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茶馆 > 科幻小说 > 我要这百万粉丝有何用 > 5.讨论攻受
我要这百万粉丝有何用  作者:宝禾先生
    作为一个拥有百万粉丝的情感博主,岳清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在这种地方翻车了。

    不过是在浴室里不小心打了个踉跄,顺手摸了一下学弟的胸肌,怎么就把持不住流鼻血了呢?

    尽管后来用“天干物燥”当作借口糊弄过去了,但他一看到谭畅,脸烫得像是要烧起来一样。

    谭畅那边也同样不太好受。他不光在浴室里因为“上火”流了鼻血,回去之后还做了一晚上似是而非的“春梦”,早上醒来的时候内裤湿漉漉的,似乎在昭告着昨晚被窝里的犯|罪。

    来到社团活动室之后,他完全不敢跟岳清对上视线,生怕被对方瞧出什么不妥之处。

    戴林见状有些摸不着头脑。

    按道理来讲,这两个人昨天刚刚成为搭档,此时应该正处在蜜月期,怎么才刚刚过了一个晚上,就鼻不是鼻眼不是眼的了?

    他正要上前去询问,却被陈振宇一把拉住了。

    “人家小两口的事情,你跟着添什么乱啊!他们既然没跟你说换搭档的事情,就证明还没到需要你主持公道的地步,假装什么都没看见就行了”陈振宇道。

    根据他的推测,谭畅昨天回去之后,八成是找机会试了试岳清的活儿。

    岳清脸皮薄又好面子,在学弟面前露了老底肯定恼羞成怒,可他自己基本功不行是不争的事实,怨不得别人,所以今天才会对谭畅这个态度。

    谭畅知道自己惹搭档不高兴了,自然表现的处处小心,生怕触了对方的霉头。

    谁让这是他自己选的搭档呢?再不好也得忍着!

    戴林觉得陈振宇的分析有几分道理,可是看着这两个人之间相处的气氛,他作为一个旁观者都觉得尴尬。

    相声搭档没有不吵架的,不过大家都是吵完就没事了。

    像他们两个这样把话憋在心里算怎么一回事?

    这样想着,戴林在社团活动结束之后,特地把岳清和谭畅二人留下打扫卫生,还说弄不干净不许离开。

    “您二位个刚好可以借着这个机会交流一下感情。”戴林打趣道。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戴林此时并不知道岳清和谭畅的那点小心思,但这句话却成功让二人闹了个大红脸。

    众人离开之后,谭畅有心在岳清面前好好表现一番,抢着打扫那些卫生死角。如果不是因为找不到合适大小的盆,他差点把社团活动室的窗帘都摘下来洗了。

    一通操作猛如虎,看得岳清目瞪口呆。

    虽然社长说把屋子打扫得干净一些,但也没有必要这么认真吧!

    “你很喜欢打扫卫生吗?”岳清忍不住问道。

    谭畅停住了手中的动作,心脏狂跳不止。

    这是岳清今天跟他说的第一句话!

    “那、那个……也不能这么说。”谭畅不由得想到了自己猪圈一样的宿舍,“今天……主要是因为学长……”

    岳清眨了眨眼睛,怎么也想不到这件事竟然跟自己有关。

    难道谭畅觉得他不像是那种很会打扫的人,所以才主动承担卫生死角的清洁工作?

    岳清在心里默默给谭畅发了一张好人卡,朝对方露出了一个好看的笑容,道:“我会好好把其他区域打扫干净的。”

    谭畅被这个笑容晃了神,一不留神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好不容易才稳住了身形。

    学长为什么会忽然对他笑?难道是明白了他的心意?

    “学长你不要误会!我对你绝对没有什么奇怪的想法!”谭畅慌忙解释道,“昨天流鼻血只是个意外!”

    虽然岳清本来也没觉得谭畅流鼻血跟自己有什么关系,但对方这样极力撇清,好像生怕被他讹上一样,还是让他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他这是被自己喜欢的人嫌弃了吗?

    “我知道啊,昨天你已经说过了……天干物燥,有点上火。”岳清语气淡淡地说道。

    谭畅能感觉到对方有些不大高兴,可是却搞不懂到底为什么。

    就在这时,他忽然想到了大V昨天的交代,让他找机会问问岳清喜欢什么样的人。

    现在社团活动室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在,不正是提问的好时机吗?

    他定了定神,佯作不经意地问道:“学长,大学应该不限制谈恋爱了吧?你有没有喜欢的人?”

    岳清抿了抿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

    难道直接说他就是自己喜欢的人?可这样一来就变成表白了啊!

    作为一个情感大V,他决不允许自己的表白这样草率。

    但是也不能说“有”,这样含含糊糊的答复太让人浮想联翩了。

    万一谭畅本来对他有点好感,因为这个答复误以为他心有所属,彻底断了念想怎么办?

    谭畅见岳清半晌都没有回答,紧张地咽了口唾沫,在心里面做好了做坏的打算。

    “学长有喜欢的人了?”他问道。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岳清道。

    “那你是什么意思?”谭畅不由得皱了皱眉,“如果有喜欢的人,直说就好了……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

    虽然不丢人,却是件很伤人的事情。

    最起码对于他来说,光是想到对方心里可能爱着别人,胸口就像堵了团棉花似的,有些喘不上气来。

    “那就……没有吧。”岳清硬着头皮说道。

    “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什么叫‘那就没有吧’?”谭畅嘟囔道。

    “就是没有啊!我还没有喜欢的人!”岳清道。

    他打算回去以后出个教程贴,专门研究一下在拉近距离的阶段,应该如何跟自己暗恋的人相处。

    像他这种理论经验如此丰富的人,有时候都会觉得手足无措。那些现学现卖的家伙遇到类似的情况,肯定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不知为何,他忽然想到了那个最近总在私信里向他请教的大兄弟。

    等教程写好了之后,倒是可以先拿给对方试一试,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改进的地方。

    谭畅不知道岳清心中所想,听到对方说没有喜欢的人,他感觉自己的心情一下子就灿烂了。

    “真的吗?”他想从对方口中再次听到肯定的答复。

    “真的。”岳清道,“话说回来,你怎么忽然想起来问这个了?”

    “这、这个嘛!就是觉得学长应该是那种很受欢迎的人,所以心里有点好奇。”谭畅的脸就像只刚蒸熟的大螃蟹一样,似乎还散发着热气,然而他的眼睛却是亮晶晶的。

    “很受欢迎?这大概是你的错觉吧!”岳清笑道。

    他虽然在微博上是知名的情感博主,甚至有传言说他交往过上百个女朋友,但是在现实生活中他都没跟女生说过几句话。

    作为一个GAY,这件事对于他来说算不得什么遗憾。

    不过倒也可以由此看出,他在女生那边并不是什么受欢迎的类型。反倒是有几次经过篮球场的时候,他看到有女孩子在一旁给谭畅喊加油,瞧着颇有几分啦啦队的气势。

    “这是真的!”谭畅一本正经道,“那些女孩子听说我要跟你一起搭档说相声,一个个都激动到不行,还嚷嚷着‘这对cp锁死了’……对了,她们还问我,咱俩谁是捧哏,谁是逗哏。只不过说法好像有点不太一样……”

    “她们是不是问你咱俩谁攻谁受?”岳清问道。

    作为微博上知名的情感博主,他一听就知道那些女孩子在想些什么。

    她们这哪里是喜欢自己?分明是在嗑CP啊!

    “对对对,原来你也知道这种说法!”谭畅感慨道,“真不愧是学长,果然见多识广啊!”

    岳清强压住自己想要吐槽的欲望,问道:“你是怎么跟她们说的?”

    “我说这件事还没跟你商量,不敢提前妄下定论。”谭畅道,“学长想当攻,我就当受;学长若是想当受,我当攻也没问题。”

    合着谭畅是个0.5?

    “你知道攻和受有什么区别吗?”岳清问道。

    “这有什么不知道的?不就是换了种说法嘛!”谭畅笑道,“攻就是负责逗大家笑的逗哏,受就是在旁边帮衬的捧哏。”

    他觉得自己的理解并没有什么错,然而岳清闻言却笑得直不起腰来。

    “逗哏的活儿我可来不了,反正不可能比你好。”岳清笑道,“没有金刚钻,不揽那瓷器活儿。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

    “那你就是自愿当受?”谭畅用到了自己新学到的词。

    “请使用规范用语,称呼我为捧哏。”岳清道。

    谭畅皱了皱眉,有些不解:“不都是一个意思吗?”

    “不一样!”岳清红着脸说道,“这件事情有点复杂,以后我再找机会慢慢跟你解释……总之你以后不许在别人面前说‘攻’‘受’这样的话,肯定会被大家笑话死的!”

    谭畅挠了挠头,想不明白这有什么好让人笑话的。

    难道“攻”和“受”这两个字有什么他不知道的梗存在?

 

我要这百万粉丝有何用: 5.讨论攻受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