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茶馆 > 科幻小说 > 女配太嚣张[快穿] > 16.第 16 章
女配太嚣张[快穿]  作者:home毒步天下
    颜清彻底活过来了。

    但她声带受损,声音已经彻底变得十分难听。

    这让颜清很无法接受,然而这种损伤是永久性的,哪怕日后她身体完好,嗓子也无法恢复。

    听见这最后的审判,颜清差点一时冲动,再次自杀。

    嗓子都没了,还没死成,她折腾那么多,是为了哪般?

    尤其是没死成不算什么,这个宸帝不知道抽什么风,死死地盯着她,甚至还在这凌云宫住下了。

    她就很纳闷,堂堂皇帝,那么多地方不住,怎么就要赖在这里?

    贵妃的床很大,躺上四五个人都不会觉得挤,因此两人同塌而眠,倒是没有触碰到对方,但这种情况颜清还是不愿意见。

    尤其是这个人,是差点杀了她的罪魁祸首。

    面临死亡的那一刻,颜清其实是害怕的。

    上辈子她也算是经历过一次死亡,死虽然只是一瞬间的事,但在这一瞬间,她很痛,铺天盖地的痛苦让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种痛苦深深地印在她的脑海里,因此当这一次,她即将死亡的时候,那种痛苦再次袭来,她害怕是真的。

    不停祈祷他再用一点劲儿,不单单因为她为了完成任务,而是不想承受这个痛苦了。

    那时候仿佛这个世界都离她远去,浑身上下的氧气都被抽干,只剩下痛楚缠留在她脑海里。

    颜清缓缓吐出一口浊气,闭上眼睛。

    也该高兴一下,任务更换了。

    轻微的步伐传来,男人低沉而不悦的声音道:“就这么不想见孤?”

    颜清那长长的睫毛轻*颤,再次睁开眼睛,微微偏头,静静地看着他。

    死过一次,还是对她改变很大。

    上辈子的死亡是一瞬间,这辈子的死亡是慢慢来临的,还是眼前男人一点点造成的。

    想到这,颜清心脏骤缩,很疼了。

    她对这个男人开始有一种本能的畏惧。

    这他*妈是个神经病!

    早古言情文中的蛇精病男主跟他的人设完全重合了,颜清觉得自己都变成了那什么特工皇妃的女主,穿越过去先被男主虐,然后两人相爱,再在一起。

    呸!

    这种事是不可能发生的,至少姬烨宸对她做过的一切,她都记着,爱是不可能的,她还要报仇!

    颜清无法用力,只能用一双眼睛瞪着眼前的男人。

    她的双臂也在当时被姬烨宸给捏断了,此时正被夹板绑着,太医也说过,想要恢复成原来的样子是不可能的,这辈子她无法拿重物。

    ……

    女孩容颜消瘦,才短短几天,原本还算圆润的下巴已经瘦得尖尖的,巴掌大小的脸蛋漂亮是漂亮,但看着让人心疼,唇*瓣的血色还是全无,脸蛋本就白皙,此时越发苍白。

    那脸蛋上唯一的色彩只有漆黑的瞳孔。

    因为消瘦,她的一双眼睛反而越发大,又大又亮。

    这么直直的看过来,姬烨宸心头就是一哽,那点不高兴立马消失了。

    是他将她变成这样的。

    他感受着心头的难受,悔意一直在心口盘桓,甚至越来越浓郁。

    记忆里女孩那明亮动人的模样,和眼前人的样子仿佛化成了两个人。

    他眸色暗了暗,低声道:“钱嬷嬷说你好长时间没喝水了,喝点水吧。”

    姬烨宸的声音软下来,带着少见的讨好。

    第一次听他这么说话的江文德差点下巴都惊掉了,然而现在已经淡定了。

    陛下估计这辈子对着贵妃娘娘,都硬气不起来了。

    颜清淡淡的移开眸子,不理会。

    因此即使眼前的男人长得俊美无双,面色平静时,那一双漂亮的眸子都十分醉人,她也无动于衷。

    从未体会过她的热情,姬烨宸也很淡定,接过江文德递来的茶杯,小心的来到床头,端着茶水喂她。

    实际上颜清不渴。

    半个时辰前才喝过,而且她嘴巴紧闭,一直没有说过话,也没有消耗,就半靠在床头听着一个小太监说书,哪里会觉得渴。

    但嬷嬷便是想要她半小时喝一口,来的频繁,她要上厕所也会比较频繁。

    此时她一双手臂都处于报废的状态,需要别人帮忙,自然不想要上厕所,太羞耻了。

    因此茶水过来时,颜清移开了嘴。

    姬烨宸脸黑了黑,这要是平时,他早就将这女人的下巴给扣着,直接灌了。

    然而一低头,看着那夹着板子的双臂,又看着那系着丝带,挡住青紫吓人的脖子,姬烨宸就生不起任何杀意,只能好脾气的又一次将茶杯送到她嘴边。

    颜清再次挪开。

    姬烨宸:“……你是不是想要宋煜挨板子?”

    颜清瞪着他!又是这样,每次都知道威胁,关键是威胁的是颜清。

    姬烨宸心头冒出几滴柠檬汁,酸的他脸色越发黑沉,然而语气依旧好好地:“喝水吧。”

    颜清冷冷的看着他,再次别过去,就不喝!

    还威胁上瘾了?

    她不管了。

    反正不会杀了宋煜!

    然而她这次的拒绝,却让姬烨宸心情好了点,平直的唇角勾了勾,看着那微抿的嫩唇,心中闪过一个念头,低声道:“真不喝?”

    颜清唇*瓣抿得更紧了,就不喝!

    姬烨宸将茶杯拿回来。

    颜清余光看着,眼中刚闪过一丝纳闷,就见这个男人直接将茶水喝了,她心中微惊,正要后退,就将这狗东西将她往前拉。

    唇*瓣被触碰,她脸色大变,两手就要推拒,这一次关节没有受损,还是可以动的。

    但姬烨宸早就料到,也不想让她的双手伤上加伤,提前制住。

    贝齿被撬开,温热的茶水流入口中。

    颜清脸蛋爆红,随之而来的便是一阵恶心感,立马想要吐出去。

    就见姬烨宸威胁:“你敢吐,孤就再来三次!”

    一句话,颜清顿时舌尖僵硬在那,动也不敢动。

    见状,姬烨宸才满意的后腿,放开她,还顺手给她整理了背后的靠枕和被子,随后一双深沉的眸子就盯着她:“咽下去!”

    颜清脸色一阵扭曲,想骂人,偏偏嗓子还是疼的,说不出来话。

    姬烨宸将茶杯递出去,俊朗的容颜似笑非笑,意味不明道:“再倒一杯,贵妃可能还没喝够。”

    颜清:“……”

    你狠!

    颜清牙齿磨了磨,还是认命的咽下去。

    温热的茶水触碰到嗓子里的伤口,一阵舒适,然而胃里却是一阵恶心,妈的,这水带着这个男人的口水,太恶心了,想吐……

    然而也只是想想,颜清没吐出来了,只是有些反胃而已。

    咽下这茶水,心情不好的颜清就闭上眼睛,眼不见心不烦。

    姬烨宸也知道她不想看见自己了,便起身出去,到门口,对江文德道:“叫太医过来查看一下她手臂。”

    “是。”江文德立马出去。

    不过去的不是太医院。

    为了方便照顾颜清,观察她的病情,所有太医此时都待在皇帝寝宫的偏殿里。

    当然他们住不住的安生,就不关姬烨宸的事。

    看着江文德的背影,姬烨宸神色开始变得缥缈,修长的手指轻触唇*瓣,仿佛还有刚刚残留的余热,他阖了阖眼,艰难的呼出一口气,将那乱跳的心脏给安抚下来。

    随手才正了神色,大步走出凌云宫,秋天的风温凉的,吹散了他身上的燥热。

    ****

    送走了太医,颜清继续生无可恋的躺在床上。

    偶尔可以下去走走。

    然而她因这次的事情,身体也病了,虚弱无比,支撑不了多长时间。

    这闭着闭着,就睡着了。

    再次醒来,却看见竹音的脸。

    她靠在床头,像是在打盹。

    颜清一动,她就清醒了,道:“娘娘,要如厕吗?”

    颜清点头。

    竹音便小心的将她抱起来。

    伺*候如厕后,颜清脸蛋都不自然的红了,不过更多的却是疑惑,水汪汪的眸子看着竹音,眨巴两下,努力转达她的意思。

    她彻底清醒后,就发现竹音不见了,姬烨宸告诉她,竹音因为刺杀皇帝,被关入大牢,她想要让竹音出来,但姬烨宸每次都假装没看见,她双手无法写字,喉咙无法发声,根本没办法正面说出来。

    因此这件事就耽搁了。

    但姬烨宸也说了,不会杀她,因此颜清才好好养病,想着早点能说话。

    嗓子虽然无法恢复成原来的样子,但说话还是可以的,声带受损严重,却并未彻底损坏。

    ……

    眼前女子一双眸子亮晶晶的,配上那生动的表情,仿佛在跟人交流。

    竹音面无表情的脸上多了一丝笑意,解释道:“陛下说娘娘需要人伺*候,便让我出来了。”

    就这么简单?

    颜清嘟嘟嘴,不知道作何反应。

    她还想着要找丞相爹才可以呢。

    竹音也没让她直接上*床,而是问:“要不要出去转转?”

    颜清点点头,幅度很小,还是扯痛了脖子上的伤,痛的她眼皮跳了跳。

    因为凌云宫是贵妃的宫殿,而这贵妃又极为受宠,因此宫殿被打理得非常好。

    觉得颜清爱花,除了牡丹,这两天姬烨宸又陆陆续续让人从御花园搬来了不少的花,都是盛开中的,各式各样,在这前殿的空地上争奇斗艳。

    颜清看了一会儿,便见几个太监正从一口井里打水浇花。

    这还是颜清第一次看见井打开,之前她一直多在后院练武,平日里也很少来前院,因为前院大门是开着的,总会有人路过,要是看见她,就会打招呼,颜清不喜欢这些,便很少来了。

    这次正好撞上,也是时间刚好。

    颜清过去被竹音和钱嬷嬷扶着过去,她看了眼,井口很大,井内水也很深,不过刚看一眼,就觉得一股凉气。

    她下意识想到那些宫斗小说里,很多死法都是跳井,她又瞄了一眼,比划了一下大小,然后点头。

    这一跳下去,肯定捞不起来了。

    看完,颜清便想离开。

    然而耳边响起一阵阴恻恻的声音:“怎么?还想死?那你想好要找几个人陪葬吗?”

    颜清心跳都被吓得漏了一拍,身子一歪。

    姬烨宸眸子瞪大,上前一步将人拉入怀中,手臂紧紧勒着她的腰肢,颇有些气急败坏的斥责:“真想死就果断点,到时候我让整个颜家,宋家一起给你赔罪,绝对说到做到!”

    这一回,他连孤这个自称都忘记了。

    腰部有些疼,她本就因病暴瘦,要不是身上穿的衣服,早就可以看出她那瘦得仿佛一折就断的腰肢了。

    此时被勒着,颜清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默默地翻了个白眼,表示不想说话。

    竹音一见她蹙眉,立马明白,一个手刀就冲着宸帝过去。

    然而下一秒就见眼前的男人松开手,有些慌乱的歉意,然而又强行被压下,冷着脸道:“钱嬷嬷,将娘娘带回去。”

    “是。”钱嬷嬷点头应了。

    竹音见颜清没事,也不想挑战帝王,顺从的离开,轻声问:“娘娘,痛不痛?要不要按摩一下?”

    颜清缓缓摇头,微微侧头,还能看见男人冷硬的脸颊。

    像是察觉到她的目光,男人也看过来。

    眉头拧着,摆出一副厌世脸,薄唇紧抿,唇角平直,甚至微微向下,显露出他的不高兴。

    相比较之下,颜清的表情就简单多了,就是面无表情,甚至没有不高兴和愤怒。

    四目相对,颜清淡淡的移开目光,回到寝宫。

    留下姬烨宸,看着冷着脸,实际却茫然的站在那里。

    他也不知道刚刚为什么那么激动,只是当时看见她那个样子,仿佛又想要寻死,他就回想起她差点死在自己手上的场景。

    他心尖一疼,自己就过来,接下来说的话,仿佛都不是他自己了。

    ……

    周边宫人颤颤巍巍的跪着,头也不敢抬。

    直到用膳的时间到了,江文德小声提醒:“陛下,该用膳了。”

    姬烨宸这才回神,淡淡道:“将这井,填了!”

    江文德:“……”

    若不是这是皇帝,他可能真的要吐槽一下了。

    然而还能说什么,只能老老实实的应了。

    当天晚上,凌云宫就开工了,等第二天早上,这口井,便已经消失。

    就连动工都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响。

    ****

    姬烨宸还是每天过来,白天很少在颜清眼前晃悠,等到了晚上,就会自动过来,哪怕颜清怎么不待见,他都很坦然的躺在床榻的另一边,死活不挪位置,像是……要守着她一样。

    这也只是颜清的猜测,因为他每次和她也隔着老远。

    颜清身上的伤,身体的病,在经过一段时间的修养后,慢慢好了,脖子上的伤在金玉膏的作用下,已经没了,皮肤恢复了以往的白*嫩细腻。

    她的身体好了,时间也到了中秋。

    太医终于不用待在让人害怕的皇帝寝宫,瘦了一大圈的太医们在听见陛下发话后,眼泪都快出来了。

    这阵子,有妃嫔生病想请太医都被告知没空,只有学徒。

    因为陛下哪里都不让他们去,白天在凌云宫,晚上在陛下寝宫,这非人的待遇让他们欲哭无泪,走的时候,激动不已,一个个健步如飞。

    颜清也大好,只是还没开口说话,但气色提上来了。

    不过因为还是很消瘦,姬烨宸将自己库房里的东西都拿出来给她补身体,几乎每天一碗参汤,都补得颜清流了一次鼻血这才停下。

    中秋宴,是举国同庆的日子。

    大臣都可以携带家眷入宫,除了春节,也只有这个时候,能让前朝后妃都相见。

    这也是可以见家人的一个契机,因此妃子们是万万不舍的错过的。

    颜清也有些激动,甚至忐忑。

    她差点死去后,前阵子养伤,丞相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听说自家女儿生病了,也担心得不行,一直不停的寄信过来。

    只是颜清只能让竹音帮忙代谢,甚至连自己想说的话都说不出来。

    这个父亲,一腔慈爱。

    她每次看见信都觉得很温暖,然而她不是真的颜清。

    衣服穿好,钱嬷嬷有些心疼的看着眼前的女子:“奴婢都将衣服改了的,怎么还是大了这么多呀,娘娘要多吃点,快些将身子补回来。”

    颜清淡笑着点头,她也喜欢美食。

    只是现在嗓子,很多东西都不让吃。

    颜清眼中闪过一次遗憾。

    江文德出现,恭敬道:“娘娘,陛下已经到了。”

    颜清假装没看见。

    江文德想了想,说:“听前面负责宴会的公公说,丞相大人已经带着两个女儿来了。”

    这样说的话,贵妃娘娘应该会开心一点吧?

    马上能见到她爹和妹妹了。

    颜清确实开心了一些,然而也有些疑惑:两个女儿?

    颜浧和谁?

    原著里,颜丞相是个冷淡的人,除了嫡女,也就后来颜浧花样百出讨了他的欢喜,才会在各种高大上的皇家宴会上带着她。

    但是现在看来,还有别的庶女?

    因为原主被颜丞相保护的很好,其他庶女,除了只小两岁的颜浧,其他人都很少跟她见面,丞相怕她们伤害她。

    这般想着,已经打扮一新的颜清已经被扶着出去。

    钱嬷嬷和竹音寸步不离,对待她跟对待瓷娃娃一样小心。

    颜清也是个懒惰的,见她们这么周全,也啥都不想,专心养病。

    踏出寝宫,便看见一身霸气龙袍的男人负手而立。

    男人转身看见她,眸中闪过一丝毫不掩饰的惊艳和暗色,在她走近时,伸出右手。

    颜清默默地将搭载钱嬷嬷手上的手收回来,拒绝牵手!

    然而姬烨宸只这么好脾气的?

    他眉头一拧,上前一步,挤开钱嬷嬷,将人拢在怀里,一手扶着她的背后,一手牵着她的小手。

    就在颜清想要挣扎的时候,眼里冷冷的警告一下。

    别忘了,他现在还是个掌握生死大权的皇帝。

    颜清:“……”祈祷宋煜赶紧将这人干掉!

    就这样,她被簇拥着,进入宴厅。

    刚一进去,众人便全都下跪,一个个恭敬的低着头,没有人敢直视他们,唯有……颜浧。

    出挑的容貌,以及不羁的动作,让颜清一眼就看见她。

    颜浧也在看她,两人对视,颜浧抿唇露出一个符合原身样子的怯怯的,带着讨好的笑容,赶紧低下头。

    然而眸中的嫉妒和酸涩,却让人一览无遗。

    颜清敛眉,讽刺一笑。

    就听见耳边姬烨宸道:“要孤帮你杀了她吗?”

 

女配太嚣张[快穿]: 16.第 16 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