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云雷]画个甜甜圈你  作者:小甜糖
    之后的几天,谢音再也没有接到过张云雷的电话和消息,说不失落是假的,可摸着良心说,这不是她自己想要的结果吗?

    “谢大小姐,麻烦专心,今天这组可都拍了好几次了,不在状态啊!”

    摄影师拿着摄像机,已经不知道是今天第几次提醒她了。

    周少瑾也发现她今天魂不守舍的,只是完全猜不到这丫头又在想什么,只能走到她身边,拍了拍她的肩膀。

    “集中精神,马上就结束了,嗯?”

    谢音点了点头,喝了一大口周少瑾递过来的水,努力的调整了自己的状态,这才朝摄影师比了个手势,示意他自己可以开始了。

    果然,她集中了精力,不再去想些工作之外的事情,拍摄很快就进行了下去,也就一个小时,就结束了。

    结束了这个工作,谢音也算是完成了现阶段的任务,接下来拥有十五天的假期,这还是因为之前过年没有休息经纪人特意为她争取来的休息日,谢音早很久之前就开始期待,可真的到了假期邻近的时候,她反而觉得浑身别扭。

    “小音,想什么呢?快换了衣服咱们该走了。”

    韩小小见谢音自结束后就一直站在那发呆,好像并没有要走的意思,再联想今天拍摄期间她好像一直心不在焉的样子,就有些担心。

    “是遇到什么烦心事了吗?我看你今天不在状态啊。”

    韩小小手里还拿着谢音的外套,怕她冷所以将外套披到了她的身上,眼睛眨都不眨的看着她。

    “倒也没什么,就是想着马上就要休假了,是该出去旅游好呢?还是在家里躺着休息好?有点拿不定主意。”

    她说的话让韩小小有点半信半疑,她大概能看出来谢音没说实话,可谢音既然这样,摆明了不想说,她也就不再逼问,反而是顺着她的话题接了下去。

    “难得休假,不如就出去转转?还能......不如就回天津吧?你过年都没回家,这好不容易休假,不如就回家看看。”

    说起来谢音真的好久没回过家了,平时与父母连电话打的都不太多,她太忙了,忙到自己休息的时间都很少。她本来也有想过回家,这下韩小小提起来,她更加坚定了回家的决心。

    于是,第二天一大早她就拉着个旅行箱和谢金踏上了回天津的路。

    “你说说你都这么大了,什么时候去考个驾照?回家又不乐意自己一个人坐火车飞机的,我是你哥,又不是你司机!”

    谢金一边开车一边抱怨,他也是好不容易调休一天不演出,还被他这个妹妹拉出来当司机送她回天津,满肚子的牢骚,可他说了半天谢音也没理他,也就只好停了下来。

    “哥,你怎么跟个老婆婆似的?这不是正赶上大苗休假啊,不然谁敢打扰你休息。”

    谢音这两天心情不好,整个人周围都笼罩着一种生人勿近的微妙气息,别说是不了解她的人,就是昨天大苗送她回家,谢音好心的请他上楼喝杯茶,都被大苗摇的跟拨浪鼓似的脑袋给拒绝了,,好像楼上有狼似的。

    所以这会儿即使是跟自己亲哥哥说话,语气也并没有很好。

    “你这丫头......怎么了?心情不好?”

    谢金看她黑着个眼圈,就知道她大概是昨天晚上没有睡好,可两个人平时都忙,很少关心对方的事,所以他压根不知道自己这个妹妹怎么了。

    “没事,就是见天儿的工作,累了。”

    “累了就好好休息,别休假了还整天想着工作上的事,虽然还年轻,可也不能......”

    谢音听着哥哥的念叨,慢慢闭上了眼睛,她昨天晚上没有怎么好好睡觉,这会儿竟是听着谢金的话觉得困得很,很快就睡着了。

    等她一觉醒来,他们早已进了天津,坐在车上清醒了一下,又慢悠悠的喝了些水,这才到了家,父母早就已经在门口等着了。

    父母拉着兄妹两人絮絮叨叨,从日常生活到感情问题,一一都问了个遍,谢音不知道哥哥说的是不是实话,反正她是艰难的从头编到了尾,一点感情生活都没透漏出来。

    说句实在话,她这两年的感情经历,说出来怕是要吓到她的父母。

    北京离天津不远,再加上出来的又早,所以他们到家之后离中午还有些时间,谢音想着闲着也是闲着,自己这么久都没回来过,不如出去转转。

    这么想着也就这么做了,她拿上口罩墨镜,也没叫谢金,跟父母说一声就自己出门了。

    一段时间没回来,家乡的变化还挺大,许多地方都跟以前不一样了,搞得她还有些摸不准去哪里好,正巧看到路边的一个广告,上面写着离家不太远的地方新开了一个商场,她随手招了一辆出租车就往那去了。

    新开的商场到底在装修上略胜一筹,相比旁边那座带着些年头的商场看起来豪华一些。谢音随便逛了逛,就找了一家饮品店点了一杯奶茶坐下了。

    她坐在靠玻璃的地方坐下,看着外面人来人往,不是朋友就是成双成对的情侣,想她这种一个人孤孤单单逛商场的还真是不多。她也是闲得慌,坐在那盯着外面路过的人看,一边喝奶茶一边默默的观察着人之百态。

    她倒是真的没想到能在这里看到他,他从旁边的冰激凌站举着两个冰激凌跑过来,在玻璃外面的长椅上坐下,没过多久又从对面的那家店里走来一个姑娘,笑着接过了他手中的其中一个冰激凌,轻轻的抿了一口。

    玻璃是单面的,外面看不到里面,里面看外面却是一清二楚。

 

[张云雷]画个甜甜圈你: 12.012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