声问道:“午后可用了小点心了?”

    永琏老老实实地摇了摇头:“并无。”

    穆清却道:“等着额娘回来呢!”

    永璜则低着头,一声不吭的。。

    “好孩子。”衍春一笑,看着永琏虽稚气却眉目灵动的样子,也有些欣慰他小小年纪便知道让着姐姐,当下一手一个抱了起来,又招手让永璜过来:“好!秋水,去趟御膳房,吩咐他们准备三碗芙蓉蒸蛋过来!”

    “唉。”秋水笑着答应了一声,出去招了个小太监吩咐了一番。

    高、金二人就在那里愣愣地看着衍春一手抱一个娃走路带风的样子,莫名觉着这位嫡福晋看起来与寻常贵妇着实不同,毕竟现在满人在京,也养出了汉人女子要温婉贤淑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习惯,有几个还似从前一般精于骑射呢?

    而二人皆是出身包衣,一个祖上是汉人,一个祖上是朝鲜人,家里母亲也多都是温婉柔弱的样子,哪像衍春,一手抱一个胖娃娃走起来还脚步生风的。

    其实这也实在是那一串玉珠的功劳了,衍春上辈子虽少年在闺中是练了些弓马拳脚,后来在宫中蹉跎多年,也不剩多少,身体素质也没有多好,这一世再回来,也不过赏花散步,不常有机会动用拳脚上马拉弓,但身体却实在是好得不得了。

    也是那玉珠有奇效,这些年衍春养成了习惯,见它水光浓郁仿佛要滴出来一般的时候便捏着那珠子将灵液滴入茶水药食中服下,如今身体倍棒,足能一手提起实木炕桌来不说,生完翼遥后更觉身体恢复的变快了,如今出月尚且一月左右,便可抱着孩子健步如飞,且身材也恢复如往常了。

    而且如今那玉珠水光凝实的也更快了起来,往往将灵液排尽后一两日的功夫,水光便浓郁更似以往了,实在是神奇的很。

    高、金二人见衍春抱着孩子进去了也连忙跟上,永璜坐在廊下纠结了一会儿,小心翼翼地看了富察氏的厢房一眼,然后抿了抿唇,也要顺着廊子往上房走,却被富察氏喝住:“站住!永璜你要去哪儿?书可背完了?大字可写完了?安敢玩闹?”

    无奈只能转身回了屋子,瞧着却是极为无精打采的。

    衍春听着,轻轻叹了口气,穆清歪着脑袋靠在衍春肩膀上,乌溜溜的大眼睛看着永璜垂头丧气的样子,心里有些不解。

    金、高二人在后头跟着,见这位大格格眉眼清秀俏丽、生的粉雕玉琢,眉间一点米粒大的朱砂痣更让她显得娇俏不少,心中亦是止不住的喜欢,金氏到底爽朗些,此时对着穆清一笑,惹得穆清也咯咯地笑了。

    衍春这边将穆清与永琏在西暖阁的罗汉床上放下,道:“你们在这儿玩儿,额娘有些事情要处理,等会儿再陪你们用点心。”

    金、高二人知道这就是要处理自己的事儿了,忙忙作出了带着恭敬的神情垂首等待着。

    衍春略想想,与季雪问道:“后头罩房可有空着的?”

    季雪忙回话道:“罩房五间,有两间做库房的,珂里叶特格格和陈姑娘各住着一间,现还有一间空着的。”

    衍春略想想,吩咐道:“将东厢房第二间收拾出来,让珂里叶特氏搬过去居住,你们两个就在后罩房里住吧。”

    金氏垂头暗暗思索道:本以为以侍女身份入西二所,这嫡福晋定然要好生磋磨一番,要与高氏合住也不一定,本以做好了与高氏这个矫情的相处的准备,如今竟能独居一间,也算幸运了。

    一面这般想着,谢的也愈发真挚了,倒是高氏,在家时就是个娇小姐,自己一个人占着二进的小院儿尚有不满意的,如今只得一间方寸之地的小小罩房,哪里乐意?到底知道是在宫里,放肆不得,只能闷闷地应了。

    又听衍春吩咐道:“爷被万岁爷派去东海边儿上办差了,约莫还要个一两个月的功夫才能回来,左右前些日子书房里服侍的宫女星子放出宫去了,陈氏又搬到了后罩房里,你们两个正好顶了这个缺儿。”

    她端着茶盖碗慢慢地呷了口茶水,温声道:“如今爷不在,即便你们过去了,其实也没什么要服侍的,不过是每日将书房打扫干净了便是,回头内务府自然会将你们的包袱、铺盖等东西都送过去,你们平日里若有什么缺的,便来找我,或是告诉群青爷一样。”

    一面说着,群青已对着二人稍稍颔首,带着几分尊敬,也并不显得低声下气。

    无论二人心中怎么想,到底都答应了,衍春又对霜儿道:“许你半日假,与她们两个将各样事情仔细说一说。”

    “是。”霜儿兴高采烈地答应了,瞧着兴致勃勃的。

    又叮嘱了两句,让人拿了两匹尺头和两件首饰给二人,衍春便让霜儿带着她们下去了,回头与群青仔细吩咐道:“对她们两个格外照顾些,也告诉内务府的人,快将伶俐可心的宫女教导教导,等爷回来便要将书房上的缺儿补上!”

    “是。”群青答应了一声,迟疑片刻,又道:“黄格格来找奴才,说想抄两卷经书送去宝华殿祈福。”

    衍春一皱眉,终究摆了摆手,道:“随她吧。”

    又问:“二格格今日可好些了?”

    群青一笑:“听说是好些了,热也退了,奴才午后去看过,倒有些精神了。”

    “那也好,二格格一病,富察氏每日也疑神疑鬼的。”衍春舒了口气,道:“若是要用什么珍贵药材,只管让太医用,便走咱们这边的份例就是了,左右也是个孩子,她额娘如何与她又有什么关系呢?”

    群青轻叹一声,赞道:“福晋胸怀宽广,是奴才万万不及的。”

    衍春摇了摇头,没说什么。

    便当她一时心软了吧,只是她实在不是太善良的人,能在药材日用上帮一些是做为嫡母的怜悯,若让她给那孩子喂灵液便不能了。

    她终究是个自私又吝啬的人。

    群青见她面色有些郁郁的,忙转移了换题:“奴才瞧您带回来的那些东西里有些料子,可是要挑些裁衣?”

    衍春这才回过神来,道:“那两匹云锦收起来吧,剩下的料子挑颜色嫩一些的,给穆清和永琏裁衣,再给翼遥做两件小兜子,皇额娘说那是江宁织造新进的料子,颇有些过人之处。”

    “江宁织造进上的料子,自然该有些过人之处。”群青一笑,稍稍欠身退下,出去与人吩咐了一番。

    衍春这边忙碌一会,穆清已喊着“额娘,额娘”的过来,衍春一笑,将她抱起来往里走,温声道:“清儿和琏儿玩什么呢?”

    “清儿给弟弟背书!”穆清挺胸昂头,看起来颇为骄傲,小嘴一张便来了:“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日月盈昃,晨宿列张……”

    衍春只觉好笑,这是学了东西便和弟弟炫耀呢,当下也来了兴致,问道:“毛施淑姿后面是什么呀?”

    穆清皱着小眉头思索一会儿,道:“工颦妍笑。年矢每催,曦晖朗曜……”

    “好,不错,只是仍需更加熟悉一些呀。”衍春笑吟吟地摸了摸女儿的头,温声道。

    穆清斗志迸发,握拳道:“清儿知道!”

    永琏也奶声奶气地凑热闹:“琏儿~也是!”

    衍春见他白白胖胖的小奶团子的样儿便笑了,也将他抱入怀中,温声道:“那清儿和琏儿便一起努力啦!”

    “嗯。”两只小团子一起点头。

    不多时,秋水已提了个小食盒进来,回了衍春后将盒内的几样吃食一一取出来摆在炕桌上,衍春牵着两个孩子顺着食物的甜香气出来,便见檀木炕桌上已摆了芙蓉蒸蛋、枣泥山药糕、鲜花饼、栗子酥等几样吃食,另外还有一盅汤汁清澈的百合清酿。

    衍春一笑,对着外头唤道:“这差事是睡办的,这样伶俐?”

    一个眉眼清秀,瞧着就伶俐的小太监忙进来,也不进暖阁,就在纱帐旁磕头请安:“奴才小岑子,给福晋、阿哥格格请安。”

    衍春心中已是了然了,这正是前世长春宫掌事太监周岑,后来她在紫禁城游荡的几十年里,也见他与群青一起再长春宫守着,近来群青也与她念叨过,内务府新派来的一个名唤小岑子的小太监,平日里颇为伶俐周到。

    当下笑道:“让你群青姐姐给你找些拿些零钱出去喝茶。”又对办差回来的群青道:“再将前些日子裁衣剩下的那一匹湖蓝缎子尺头包给他。”

    “是。”群青一笑,答应了。

    周岑俨然是极为惊喜的,忙不迭地答应了,一面再给衍春磕了头,随着群青出去领赏。

 

贤后(清穿): 20.新人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