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茶馆 > 科幻小说 > 星际头号宠妻狂 > 6.因为喜欢
星际头号宠妻狂  作者:逐心
    巡逻见是凌湮,简单盘问了几句之后,就边汇报边离开了。

    等周遭安静下来,凌湮才对着黑暗的角落说:“他们很快还会回来,再不出来你就要被抓个正着了。”

    一个人影从器械库后面露了出来。

    还穿着病号服的成烬站在魂机的阴影里,垂手看向凌湮,“所以你是装睡的。”

    “曾经有个人告诉我,之所以能彻夜安睡,是因为有人在为你戍守边关。”凌湮顿了顿,无奈地说,“现在那个人不在了,我哪敢睡沉?”

    成烬直觉她话中有话,却不知道从何说起。

    三年前,在基地第一次遇见还是普通士兵的凌湮,他几乎没有和她单独说过话,对她的了解也少得可怜,唯一的印象是——天赋不错的女志愿者,仅此而已。

    但如今重逢,他反倒对她好奇起来,就像……对身怀瑰宝的独行者。

    果然,很快甲板上就隐约传来对话声,凌湮连忙压低声音,“快!再不走来不及了。”

    两人顺着下层通道蹑手蹑脚地折返,没想到巡逻兵竟分了两队,眼看就要狭路相逢。

    凌湮眉一蹙,正打算把成烬推到一边,自己去引开巡逻,却被他一搂腰肢,旋身带进了手边的一扇配电箱模样的空柜子里,还顺手关上了门。

    “奇怪,她要离开也没这么快吧?”一门之隔,巡逻兵的交谈清晰可闻。

    “难说,双S的女人,谁知道有多可怕?”

    也不知有什么可笑的,外面的几个士兵都心领神会地笑起来。

    柜子里空间有限,即便凌湮和成烬都瘦削,挤在一起也不得不手肘相碰,哪哪儿都贴着,以至于她能明显感觉到对方的呼吸落在脖颈之后,且越来越急促。

    因为先前拉她进来,成烬是搂着她腰的,不料比想象中更拥挤,再想松手也腾不出空间来,只得一直保持着暧昧的姿势。

    “……抱歉。”少年哑声。

    “嘘,”凌湮打断他,用低到不能再低的声音说,“人还没走远。”

    这个奇奇怪怪的女孩身上有股说不出的香气,完全不同于成烬所熟悉的、军营的汗锈味,这种漂浮不定的软香,令这逼仄的环境更加叫人透不过气。

    出汗了。

    成烬暗咒自己这弱鸡的体质,简直拖尽后腿。

    心跳加速。

    成烬闭上眼,深呼吸,试图据此平复不正常的心率,一边暗自决定等这次衰变期过去,他得听从堂兄的建议,相一相亲——毕竟从生理、心理上来说,他都早该成家了。

    单身太久,荷尔蒙分泌会不正常——他那个不正经的堂兄是这么说的。

    “得赶在他们之前回到病房,从甲板隔层走,你可以吗?”

    病号服已经被汗水打湿的成烬毫不犹豫地点头,只要脱离这个状态,让他飞天都行。

    半分钟后,他就后悔了。

    “愣着干嘛?上来啊。”蹲在空配电箱上的凌湮压低嗓子催促着。

    她要成烬踩着自己的后背,上天花板,然后爬回病房。

    成烬:“……”他不要面子的么?

    “那不然,我踩着你上去?”凌湮当然知道那不可能,以成某人现在的体能,别说给她踩一脚,估计被她随便擂一下都能昏过去。

    “我自己可以。”成烬绕开她,踮起脚去够通风口的边缘。

    活见鬼。

    要不是赶上衰变,他一个人掀翻整艘舰都没问题,何至于连爬个天花板都吃力?

    等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爬上去,一回头,刚好看见凌湮身轻如燕地攀了上来,跟在自己身后,笑眼弯弯。

    成烬转过脸,朝病区方向匍匐,

    “……”他不比,人比人,气死人。

    两人前脚刚落地,后脚病房门就被人叩响了,“凌湮,你在里面吗?”

    凌湮以眼神示意成烬躺回病床上,同时用疲惫的声音回道:“刚睡下,有什么事吗?”

    “例行查房……麻烦开一下门。”

    凌湮抬手,将一头长发撸乱,作出刚刚爬起来的模样,一边揉眼睛一边按开门,“刚忙完回来睡下,你们怎么又来了?”

    巡逻兵不好直说觉得她可疑,只能胡乱打着马虎眼,一边从她肩头往后看,这一眼顿时给吓了一跳,“哎?那小子他……没事吧?”

    “他能有什么事?”凌湮说着,下意识地回头看向病床,头顿时嗡得两个大。

    ——纪燃,你这臭流氓!!

    病床上的少年敞着病服的衣领,露出斑驳的伤痕,输液的管子七零八落的吊着,整个人堪称楚楚可怜,俨然在双S女强人的压迫之下无力反抗的可怜虫。

    巡逻兵咽了口唾沫,收回视线,“……你们忙,我们去别处了。”

    凌湮笑容僵硬,“请便、请便。”说着,砰得关上房门。

    背抵在门板上,面朝病床,她嘴角向两边一翘,眼儿弯弯,露出一个温柔善良好商量的笑容来。

    成烬就在这令人毛骨悚然的甜笑里,缓缓拉起衣领,靠坐在病床上,好整以暇地等着。

    “你这样,知道明天舰上会传什么吗?”凌湮气得不轻。

    “第一,会知道我是个连女性都反抗不了的废物,翻不出什么浪,犯不着费心提防。”成烬慢条斯理地说,“第二,会知道凌小姐对我这个俘虏情有独钟,所以才会拼命要留下我,儿女情长,不足为奇。”

    这才是纪燃,凌湮牙痒痒地想。

    这家伙从来把一切都设计得好好的,谁也别想从他的圈套里溜出去。过去的她之所以能与他并肩作战,也不过是仗着……他爱她,不舍得算计她而已。

    “我的名声呢?”凌湮气呼呼地问,“你就没想过,往后我怎么跟别人解释吗?”

    成烬歪过脑袋,俨然纯良正太,“难道你这么帮我,不是因为喜欢我吗?”

    是。

    也不是。

    凌湮不知该如何向他说明。她帮他,是因为与未来的他相爱,并且知道他骨子里是怎样的人,有怎样的坚持……但不代表,她喜欢现在的他啊!

    爱是相互的。

    谁会爱一个不信任自己、算计自己还总伪装善良的大尾巴狼啊!

    凌湮坐在门边椅子,双手抱肘,“我帮你,是因为想知道你想干什么。”

    成烬看着她,许久,才撇开视线,“想靠你活下去而已。”

    果然不会说实话。凌湮心叹,以她对纪燃的了解,现在她就算直说自己是从未来穿越而来,是他老婆,是绝对的友军,也只会被这男人视作套取情报的手段。

    “话我说在前面,信不信由你,”凌湮叹了口气,“……我被唤醒之后,记忆一直没有完全恢复,对指挥官、对E.R.A都陌生得很,他们说的话我不全信,所以我帮你,也是为了帮自己多了解一点。”

    “你在怀疑什么?”

    “怀疑这场战争到底为什么存在,我应不应该加入战斗。”凌湮摊开手,看着掌心,“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一如,她也不知道当初自己为什么会从地球穿越到星际。

    可她和纪燃一样相信,他们的相遇是宿命。

    只是,这宿命到底是什么呢?

    仿佛想要确定凌湮说的话是真是假,成烬一直看着她的眼睛,直到忽然低下头,咳出一手血来。

    “你……”凌湮忙箭步上前,揿开辅助医疗器械,就要替他插上。

    “别忙了,”成烬无所谓地擦了擦嘴角的血渍,“什么也没用。”

    怎么会这样?凌湮记得从前就算是衰变期,他虽然体能和精神力降低,但也不至于三番五次呕血啊。

    “你别动。”凌湮不由分说地按住他的肩,从墙壁上拉过检测仪罩在他身上。

    屏幕上很快出现扫描结果,灰色的人体轮廓上显示着从蓝到红的不同色块。蓝色是健康的,橙色是虚弱,深红色则代表重创——而眼前,80%以上都被橙和红覆盖。

    凌湮鼻尖发酸,“你……这到底是怎么弄的?”

    成烬推开检测仪,拢着衣领,轻描淡写道:“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像是意识到这话与伪装不搭,他又补充了一句,“逃命哪那么容易,能活着不错了。”

    话刚说完,凌湮已经抱着满怀的瓶瓶罐罐站在他面前。

    “吃光。”凌湮简洁地命令,“一瓶都不许留,明天我去跟小唯要新的。”

    全是高效补剂,一口气服下去,羊崽都能咬死大象。

    成烬没接,可是一抬头,却正对上少女泛红的眼,泪光全被她压在眼底。

    他心一软,伸手将她怀里的瓶子都揽了过来,“知道了。”

    凌湮背过身,走回茶几边,伏案趴下,背对着他说:“都喝完,明早我起来检查,剩一瓶……走着瞧。”

    “嗯。”

    也不知过了多久,久到床头堆满了空瓶子,成烬才走下床,手里拿着薄毯,轻轻盖在睡着的少女背上。

    虽然完全不知道她为什么对自己好,但起码,如今她是唯一的依靠。

    想要对她好,一点也不反常。对吧?

    这么想着,他返回病床蜷起身子——那么多补剂下肚,经络总算通畅了些,可以睡个踏实觉了……

 

星际头号宠妻狂: 6.因为喜欢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