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茶馆 > 科幻小说 > 炮灰也能做朱砂痣 > 18.遇故人
炮灰也能做朱砂痣  作者:两签
    乌桕山里的树虽然很多,但是长得都不算高大。阳光可以直接穿透枝叶照在人的身上。

    小陈给他的地图只标注了乌桕山浅处的位置,深处是没有的。

    秦离一路上都没遇到意外,尽管因为他只是一个人稍微被注目了,但是敢独自上乌桕山的人,要么就是有些手段,要么自信过头,那就只能被聚轩派的人捞渔翁之利了。

    进山倒是没什么问题,出山就要小心点了。

    秦离只当没感觉到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他的速度由快到慢,渐渐融于山林之中,想要随时知道他的动向可不容易,他要去的地方是乌桕山深处不是谁都能跟得上的。

    天雪果生于水中,通体雪白圆润剔透,没有任何菱角。无色无味,水分充足。以前是被人拿来解渴的东西。

    秦离琢磨着,如何找到天血,结果哪里想到遇到了一位熟人,正是当时在茶棚遇见的嚣张跋扈的剑宗弟子王孙李。

    王孙礼竟是没有穿剑宗的服饰,一身低调的灰色衣服,在一群人当中毫不起眼。

    秦离有些纳闷,王孙礼怎么会出现在乌桕山?居然还停留在枫临城,不应该回宗门了吗?而且对邹弃发誓会救的凡人怎么样了?

    他的疑惑很快就得到了解答。

    两个折磨的不成人样像是乞丐的人被推举了出来,这些人居然用人类来试探危险!

    秦离在暗中观察,发现那两个人怎么有些眼熟?不正是当日镖局里面的人吗!

    王孙礼承诺的活着确实是活着,但是怎么活就以他的准则来规定了,毕竟邹弃和秦离并没有去监督,而王孙礼发的誓言也有漏洞,就被钻了空子。

    镖局里除了那位王孙礼承诺活着的人,其他的人估计凶多吉少,而被承诺活着的凡人日子过得也是生不如死。

    秦离借着林子里的枝叶走到视野开阔的位置,一群人围拢着对一位瞧不清面容的人□□中。

    “跑?还跑吗?”王孙礼的状态最是骇人,近乎癫狂,“哈哈哈,孟桉啊你也有今日,落到我手上,不解我心头之恨休想逃。”

    秦离猛然一惊,孟桉?!

    那正在接受折磨的人没有发出丝毫呜咽声,默默承认着施加在身体上、精神上的摧残。

    不远处有两具不着寸缕的女尸。

    秦离移开了视线,刚要迈开的步子被忽起的声音掩盖。

    “乌桕山还有这等好戏,怎么能没有盗爷参与呢!”

    沈继陵为琢磨解温茹体内的红莲业火几日不曾睡觉了,此时露面,蓬头垢面双目赤红,俨然山沟沟里钻出来的野人。

    秦离注意到对方手中抓着一把草——凉微芷,性冷长于寒潮处,颜色翠绿,形状细长无菱角,拥有显著的降热功效。

    “哪来的疯子?”王孙礼旁边满脸横肉的光头凶恶道。

    沈继陵乐得耍人玩:“都说了是盗爷!”

    “盗你娘!”光头咧嘴,“你娘的随身葬品你爷爷我要了!”

    “我不跟傻子说话。”沈继陵没有要跳脚的意思,他爹娘早死了,长啥样都不知道,是温茹姐把他拉扯大的。

    光头眼冒凶光:“放你娘的屁!爷爷我马上把你揍成真傻子。”

    “哦吼有两女的。”沈继陵瞅到女尸。

    光头冷笑:“嘿嘿,等会儿就让你跟她们凑一对。”

    “真是无知,两个人才能称为一对!”沈继陵。

    在旁边围观了半天,见几人还没动手仍在扯犊子的秦离:……

    “操!还藏了一个!”

    “聒噪得烦人。”秦离用在枫临城随便买的剑敲碎了光头的嘴,光头痛得拿不动自己的武器。

    “缘分啊,离规君。”沈继陵。

    秦离冷淡道:“无缘。”

    “离规君又自欺欺人了。”沈继陵跳到光头面前,伸脚踢了踢,看光头非常痛苦的样子,猝然笑了,笑得那个阳光灿烂,落在光头眼里就是真真的恶鬼降世,“陵少要观赏离规君的表演,你不要打扰我。”

    光头闷哼一声,翻了白眼嘴里吐出些许白沫。

    王孙礼这群人对秦离来说不过乌合之众,几息间就解决了。

    他无视黏在自己身上的炙热目光,探查了孟桉和曾经救过的凡人的脉。

    孟桉经脉尽断,识海被彻底搅碎了没有半点回转余地,剩下就是严重的皮外肉与骨折。

    凡人却是成功咬舌自尽,舌根上残留了许多齿痕,咬了应该不止一次。

    凡人死的刹那,王孙礼同时断气。

    “离规君又要救人啦?”

    秦离装作没听到背后好整以暇地声音,莫名能品出几分讽刺。

    “不理我?”

    “你!”

    沈继陵横抱起对自己没设防的人,衣袂散开,眼中映入离规愠怒的脸:“我有账没跟你算呢,竟敢和我端着。”

    “你…放我下来!”秦离陡然被悬空,不适应地拽紧了沈继陵的衣襟,听到这话抬眸瞪去,“我何时欠过你账!”你偷我的银子还没还呢!

    “拍卖会一别后,你去做了什么?”沈继陵把人完全拢在怀里,逗猫一样摸了摸秦离下巴,“什么叫我会知道?我怎么就不知道呢?”

    秦离身体僵滞了瞬,连带着忘记了自己现在的处境,立即开启大脑风暴。

    沈继陵问这话应该是真不知道温茹的伤害是他造成的,否则哪能和他好好说话,但是红莲业火的痕迹如此明显,对方肯定了解,那……

    “借口找好了吗?”沈继陵的出声打断了他的思绪。

    “……你会知道的。”秦离。

    “我不知道!”沈继陵收紧了手臂,两人的距离拉得极近,“陵少最受不了事情半遮半掩,你能不能直接告诉我,我不想猜。”

    秦离:“我不会说的。”

    “啊,好烦。”沈继陵郁闷。

    “沈继陵,你多久没沐浴了?”秦离蹙眉。

    “七天?十天?”沈继陵,“咋了熏到你了?你多闻闻,闻习惯就好了。”

    “滚!”

    “好的,马上滚,你在原地等我。”沈继陵,“敢不等我,下次我就治好你的洁癖!”

    秦离:……

    沈继陵见他老实了,满意地离去。

    秦离无语。

    待见不到人的影子,他挽起袖子把几个作恶多端的聚轩派绑了起来,他也没料到自己那么巧就撞到抢劫门派,而被沈继陵当做椅子的光头已经吸气长出气短了。

    他手将将要碰到光头时,光头突然睁开了眼睛,居然一直都是清醒的。

    清醒地感受痛苦。

    沈继陵明面上表现得大度,行动可记仇。

    秦离又忧心起自己的小命,对方真的不知道红莲业火跟他有关吗?

    本来是想要悄悄提醒沈继陵以天雪果入药,偏巧就遇见了,他还要不要去深处找天雪果呢?

    直穿林间的清哨悠扬荡漾于草絮间,难以听出的乐器奏起悦耳的曲调。

    秦离抬头。

    目中人嘴中含着叶片,负手摇头晃脑走来。

    “离规君真温柔啊。”

    来者的第一句话就让秦离气不顺。

    阴阳怪气并没有停止。

    “离规君后悔了吗?”

    秦离:“……”

    “既然你不知道接下来怎么做,就交给我吧。”沈继陵吐掉叶片,“那个人你带走吗?”

    秦离被问到了难处,孟桉……一朝从修士变为凡人不如死了是许多入道之人的想法。

    救?会很麻烦。不救?无法视而不见。

    “磨磨唧唧什么?要做就做。”沈继陵不耐烦。

    秦离懵:“做什么?”

    “你不是想救那人吗?”沈继陵颔首,“我有温养经脉的丹药,要吗?”

    “……”秦离不愿相信忽然对自己很好的人。

    “不要这么不可置信的态度吧,陵少自认对离规君从来都挺顺从来着。”

    “……”

    “我真的没有捉弄你。”沈继陵按下他另起的念头,“陵少不对别人的性命开玩笑。”

    秦离立时道:“宣傲。”

    沈继陵勉强止住脱口对宣家的贬低:“离规君,不要拆陵少台子,我反正是认真的,你若要救那人的话。”

    “我自己救。”秦离拒绝了他的帮助。

    沈继陵不明白他为何不愿意向自己求助:“温养经脉的药材不好找,丹药更不好炼……”

    “我知道。”秦离眼睑低垂,像是看着昏迷的孟桉。

    “你知道个屁。”

    秦离瞳孔微缩,是对于蓦然凑到面前的人,他惊讶的表情清晰地出现在对方的双眸中。

    “你躲我?”沈继陵搞不清楚为何的不爽。

 

炮灰也能做朱砂痣: 18.遇故人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