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装侦探社。

    专门从事不能交给军队和警察这类危险工作而成立的侦探集团。同时武装侦探社它在目前英雄职业横行的世界里面,它也占有不容置喙的社会地位。

    从事职业受助者的花泽朝日与武装侦探社太宰治,两个职业相差那么大的人经历这一次意外后,就再也不可能相遇……

    ——本应该这样的。

    花泽朝日工作结束后,被中山秀明单独叫去办公室了。

    他短暂的懵逼片刻,开始思索是不是今天工作哪方面做的不好,才被中山先生叫来办公室。

    这种忐忑不安的心情一度让花泽朝日想起了被学校里面的老师叫去办公室的记忆。

    就在走廊附近,花泽朝日远远听见了一个青年的怒吼声,正面迎来了走廊那方的两位青年,就在二十分钟前花泽朝日还和其中一个人有过交流。

    “太宰,我不会再让你找机会翘班了。”国木田独步恶狠狠的说,“如果还有下一次,我就要找一条链子锁在你的身上。”

    太宰治还在煞费苦心的拍打着衬衫上的灰尘,随后才将自己干净的驼色风衣穿了回去,“怎么可以这样,我只不过是在人群中被冲散了,一不注意就和你走失了。”

    “如果不是某个人消极怠工,打乱我的时间表。按照原本设定的时间表上,我们已经坐上了回横滨的车——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才开始准备工作。你打算怎么赔偿我宝贵的时间啊,太宰。”

    太宰治轻描淡写,话语中还带有一些恶意的嘲笑,“我就是想要看到国木田这个表情。这种气的牙痒痒又打不得我的样子实在是太愉悦了。”

    国木田独步的怒气瞬间因为这句话爆发到巅峰,他怒火的濒临点还没有爆发。

    先到办公室门口的中山秀明,无言的敲了敲办公室的门,国木田独步的怒气便好像气球被戳破一样全部会废岩棉,轻咳嗽一声,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安安静静的进入了办公室,坐在了沙发上。

    “嚯。”太宰治的目光错过了中山秀明,一直看向了还穿着短袖短裤小孩子衣服的花泽朝日。

    不过很快的他的注意力就因为坐在办公室内的接待小姐剥夺了所有的目光,翩翩然的走到小姐的面前,半跪下来,用抑扬顿挫的声音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这位美丽的小姐,有没有兴趣和我一起殉情?”

    接待小姐愣了片刻,她抽回自己的手,用温柔的声音说,“我现在还不想死哦。”

    “哎呀,真可惜。”太宰治还不死心,他缱绻的目光深情款款的说,“一起来度过殉情这个美好的旅行不是很好吗?”

    “不、一点都不好。”国木田独步一个笔记本敲在太宰治的头上,强硬的把他拖到沙发上,“不要再说话了,太宰。”

    花泽朝日还没搞懂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左右看了下。

    接待室里面除了两位陌生的青年,还有一位负责接待的小姐、是平常与职业受助者的他不怎么交流的人,加上中山秀明,简直不能够再奇怪不过了。

    “这个阵容……?”

    小姐看着花泽朝日稚嫩的打扮,她笑了一下说:“这是关于你的事,花泽君。最近你有看新闻吗?这两位先生是为了你而来的,花泽君。”

    “?”

    他寻思自己应该也没有干了什么会上新闻的事情。

    “接下来由我、武装侦探社的国木田独步向你解说前因后果。”国木田独步接过了小姐接下来的话,“是关于最近引起社会热议的[连续杀人犯]新闻,你大概听说过。事实上,那一起[连续杀人犯]事件并不止四位受害者,加上现在没有报道出来的新闻以及今天早上又发现的一起杀人事件,目前受害者已经第九个了,每一个受害者都是在暗无人烟的小巷中遭到杀害,随后被搬运到常人不易发现的地方残忍地分尸,四肢抛入河中,剩余的身体则埋藏在各个公园的土里①。”

    这一件事情花泽朝日知道的,因为杀人手法与当年英国的开膛手杰克极为相似,这名罪犯又被称呼[日本杰克]。这件事对社会已经造成了极大的危害。因为第一起事发时间是在六个月以前,到现在都迟迟还没有捕抓到犯人,让社会上的人人心惶惶,甚至发出了指责英雄无用的评论。

    “根据警察查出来的线索,受害者全部都是警察的亲戚、年纪二十岁以下的年轻人与孩子。事到如今,警察无法继续插手了,九次连续杀人事件中,没有任何一名目击者与监控视频录制到犯罪者的面目。犯罪者极其有可能拥有凶险的个性,而且为人十分谨慎。英雄们无法根据仅有的线索捕抓犯人,对这件事束手无策。警察与英雄在这一起事件中短时间内无法找出凶手。于是这一件事情由警察官方委托我们武装侦探社全权接手。在目前我们已经拥有了一些线索……”

    中山秀明茫然的提出,“共同点在于警察亲戚有可能是受害者,可是……我记得花泽君的父亲是英雄,母亲是家庭妇女才是。”

    “……不,我母亲年轻的时候是警察,她现在已经退役好些年了。”

    国木田独步说的那么清楚,花泽朝日已经猜到了,接下来的受害者集齐有可能是他。

    花泽朝日的母亲年轻的时候是警察中的好手,她的个性能力极为强大,成功逮捕罪犯的案件不比一般的英雄少。这些年因为身体受了伤被迫退役。年轻时逮捕的罪犯那么多,难免有罪犯记恨她。

    “花泽朝日你极有可能是下一个受害者。”

    “……”

    “国木田君说的太严肃了,还有一些事情没有说清楚哦。”一直在保持沉默的太宰治言笑晏晏的说,“我们侦探社的侦探根据名单推测出来接下来最有可能的受害者一共有三名,花泽只是其中一员。真正受害的可能性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夸张。”

    也就是说花泽朝日有三分之一的几率会成为凶手下一个犯罪目标,对于花泽朝日来说这个几率并不低。

    中山秀明只是一个没有个性的普通人,早在他知道花泽朝日有可能是接下来的受害者时,他已经在办公室里面找假条,快速写完了一个长期假期放到花泽朝日的手上,“花泽君一定要注意安全,找一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等到这个时间过去了再回来。”

    “这是不可能的,中山先生。”国木田独步否认了中山秀明的提议,“我们对犯罪者的个性以及杀人手法并不了解,如果是那种液体类型的个性,无论躲到哪里,只要在家内,拥有液体个性的犯罪者也极有可能液体化穿过了门缝隙中,强行将花泽君带到暗无人烟的小巷中进行迫害。贸然消失也有可能打草惊蛇,只会增加犯罪者转换目标的可能性,受害者的名单会进一步扩大。即便是我们武装侦探社,面对这种局面也很难调解。”

    “接下来的日子里面,武装侦探社的全员都会在三位受害者的身边贴身保护,而我和太宰会一直在暗中保护花泽君,尽快解决这一件连续杀人事件的。接下来的日子里面,花泽君只要和平时那样生活就可以了。本次找你出来只是通知你,你的人生安全会由我们全权负责,还请放心。”

    国木田独步话锋一转,他打开了手中的笔记本,拿出笔,“花泽君平时的日程请告诉我们,方便我们随时跟进。如果可以的话,平时在夜晚请不要独自一人外出,白日的时候我与太宰会交替保护你的。”

    “唔。”

    国木田独步说话的方式让花泽朝日想起了老师,根本没有多想就将自己的日程全部交代出去了。

    不过说到保护人身安全这一点。花泽朝日对国木田独步没有任何的一点意见,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压迫力与认真态度根本不会让人想到他在谎话连篇,武力值根本无需置疑。

    但是太宰治。

    且不谈他从一开始就顶着[三田皓太]的名字到处招摇拐骗,后面又知道他翘班才浑身摸鱼去当了职业受助者。

    他身上缠着的绷带,起初还以为是化妆效果,现在看他换了一副还是这一身绷带,大概是真的受伤了。

    虽然太宰治看着很高,但是总有一种弱不禁风的病弱感。

    花泽朝日不是很相信太宰治能够保护的了他,大概只是顺带的……吧?

    太宰治毫不知情短时间内花泽朝日想了什么,他微笑的向花泽朝日摆了摆手。

    “接下来的日子由我来保护你吧,前辈。”

    花泽朝日敷衍的点了点头,对太宰治并没有抱太多的希望。彼时他还不清楚,眼前的青年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面会扰乱他一直以来的和平生活,逐渐变得鸡飞狗跳。

    以及告诉了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一点。

    人不可貌相。

 

不想哭和想殉情[综漫]: 4.004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