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茶馆 > 科幻小说 > 许你今生 > 10.第10章
许你今生  作者:若诗安轩
    孟衍宁今天穿了身黑色长款风衣,越发显得矜持尊贵,他淡扫了苏然然一眼,没有说话。

    苏然然抬脚迈出电梯间,她现在很急,见他不说话,轻点下头,擦着他的肩膀越过他。

    步子才走出一半,苏然然的手被撅住,还没来得及问为什么,她便被重新带进了电梯间。

    王明峰见状,指着旁边另一部电梯说:“孟总,我坐另外一部下去。”

    孟衍宁还是那张冰山脸,伸手按下电梯数字键。

    苏然然看着跳动的数字,太阳穴也跟着突突跳动几下,谁告诉她,现在是什么情况?

    她还有事情没办呢?

    还有,他脸色为什么这么难看?

    他这手劲也太大了。

    妈呀,她手腕好疼。

    苏然然用力挣扎,抽出自己的手,另一只手轻轻揉捏,对于某人不太礼貌的行为,她有些不太高兴,出口的话也不是嘤嘤细语。

    “你这是干什么?我还有事情没做完呢?”

    孟衍宁冰冷的眸色睨向她,声音透着寒,一字一顿的问道:“什么事要办?难道是见程非!”

    “程非”两个字被他咬的很重,说咬牙切齿也不为过。

    苏然然眉头一蹙,她怎么知道他要见程非?

    孟衍宁看着她的反应,当即得到了答案,她真的要去见程非,那个色棍!

    说来凑巧了,今天上午孟衍宁同学聚会,特意选在了城东的一品斋,席间有个叫程非的男人也参加了。

    男人长得人模狗样,但说话很不中听,喝的兴起时,聊起了他的风流韵事,今天跟那个女人睡了,明天跟哪个女人玩嗨了。

    孟衍宁去的晚,到了那里只听到末尾程非侃侃而谈,他在酒店里揩油的事情。

    小姑娘的手很柔很滑,摸着超级带感。

    无意中又提到酒店的名字叫景天,他今天要对另一个女客房服务员下手。

    孟衍宁没有搭话,把玩着手中的红酒杯子,静静盯着,鲜红的酒液映衬的他眸色更加冷。

    程非一杯酒下肚,打了个酒嗝,自话自说,他一会儿要见的这个女人叫苏然然,长得贼拉正点,而且这次跟以前不同,这次女孩子约的他。

    送上门的猎物,不要白不要......

    孟衍宁手一顿,他从来不认为,同名同姓的这么多,再说了还都在景天工作。

    当即把高脚杯放下,酒没喝一滴,话都没说一句,直接离席。

    大家眼巴巴的看他走远,一个个面面相觑,谁都不知道今天这尊佛爷是怎么了,脸色沉的要揍人。

    揍人吗?

    别说,确实还真揍了。

    在苏然然来二十三层之前,孟衍宁把喝的醉熏熏的程非堵在房间里揍了鼻青脸肿。

    他这人自少年时期便停止了打架,这还是第一次揍人揍的这么狠,直接把程非门牙打掉了。

    .......

    苏然然对视上孟衍宁的视线,莫名的有些紧张,她挺挺胸,给自己打气,慢悠悠回道:“你怎么知道?”

    孟衍宁盯着她问:“你喜欢他那样的男人?”

    苏然然:“???”

    这跟喜欢有什么关系?

    她不知道孟衍宁为什么这样“以为”,看着要到负一层的电梯,焦急道:“我今天真有急事,这样我回头再跟你解释。”

    她这几天一直在等着程非找她,为的就是把这个男人猥琐女性的事情曝光,她已经跟哥哥商量好对策,手机视频留存,直接云端到苏云城的账户。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好不容易东风也来了,可不能再刮跑了。

    她一脸的焦急。

    她越焦急,孟衍宁脸色越不好,整张脸透着一个意思“我生气很生气气死了”。

    苏然然不知道他为什么气,但是他挡着她的路,她是真气了。数字闪烁到-2,电梯门打开,孟衍宁不由分说的把她带出去。

    “你放开我,我有急事。”

    孟衍宁:“急着去见程非。”

    苏然然那抬高声音,“是。”

    她本来就是去见程非,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孟衍宁眉头拧到一起,趁苏然然发火之际,一把拦腰抱起她,大步流星的朝宾利车走去。

    苏然然吓得一把拽住孟衍宁的风衣,挣扎着腿,“孟衍宁,你把我放下来,放下来。”

    孟衍宁醋喝的正上头,一想到她要去见程非,胸腔里的怒火燃烧的更旺,脚下的步子迈的更加快。

    宾利车离电梯口不远,没多久便走到车边,孟衍宁单手拽开车门,把苏然然塞了进去。

    到底是顾念她的身体,他即便再气,也没有用力,轻轻放下。

    苏然然坐在车上,对于孟衍宁的做法,心里默念道:有病吧!

    孟衍宁有没有病不知道,反正他有一样确实是超标了,霸、总、吃、醋、了。

    这半年来他强忍着没来见她,心中确认的是,她不会看上他之外的男人。

    但是现在他有些不太肯定了。

    心里一边被怒火拱着,一边被醋意搅着,不上不下,特别难受。

    孟衍宁的心思,苏然然是完全不知情的,她单纯的认为孟衍宁就是有病。

    不但有病还病的不轻,病名是:躁动症。

    她看了眼腕表,咬唇去开车门。孟衍宁像是知道她会这么做一样,提前把车门锁死。

    最后局面是——苏然然抱膝睁大眼睛牢牢的注视着面前的男人。

    “你什么意思?”

    孟衍宁系上安全带,启动车子,“你不是有东西需要买吗?我们去买。”

    苏然然抬手抚额,现在是买东西的时刻吗?

    她有更重要的事情好不好。

    “我在上班。”

    孟衍宁:“现在请假。”

    苏然然:“孟总,你是大老板可能不明白我们这些上班族的辛苦,我们的工作不是说请假便能请假的,要提前安排好后面事情的。”

    孟衍宁拿出手机打了通电话。

    苏然然瞠目结舌的看着他,他竟然让王明峰替她请假,还是跟林茹岚请。

    这下好了,林茹岚更有话说了。

    不知道王明峰找的什么理由,没多久林茹岚的电话打过来。

    苏然然接起,听着那端传来的说话声,“苏然然,既然孟总交代你去采购,你要把事情办好。孟总这人品味高,你记得要买和他心意的,不要擅自做主。”

    苏然然:“......好。”

    她挂了电话,给了孟衍宁一个刀子般的眼神。

    看来今天除暴安良的日子要往后推了。

    “走吧,孟总。”

    孟衍宁一脚踩上油门,车子驶离。

    -

    这次他们去的高端品牌店,孟衍宁最不差的便是钱,但凡苏然然眼神垂落的东西,都让店员包了起来。

    苏然然:“......”

    卧槽,一眨眼几十万没了。

    原谅她爆粗口,因为她是个普通的上班族。

    随后,苏然然眼神不敢乱瞟了,明明她只是欣赏欣赏,偏偏有人以为要把它们全买下来。

    她还敢欣赏吗?

    当然不能。

    孟衍宁为苏然然花了钱,心情好了不少,脸上终于有了一丢丢的笑容,不过很浅很淡。看样子,吃的醋吸收了不少,就是不知道会不会反弹。

    苏然然陪着他逛了好几家店,买的东西太多,后备箱被塞得满满的。

    -

    随后他们去了怡雅苑。

    有两日没来,这里依旧那么干净,看来这两日都有钟点工在打扫。

    苏然然这人到底年轻,气性不大,在孟衍宁惹她生气半个小时后,自动选择了原谅。

    服务行业干的久就是有这么个优点,大度。

    后来,苏然然把买的所有东西一一归为。别说,有了这些东西,更加有家的感觉了。

    苏然然满意的点点头,一转身,差点更孟衍宁撞上。

    孟衍宁手里端着一杯牛奶,奶香味浓郁。他把牛奶递到苏然然满前,“来,喝点东西。”

    苏然然自小便喜欢喝牛奶,这个习惯维持到现在,只是她没想到孟衍宁会知道,握着牛奶杯,一时有些感触。

    还没来得及细细品味感触为何,她的手机响起,米月月打来了电话,声音有些兴奋。

    “然然,你没事吧?”

    苏然然被问的一头雾水,“......怎么了?”

    “不是你把程非给举报了吗?”米月月说道,“然然,谢谢你,我爱你。”

    苏然然脸上出现个大大的问号,“......等等,你再说一次。”

    “下午有警察人员到酒店来,直接把程非带走了。”米月月越说越高兴,“我猜这件事肯定是你做的,然然,你太棒了。”

    太棒的苏然然一脸懵逼:“......”

    她抬眸看向孟衍宁。

    孟衍宁低头饮了口茶水,脸上平静无波。

    苏然然再次看了两眼,是他做的?

    可能吗?

    不能吧。

    没理由呀。

    她捂上听筒,压低声音问:“你做的?”

    孟衍宁单手抄进口袋里,白色衬衣领口微张,露出他迷人的喉结,淡淡道:“不是。”

    他只是揍了程非。

    至于报警的事,王明峰干的。

    苏然然蹙眉想想,孟衍宁这样的人物,也确实不会做这样的事,他太忙了,对于一分钟能赚一个亿的主,你让他对付渣男,他也得有那个时间才行。

    不过,他为什么去二十三层,还是很值得考究的。

    “那你去二十三层干什么?”

    “找你。”

    “喂,然然,你在跟谁说话?”

    “然然.......你那有男人吗??”

    “......声音有些熟悉。”

    米月月一连问了三句。

    “......”苏然然一脸惊悚,坏了,她忘了电话还没挂断。

 

许你今生: 10.第10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