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茶馆 > 科幻小说 > 三个大佬的宠妹日常 > 20.撕逼
三个大佬的宠妹日常  作者:冠滢滢
    甜水村,乔美华整天恍恍惚惚,吃个饭都发呆,这都连续四天了。

    这让乔一莲很不满,“妈,妈,你吃啊。”

    她哪里不知道乔美华的心思?不就是惦记着乔二莲嘛。

    她是巴不得乔二莲永远消失,再也不要回来,她就再无后患。

    乔美华喝了红薯粥,心乱如麻,“你说二莲到底在哪里?她跟哪个同学最熟?”

    那孩子的脾气太倔了,这样很不好,还是得想办法扭过来。

    乔一连抿了抿嘴,心里很不舒服,面上不露,“她脾气不好,没有特别好的同学。”

    乔美华更着急了,“那她到底在哪里呢?大妹啊,你快帮妈想想。”

    乔一莲轻轻叹了一口气,“哎,都怪我,二妹是跟我呕气,才离家出走的,全是我的错。”

    她一脸的内疚,眼眶红红的,让人心生怜惜。

    乔美华哪里舍得让她难过,赶紧安慰道,“不,她是跟我呕气,那孩子脾气坏,心气大。”

    乔一莲眼珠一转,“要不,给她相亲吧,她这年纪不读书,那只有嫁人了,给她挑了一个各方面条件好的,结了婚有了孩子,她就是大人了,会变的懂事体贴。”

    她说的很好听,一副替妹妹着想的体贴模样,其实就没安好心。

    乔美华被说中了,乡下姑娘到了这个年纪都嫁人了,不到结婚年龄可以先办婚礼。

    “这个……她恐怕不会听我的。”

    乔一莲柔声细语的劝道,“怎么会?你是她妈,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好,女人嘛,结婚生子是归宿,她再不嫁就变老姑娘了,我们村里这年纪的姑娘都生几个娃了。”

    乔美华想想也是,趁年轻嫁个好人家,不用吃苦。

    “我给媒婆打个招呼,让她给挑几个条件好点的男人。”

    乔一莲心里一松,笑容满面的点头,“嗯嗯,我觉得应该挑一个近地方的,脾气好的,能包容她的,老实本份的,离你也近些,我不在家的时候她能时时回来照顾你。”

    老实本份就意味着没本事,就近找,那只能在附近村庄找,像这年纪还没有结婚的,能有几个出息的?

    按这条件找,注定是困于乡野,这辈子只能成为碌碌无为的农妇,一辈子被她踩在脚底下。

    她要的就是这个结果。

    乔美华不但没听出来,而且还被感动的热泪盈眶。

    “还是你最懂事最贴心最孝顺,一莲啊,妈有你这样一个女儿,很开心。”

    乔一莲偷偷的笑了,嘴上说几句好听的,就能哄的所有人心花怒放,多简单啊。

    乔二莲才是傻子,只做不说,谁会知道她的好呢?

    鼓掌声响起,“真是母慈女孝,太感人了。”

    连翘站在门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们母女。

    乔一莲心里一紧,下意识的坐直身体,她听到了多少?

    乔美华眼睛一亮,“二妹,你总算回来了,你这几天住在哪里?你知不知道我们很担心你……”

    连翘听而不闻,而是拿出袋子,将自己的东西都塞进去,她的私人用品很少。

    她从床底翻出一个鞋盒,打开盒子,里面是重要的证件。

    她拿起户口本翻了翻,只有三页,乔美华是户主,乔一莲和乔二莲……出生年月怎么是一样的?光是看这资料,还以为是双胞胎呢。

    嗯,有可能是一起上的户口,这样记录省事,也避免了乔一莲养女身份带来的难堪和非议。

    这样一来,除了知根知底的村里人外,别人都不知道她是养女。

    真的很爱护养女啊,煞费苦心。

    乔一莲的心一紧,扑了过去要抢户口本,“你想干什么?”

    连翘没有防备,被她抢了过去,顿时怒了,“还给我。”

    乔一莲紧紧捂着户口本,死活不肯给,这对她接下来的计划非常重要。

    连翘的眼睛微眯,也没有再去抢,“一莲妈妈,我要离开了。”

    乔美华心口一痛,她的气还没有消?

    乔一莲很紧张,“你要去哪里?你是不是听到我们的谈话了?你别误会,我们只是为了你好,你别动不动就离家出走,到时还怎么嫁一个好婆家?”

    她不能离开甜水村,哪里都不能去。

    连翘嘲讽的笑道,“在你眼里,女人唯一的价值就是嫁人?那你还读什么书呢?别浪费钱了。”

    “你……”乔一莲的眼皮直跳,总觉得要发生让她不安的事情。

    说到钱,连翘笑盈盈的说道,“还有,还欠我一百九十块钱,什么时候给我?”

    “我没有。”乔一莲打定主意要赖了,反正打死她也没钱。

    大不了她去学校报名时,就做些手段预防,以她的本事,不成问题。

    到时就算连翘去闹,也得不了便宜。

    连翘拎起自己的东西扭头就走,“行,我去找村长。”

    乔一莲大惊失色,“乔二莲,你疯了吗?”

    连翘理都没理她,飞快的走向村长家。

    乔一莲扯着乔美华的胳膊追出去,“妈,别愣着,快将她拉回来。”

    连翘闯进村长家,只见他们一家五口正热热闹闹的吃中饭,白面馒头和粉条炖肉,吃的很香。

    “都在家吃饭呢?”

    赵海军脸色一沉,只当是来纠缠他的,“乔二莲,你来干什么?”

    连翘微微一笑,“村长,我有事找你。”

    村长心中忌惮,微微蹙眉,“什么事?”

    乔美华母女冲了进来,“回家,快跟我回家,二莲你乖点,别跟妈呕气。”

    “二妹,我求你了,求你行行好,不要再为难妈妈了,她为你操碎了心,吃尽了苦头,你怎么忍心……”

    母女俩一左一右的拉扯连翘的胳膊,想将她拉回去。

    连翘二话不说,就拿起屋子里的东西砸过去,当然,她只砸乔一莲,却避开了乔美华。

    村长一家人风中凌乱,又气又恼,居然跑到他家来闹腾,他家的东西不要钱啊?

    赵海军更是气炸了,“乔二莲,你要么在外面鬼混,要么一回来就跟亲妈姐姐吵架,你就不懂一点礼义廉耻吗?”

    话还没说完,一个破碗砸过来,惊的他连连朝后退,吓出一身冷汗。

    妈蛋,太凶残了,这样的女孩子谁要?幸亏他早早发现了她的本质,断然选择了温柔如水的一莲。

    “够了,这是我家。”村长忍无可忍,“不许再砸了。”

    都是钱啊!

    连翘也砸累了,小手挥了挥,“村长,我是来跟你说一声,我要将户口迁走。”

    “什么?”村长愣住了,好端端的迁什么户口,“你找到工作了?”

    这年头农村转城镇户口,难如登天。

    也只有考上大学和找到工作,有挂靠的单位,才需要迁户口。

    当然,还有一种情况,在城里有房子,有落脚的地方也能迁。

    乔一莲心神大震,“不行,不可以。”

    同一时间,赵海军也叫了起来,“爸,不能让她迁走,绝对不行。”

    他们的反应太过激烈,引来连翘怀疑的目光。

    她不过试探了一下,就有这样的反应,看来她的怀疑是对的。

    “你们的反应太过了,让我猜猜,你们打算用这户口本做坏事?还是打算用我的名额……”

    “你乱猜什么?”乔一莲大惊失色,急的满头大汗,“我只是不想你搬走,我舍不得你。”

    连翘呵呵一笑,鬼话连篇,“赵海军呢?”

    其实她心里猜到了几分,不过,不着急,天欲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

    在对手最得意志满的时刻,才重重一击,让对手永世不得翻身。

    得到了才失去,才是最癫狂,最不能接受的。

    赵海军眼神闪烁,“一莲的心愿,就是我的。”

    连翘意味深长的笑了笑,作吧,越作越死。“材长,你怎么说?”

    现在迁户口,需要村里盖章同意的。

    村长深深的看了儿子一眼,又看了看乔一莲,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这个恐怕有点难度,按照流程,需要有接收地方的。”

    他虽然有心想压着连翘,但对上连翘一双清冷的眼睛,不敢太过放肆。

    “哦,有的。”连翘打算将户口迁到县城的房子里,做什么都方便些。

    乔一莲心慌意乱,脑子转过无数个念头,杂乱无章。

    不行,她一定要想办法阻止。

    “二妹,你找到工作了?是哪里?”

    连翘冷冷的反问,“关你什么事?”

    她已经懒的陪他们玩了,也就不用装。

    她的态度太过强势,乔一莲很不安,强笑道,“二妹啊,说谎是不对的,女孩子的虚荣心太重,不是好事,做人要脚踏实地,安安份份的……”

    这话太难听了,连翘翻了个白眼,走到外面一间屋子,是大队部的办公地方。

    她直接拿起电话拨了出去,“麻烦帮我接田秘书。”

    “我是乔二莲,我们村村长有点霸道,不肯让我迁户口呢……你要跟他说话?行。”

    连翘将电话递给村长,“你的。”

    “是谁?”村长有些不满,打电话需要得到他的允许才行。

    连翘扬了扬下巴,似笑非笑,“你接了就知道。”

    村长强忍着怒气接起电话,却在瞬间变了脸色,又惊又怕,还有一丝深深的惶恐和敬畏。

    挂断电话,他态度立变,满嘴堆笑,谄媚极了,“二莲啊,你这孩子真是的,这么大的喜事怎么瞒着大家?误会,都是误会,我这就帮你迁户口。”

    乔一莲浑身一颤,不敢置信,冲赵海军猛使眼色。

    赵海军当仁不让的站了出来,“爸,不可以,她跟我有仇,得压制她一辈子,不能放她出去,免得她得了势对付我们家。”

    这话一出,在场的人脸色都变了,你心里想归想,别说出来啊。

    连翘冷笑一声,“这算是村霸吧?我好害怕啊。”

    话里的寒意让村长心神剧震,二话不说,两巴掌挥过去,“啪啪。”

    全世界都清静了,目瞪口呆,什么情况?

    赵海军的脸颊肿了,五指印鲜明,整个人都傻掉了,他被打了?脑中闪过一道灵光,“爸,那通电话是打给了谁?谁在替她撑腰?”

 

三个大佬的宠妹日常: 20.撕逼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