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茶馆 > 科幻小说 > 别对我克制 > 13.chapter 13
别对我克制  作者:慕拉
    13

    傅时津是早上的飞机,刚回来。

    一下飞机,他就和傅漫约了几个重要的合作伙伴来这边吃饭,没想到遇上了苏栖。

    苏栖就这样被留下来一块见客。

    瑠夏跟傅时津还有傅漫打过招呼后,就赶紧溜了。

    她刚出会所,没想到迎面撞上一个人。

    瑠夏捂着被撞疼的额头,抬头去看,脑子一下子炸开。

    冬日暖阳里,西装革履的男人清俊有型,身姿挺拔,全身每一处都长在她的审美上。

    她呆呆看了好几秒,男人先开口询问:“没事吧?”

    瑠夏狂摇头。

    男人冲瑠夏微微一笑,随后继续为身后几人引路。

    在他的身影越来越远后,瑠夏才捂着自己的一颗小心脏,停在原地笑得一脸花痴。

    太帅了,怎么会有这么帅的人……

    方特助替几位老总带路,一路带到包厢里。

    见着苏栖时,他不免有点诧异。

    不过转念一想,刚刚在门口碰见过瑠夏,在这能见到苏栖,也不奇怪,毕竟她们经常在一块。

    几位林总王总刘总入座,方特助离去,非常商业化的应酬就这样开始了。

    苏栖现在就是很后悔,非常后悔。

    没事参与进来干什么,一个人坐在这又无聊又尴尬。

    整餐饭,苏栖就像一个花瓶一样坐在那,保持着八颗牙标准微笑。

    终于难熬的两小时过去,散场时间到。

    苏栖一坐到傅时津的车上,全身立刻就松懈下来,伸懒腰转动脖子,累得不行。

    后座的车门忽然被打开,苏栖下意识警惕坐好,在看到傅时津清冷的眉眼后,她才松一口气。

    “是你啊,我还以为是谁呢。”

    “这是我的车,除了我,还能有谁。”

    “还有司机和方特助啊,对了,还有你姐姐。”

    傅时津似是笑了一下:“那也是你姐姐。”

    苏栖吐吐舌头:“噢。我姐姐。”

    傅时津不疾不徐地上车,手上提着一个袋子,他坐定后,后座的门被外面的司机关上。

    在司机绕过车身到驾驶座坐下的空档,苏栖问:“姐姐呢?她不跟我们一起走?”

    “她还有点事,方特助送她去公司了。”

    傅时津说着,对手上的手提袋看了眼,随后交给苏栖:“这是你朋友托服务员交给你的。刚刚你走得太快,没来得及给你。”

    “我朋友?”苏栖一想,恍然地接过来,边打开看边说,“是瑠夏吧。”

    扯出袋子里衣服一角,苏栖微愣,随后赶紧塞回去。

    这个瑠夏,还真想让她搞cosplay啊。

    哪有男人会喜欢这种水手服!!!

    傅时津见苏栖的脸颊有点微粉,不免好奇问:“她给的什么东西,怎么还脸红了。”

    “没什么,就一件衣服。”苏栖把袋子往侧边一塞,离傅时津远远的。

    司机上车,缓缓发动车子。

    “现在去哪?”车里太安静,苏栖主动开口。

    傅时津好似有些疲累,他捏捏眉心,说:“你去哪,先送你。”

    “我……”

    因为瑠夏回来,苏栖特意把今天空出来陪她,没想到中途会碰上傅时津,然后就变成了现在这样。

    她抿抿嘴巴,说:“我随便去哪。”

    仿佛是觉得苏栖这个回答很有别样的意味,傅时津不禁把视线落到她脸上。

    半个月没见,她没什么变化,黑色高领修身毛衣,随性斜分刘海,衬得一张小脸更加白皙精致。

    “不回工作室?”傅时津问。

    苏栖:“今天休息。”

    傅时津:“好,那我们回家。”

    欸?

    回家?

    苏栖愣巴巴地望着傅时津:“你不用去工作啊?”

    傅时津疲惫地往后靠,干燥手指穿过喉结下方的领结,说:“我今天也休息。”

    苏栖:“……原来你也有休息日啊,我还以为你全年无休呢。”

    “是全年无休来着,但是陪老婆的时间,还是得要有。你今天休息,我就休息陪你。”

    苏栖被傅时津幽暗的眸光看得忽然脸颊一热。

    靠,这什么情况——

    为什么这话说得她会心跳加速——

    苏栖忙侧过脸,打开一旁车窗,风从窗口吹进来,却有点吹不散心中燥热。

    十多分钟后,半山西岛别墅。

    许久没回来,傅时津一进门,就发觉家里有了些变化。

    原本空荡荡的客厅多了许多盆栽绿植,茶几上放着一个晶莹剔透的玻璃花瓶,香水百合,洁白无瑕。

    冷色调的窗帘也换成了暖黄色,落地窗外,小花园里栽了许多不知名的植物。

    好像冷冰冰的一处住所,忽然有了点家的味道。

    佩姨不知傅时津今天回来,她本在小花园修剪新到的盆景,看傅时津和苏栖一起回来了,赶紧进来。

    “先生,太太。”

    傅时津轻“嗯”一声,苏栖先问佩姨:“佩姨,我让人定的盆景送来了吗?”

    “早上刚送来。”

    “还有几包花种子,也送来了吗?”

    “嗯,一起送来的,还多送了一些化肥,都放在小花园了。”

    苏栖笑笑:“好,那些别动,我迟一些自己去种。你先去忙吧。”

    佩姨应着,又去小花园忙了。

    傅时津环顾着家里各个角落的花瓶鲜花,问苏栖:“这都是你弄的?”

    “对啊,”苏栖随口说着,没发觉自己好像是在抱怨,“平时就我住这,不弄些花啊草的,实在是太死气沉沉。”

    苏栖说得随意,拎着瑠夏给她的手提袋就往二楼走。

    落在身后的傅时津垂眸细细想了会,心底有点抱歉。

    他好像的确是把她一个人留在这太久了。

    可是没有办法,如果不这样,以后分别的时间可能会更多。

    傅时津跟着苏栖的步伐,一前一后地上了二楼。

    二楼的主卧,也不是离开前冷色调的装修。

    多了很多富有生活化的装饰物,窗帘和被套颜色一变,整个房间就有了些温暖味道。

    苏栖还放了香薰。

    这是傅时津进门就觉察到的。

    花朵形状的藤条香薰静静放置在房间一角,丝丝微妙的玫瑰香弥漫在空气中,越走近,越让人感觉迷离暧.昧。

    傅时津不自觉地扯开衬衣领口,西服外套脱下丢到一边。

    “我不知道你今天回来,房间里东西我都没有收,你要是不喜欢,我就收拾掉。”

    傅时津不在的时间里,苏栖就在这个房里随心所欲了一点,有很多小女生的东西堆在房里,还有上回逛街买的助眠藤条香薰。

    现在傅时津回来,毕竟是两个人一起住,苏栖觉得自己还是得询问一下傅时津的意见。

    可是话说完,一直没有回应。

    苏栖不免回头看,发觉傅时津的眼眸暗不可测,像是黑夜中的深海,波涛汹涌。

    她被他这眼神给看傻了。

    “你……怎么了?为什么一直这样看着我?”

    傅时津没回答,只是低沉说了句:“过来。”

    苏栖满心疑惑,可是脚步却不受控地朝他走近。

    刚一靠近,傅时津忽然伸手揽住苏栖的腰,将她整个人贴向自己,另只手扣住她的下巴,低头吻下来。

    温热的,道不清情由的吻,让苏栖呼吸渐乱。

    她还拿着手提袋的手一松,袋子落地,里面蓝白相间的水手服掉了出来。

    因为这声声响,傅时津稍稍停顿住。

    他还捧着苏栖的脸,鼻尖碰着她的鼻尖,呼吸混杂在一块。

    余光瞥见落在地上的水手服,傅时津贴着苏栖的唇,问:“那是什么?”

    低沉喑哑又性感的嗓音,迫使苏栖什么都来不及想,讷讷地答:“水……水手服……”

    傅时津眼神更暗,唇角翘起一个弧度,重新吻了一下苏栖粉润的唇,像是命令一般:“换上。”

    ……

    ……

    瑠夏出了那么多主意,只有这次,苏栖觉得她说的没错。

    真的没有哪个男人不喜欢cosplay。

    这一套水手服,蓝色领白色上衣,领口开的大,衣服也很短,正好露出一圈雪白的腰线。

    蓝色百褶裙堪堪到大.腿.中.部,笔直白皙的双腿一览无余。

    苏栖换上,脑子晕乎乎的,不懂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听话。

    穿这个,真的莫名羞耻。

    可是傅时津好像很喜欢。

    苏栖被ya在床上的时候,脑子更加混乱。

    不知是不是被刺激到哪一点,今天的傅时津有些放纵。

    眼前的世界像是在晃荡,晃荡的让苏栖很恍惚。

    她现在好像明白了,原来这个男人不喜欢性感蕾丝睡衣,喜欢这种日系制.服.诱.惑。

    早知道这样,她前几次就不搞那些了。

    ……

    ……

    天色渐暗。

    一切停歇下来。

    苏栖趴在床上,累得不想动。

    身旁男人的手臂伸过来,要揽她入怀时,她很警惕地拍掉,往旁边转了个身。

    真的是不敢再让他碰了。

    苏栖觉得自己之前形容傅时津的那句话没错,真的是个永远都不会累的无情的打桩机。

    全身酸痛,可是肚子也饿了。

    苏栖用脚踢踢傅时津,软着嗓子说:“好饿,给我拿点吃的吧。”

    可是话才说完,身后就有人覆下来。

    傅时津将苏栖搂到怀里,极具暗示意味地咬耳朵问:“这么快就又饿了?”

 

别对我克制: 13.chapter 13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