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镜第二场第一条,Action!”

    狭窄的巷子里,周繁猫在路口,等简暗的身影刚经过,他就把人拖进来,套上麻袋,狠狠揍了一顿。

    “cut!”

    程喻章摇了摇头,从监视器后站起:“小朋友,你打过架吗?”

    方翼怔了一下,点头。

    “往死里打,但又不能打死,这种感觉,知道吗?”

    方翼似懂非懂地点头。他初中那会儿挺叛逆的,打架斗殴是常事,后来念了高中才慢慢收了性子,开始学习。今天又变回叛逆少年,他还真有些不习惯。

    当然,如果打的人不是计泽……他估计会入戏更深。

    “计泽,先换个替身吧,等小朋友找到点感觉了你再上。”

    程喻章示意替身上场。

    计泽掀开头上的麻袋,瞟了方翼一眼,慢悠悠地坐回了凉棚下。

    方翼总觉得他这一眼透着股看好戏的轻蔑,他咬了咬牙,把脸上的汗水抹了抹,朝程喻章道:“程导,我不用休息,咱们继续吧。”

    “14镜二场第二条,Action!”

    周繁扒着墙壁,等那个身影一出现,就跟小豹子一样冲了上去。

    程喻章眯起眼睛,饶有兴致地瞥了眼身后的计泽。

    “这么一对比,小朋友对你挺温柔啊。”

    计泽喝了口水,眼皮都懒得掀:“要我帮你喊Cut吗?”

    程喻章哈哈大笑,叫了停,让计泽重新上场。

    这次方翼跟计泽配合默契,一条就过了。

    中间休息,计泽去化妆间补妆。

    他脸上青青紫紫的,看得方翼不太忍心,明知那些伤都是假的,他心底还是有些内疚。

    他刚刚下手没轻重,也不知道有没有伤到他。

    方翼忐忑地跟进了化妆间。

    进去了才发现这是计泽的专属化妆间,除了计泽跟他的化妆师Amy,没有别人。

    “Amy,小周买了些茶点,你去车上帮忙拿下来吧。”

    Amy是个戴眼镜,长相甜美的女孩子,她帮计泽补完妆,便拎着小包出了化妆间。

    “那个……计老师……”

    方翼做了半天的思想工作,才磨磨蹭蹭地走过去。

    “您没伤到吧?”

    “计老师?”

    计泽听到这个称呼,轻笑了声。他从椅子上站起,高挑的身形瞬间笼罩在方翼头顶。

    化妆间灯光明亮,到处都是半人高的单面镜,方翼被他幽深的目光盯着,下意识退了两步。

    “你那天晚上可不是这么叫我的。”

    计泽嘴角扬起,笑容几乎有些恶劣。

    “小哥哥,嗯?”

    方翼听到这三个字,脸瞬间涨红了。

    他立刻就想起那天在车上,他醉酒后的一系列愚蠢发言。

    “小哥哥,你长得真好看,要不要来我们学校读表演系?”

    “小哥哥,你有女朋友吗?或者男朋友?”

    “小哥哥,你长得真像明星,我觉得你要是去当明星,肯定能爆红……”

    方翼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再在这里多待一秒,他都觉得自己要羞耻到爆炸了。

    偏偏计泽还不放过他,又凑近了些,优美的薄唇扬起。

    “对了,我的那块坐垫可不止三百二十块,想知道真正的价格吗?”

    “计老师,那晚我喝醉了,真的很抱歉,我没认出来那是你。”

    方翼求生欲爆棚,连忙道歉。

    “多少钱我都赔,我一定赔!”

    “噢,打算怎么赔?这块坐垫不贵,也就六千多。”

    六千多,差不多是他三个月的生活费了。方翼连忙道:“等我杀青了,拿到钱后第一时间连本带利都赔给您。”

    计泽看着他被自己逼到墙角,着急慌忙的样子,轻笑出声。

    “坐垫赔了,那其他的呢?”

    “啊?”

    方翼满头问号。

    计泽盯着他,咬牙切齿道:“睡了就想溜?”

    这怎么赔?精神损失费?方翼感觉自己的脑容量有点不够用了,他结结巴巴地“额”了半天,愣是没说出一个字。

    计泽的目光依然胶着在他身上,不紧不慢的,像耐心等待猎物掉入陷阱的猎人。

    方翼闭了闭眼,一咬牙,坚定道:“计老师,都是我的错,您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什么都可以?”

    计泽从喉咙里溢出一声闷笑,他抬起方翼的下巴,看着他飞起两团红晕的脸颊,声音放柔:“真的吗?”

    卧槽要死了要死了!方翼睫毛翕动了两下,一狠心,用力点了点头。

    “那今晚……来我房间吧,6011。”

    方翼眼睛瞬间睁大了。

    回到拍摄片场,方翼整个人还是恍惚的。

    计泽让他晚上去他的房间,究竟要干什么?难道又是……

    想到那晚两人身体-交-缠的场景,方翼脸红了红。他拍了拍脸颊,想让自己清醒点,可越是这样,越是有些荒唐的场景从脑中冒了出来。

    “就是你演周繁吧?”

    突地,一个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方翼一怔,抬眼,就看到一张唇红齿白的的脸。

    “认识一下,我叫路与非,在剧里演阿飞,昨晚进的组。”

    男生笑眯眯地伸出手。

    方翼伸出手,跟他握了握。

    “你怎么知道我演周繁?”

    “简单,这里就你一个跟我年纪差不多,而且你身上有股气质,跟周繁挺像的。”

    路与非俏皮地眨了眨眼睛,自来熟地在他身旁的椅子上坐下:“以后就多多关照啦。”

    路与非的出现让方翼的紧张感冲淡不少,有个同龄的演员,他在片场也没那么拘谨了。两人年龄相近,性情也差不多,很快就熟悉起来。

    路与非大他一岁,军艺在读,他是童星出身,很小就开始演戏,待在片场就跟待在自己家一样,半点不适应都没有。

    夜戏拍完,剧组收工。路与非一卸完妆,立刻蹦蹦跳跳地来找方翼。

    “方翼,你住哪个房间,晚上我去找你玩。”

    “我晚上有事。”

    方翼神情为难,他往后瞥了眼,没在人群中见到计泽的身影,心中有些犯嘀咕。

    “什么事啊?”

    路与非搭着他的肩。

    “背台词。”

    方翼随便找了个理由。

    “不是,你这理由也太蹩脚了吧,小兰姐说你进组前就把台词背得差不多了,还夸你呢。”

    这家伙才进组半天,怎么什么都知道?

    “我真有事,改天吧,改天我去找你。”

    “行吧。”

    路与非有些沮丧。

    方翼在房间里做了半天思想工作,冲进浴室迅速洗了个战斗澡,又在行李箱里挑挑拣拣,换了身衣服,才走出房间。

    到了六楼,他在走廊里左看右看,确认没有任何人后,才做贼心虚地敲了敲6011的房门。

    门很快开了。

    计泽一身丝绒睡衣,刚洗完澡的头发还在往下滴水,见到方翼,唇角勾了勾。

    “进来吧。”

    方翼浑身不自在地走了进去。

    计泽住的是套房,有客厅和用餐室,墙角还摆着新鲜的花束。方翼眼睛不敢看计泽,只好盯着房间里的装饰。

    “坐。”

    计泽示意他在长桌旁坐下。

    桌上放着一大捆书籍,旁边有几只黑色的签字笔。方翼在长桌旁坐下,疑惑地看向计泽。

    “你字写得怎么样?”

    计泽擦着湿发,漫不经心道。

    “还行。”方翼道。

    计泽摸出一张卡片给他:“写几个字试试。”

    他还以为干什么呢,原来这些书都是捐给山区儿童的,计泽叫他上来只是为了让他帮忙在书的扉页上写寄语。

    方翼说不清自己是失落还是庆幸,想到自己临出门前还换了两套衣服,他顿时后悔不已。

    寂静的房间里,只有笔尖与纸张摩擦时的沙沙声。计泽人长得好看,字也写得漂亮,方翼瞟了一眼他的字,再看了看自己的,心中顿生一股羞愧感。

    “茶几上有水,渴了自己去拿。”

    计泽抬头看了他一眼。

    方翼“嗯”了声,拿了两瓶水过来,一瓶放在计泽手边。

    计泽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

    方翼耳根有些热,低下头继续翻书。

    早上起得太早,方翼把手边那堆书写完后,困得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计泽一抬眼,看到的就是男生的头一点一点,整张脸都快埋进书里的场景。

    计泽起身,在他头上轻拍了一下。

    “去床上。”

    方翼顿时清醒了,眼睛瞪大,神情古怪地看着他。

    这一刻,还是来了……

    “怎么,不愿意?”

    计泽俯下身,声音低哑:“白天答应过我的,现在就反悔了?”

    方翼被他深邃漂亮的眼睛盯着,连忙摇头。

    “没有。”

    “趴着,上衣脱了。”

    这是什么姿势?

    方翼脸埋在枕头里,羞-耻地把身上的T恤脱了下来。他趴在那儿,一动也不敢动,计泽的视线落在他背上,带起一阵难以言喻的麻痒感。

    方翼紧张得心脏都缩紧了,他浑身往外冒着热气,当计泽的手落在他脖子上时,他竟情不自禁地呜咽了一声。

    “呵。”

    他听到计泽愉悦而低沉的笑声。

    方翼简直不敢相信刚刚那声奶狗叫是他自己发出来的,他尴尬得恨不得整个人变小缩进枕头里。突地,有什么冰凉的东西滴在了他后颈上。

    很快,方翼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呛鼻的万精油的味道。

    方翼:???

 

跟影帝一起上头条之后: 4.第4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