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茶馆 > 玄幻小说 > 破产后跟前夫he了 > 3.求助
破产后跟前夫he了  作者:乔安笙
    司机大叔:“……”

    他震惊了两秒钟,猛然推开了车门,举起了手:“妹、妹子,冷静点,你、你别过来!”

    姜星莱看他吓白了脸,比了个ok的手势,淡定下了车。

    几乎是她双脚才落到地面,身后那辆出租车就一溜风跑远了。

    姜星莱:“……”

    她撇撇嘴:其实,她也没想做什么。

    那么不矜持地扯衣裳,只是有点热罢了。

    真热啊。

    这雪纺衬衫估摸是劣质品,一点不透气,搭配一条紧身牛仔裤简直要焐死个人。

    周亦辞那家伙都暴富了,连一件好点的衣服都不舍得给她买,呜呜,吝啬鬼!

    姜星莱伸手扇风,胡思乱想间,到了自家别墅大门前。

    几天不见,雕花的银色栅栏门上贴了封条。

    这已经不再是她能自由出入的地方了。

    眼里一阵酸涩。

    姜星莱抬起头,眨了眨眼,忍住泪水,随手扯下封条,推门进去。

    里面很安静,诡异凄冷的安静。

    她走在青石板铺成的宽广庭院,回忆着过往在这里举办一场场party。

    那么多的人,那么多的笑声。

    她们穿着华丽的裙子,戴着美丽的珠宝,吃着精致的食物,尽情的跳舞、狂欢。

    纸醉金迷,醉生梦死,盛世繁华,转眼云烟。

    而今唯有她,留在原地,遍尝人间冷暖。

    姜星莱走过宽大的庭院,看到了露天游泳池,里面的池水变脏污了,上面飘了一层落叶。

    那落叶开始枯烂,变黑,沉入池底,像是她的人生。

    难见天日。

    她走过游泳池,进了客厅,里面空荡荡的,除了大件家具,小的可移动的摆设全被仆人们搬走了。

    她进了自己的房间,如她所料,所有的服装、包包、首饰、化妆品等全都不见了。

    她是真的一贫如洗,唯有负债累累了。

    好累。

    未来怎么办?

    爸妈不要她了,朋友们指望不上,撇下脸去求亲戚长辈们?

    那可是被爸妈坑过钱的人,如果她去了,怕是生吃了她的心都有了。

    无处可去。

    无计可施。

    她躺在大床上,睡了一会,饿醒了。

    厨房里找吃的,什么都没有。

    肚中空空,也就彻底没心情伤春悲秋了。

    姜星莱得弄钱,得吃饭。

    她匆匆走出去,在台阶上闻到了一阵果香。

    哦,想起来了,别墅后花园还有一片果林。

    她撒欢儿跑过去,看着满园个大皮薄、颜色粉红的桃子,觉得树上生钱了。

    说干就干!

    她兴致冲冲百度了桃子的市场价,发现三四块一斤,懵了:我天,这么便宜,她得卖多少桃子才能养活自己?

    得想点办法。

    她摸着下巴,在树下转悠:价格是死的,人是活的。尤其是买桃子的人。

    看来,她得好生挑挑买桃子的人了。

    已知条件:桃子+别墅群、富人堆=人傻钱多!

    于是,姜星莱找来剪刀,摘了些卖相好的,端去了隔壁富豪家。

    不,也不是富豪家,而是富豪用来金屋藏娇的家。

    姜星莱曾见过那女人几面,听说叫林娇娇,人如其名的年轻貌美脾气娇,目前正给富豪生第3个崽,显然,需要新鲜水果补充营养。

    “叮铃铃——”

    她按了好一会门铃,等林娇娇在保姆大姐搀扶下,扭臀摆腰出来时,立刻满面赔笑:“娇娇姐,买点桃子吧?我这个桃子是公桃,吃了,保管生个大胖小子。”

    她其实也分不清公桃、母桃,但漂亮话儿谁不会说?

    这女人前两胎都生了女儿,怕是做梦都想生个儿子,好母凭子贵嫁豪门呢。

    说来,她平日最看不起这种小三、情/妇之流,但失节事小,饿死是大,她的喜恶也就暂时抛一边了。

    可惜,她抛一边,林娇娇是没抛一边的。

    有个词怎么说来着?

    相看两厌。

    没错,姜星莱不喜欢林娇娇,林娇娇也不喜欢姜星莱。

    即便姜星莱第一时间释放了善意,她还是不喜欢她。

    加之,她家里破产,那不喜欢之余,就多了几分鄙夷的色彩。

    你再高贵又怎样?

    现在还不是落难凤凰不如鸡?

    想到鸡,她的坏心思就来了:“哟,姜小姐,你改行卖水果了?这能赚几个钱?不如我给你推荐几个客户,你卖点别的东西?”

    年轻美丽的女人,别无所长,除了身体也就没别的可卖了。

    姜星莱听出她话中深意,心中一冷,面上倒不显,继续笑意盈盈:“娇娇姐的心意我领了,可你也看到了,我这皮糙肉厚的,比不得娇娇姐身娇肉贵啊。”

    她面上笑嘻嘻,心里mmp:草他妈真是一天不如一天,一个个都敢打她主意了。

    林娇娇不知她心中怒火在燃烧,还得意洋洋、评头论足:“姜小姐太谦虚了,你这个长相,再加上这个身份,一晾出去,保管比我们都值钱。”

    姜家娇养出来的小姐,那是真小姐,可比外面的普通“小姐”有意思多了。

    现在的有钱人,能玩到有身份的,那才有面子。

    几乎是姜家才破产,圈子里就在寻思这位有名的烈焰美人什么时候另择哪位金主了。

    不然,何至于让她穷到卖桃子?

    当然,这也跟她以往性烈如火的脾气有关。

    得势时,还有人哄着、捧着,一旦失势,那就人人踩之了。

    姜星莱也明白这个道理。

    在她家破产后,几乎算是重新认识了这个世界。

    什么都是靠不住的。

    哪怕是亲人。

    唯有钱是实实在在的,让人有安全感。

    她想到钱,就耐着性子,回归正题了:“娇娇姐,我这次来,是卖桃子的,你看看,饱满多汁,自家种植,纯天然,绿色无污染,正适合您这样的孕妇。”

    林娇娇高傲地瞥了眼,嫌弃道:“看着是不错,可我不能随便吃啊。我现在不比从前,家里老公心疼我跟孩子,饮食方面全都让营养师安排的。”

    这是不肯买了?

    还打着老公的名头?

    行啊。

    姜星莱想着她那位老公,以及她老公的原配,犀利的狐狸眼一转,娇声笑了:“看来我这桃子是卖不掉了,那算了,我找你老公的正牌夫人吧。她一定想知道我跟你之间一个关于桃子的故事。”

    她说着,瞄了眼对方微微隆起的小腹。

    她怀着的可不是个小桃子嘛。

    林娇娇一听老公原配,神色不自然了。她现在可禁不起那女人的闹腾,不下蛋的母鸡,等她生了儿子,就不用畏惧了。

    “姜星莱!”

    她喊她的名字,喝问一句:“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

    姜星莱眨眨眼,笑得单纯无辜:“你不买我的桃子,我自然要找别人买啊。”

    “谁说我不买了?”

    林娇娇一把抢过桃子:“多少钱?”

    “100万?”

    “什么?”

    她瞪大了眼睛:“这几个桃子100万?你怎么不去抢?”

    姜星莱妩媚一笑,肆无忌惮:“我这不正抢着呢吗?劫富济贫的好事。快点儿,我没耐心,你不买,我换别人了。”

    林娇娇咬牙买了,给钱时,那叫一个心痛啊。

    尤其是姜星莱银行账户被冻结,不要转账,要现金。

    她哪有那么多现金?

    只能东拼西凑给了20万,其余的,拿两件首饰抵债了。

    事后,她含泪叮嘱:“你可别去胡说了!”

    姜星莱拿到钱,好说话,点头应了:“放心吧,我这人最讲信用了。”

    事实上,她不讲信用也不行。

    那富豪原配在哪里,鬼知道?

    也就这女人一孕傻三年,被她三言两语忽悠住了。

    当然,她忘记了,忽悠是一时的,等对方事后反应过来,那报复就不是嘴上忽悠几句那么简单了。

    姜星莱到底年轻,还不知宁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的道理。

    她满载而归,有了钱,心情好,回家后,把钱分开藏好,然后,美滋滋出门觅食了。

    等绕一圈归来,天都黑了。

    搁以前,天黑了,意味着夜生活开始了,但今时不同往日,她也没玩乐的心情,就准备洗漱睡了。

    可很快新问题来了,别墅停水停电了。

    真悲催。

    没得洗漱,手机也没多少电,只能睡觉了。

    姜星莱有点小洁癖,没洗漱,就总觉得身上不舒服。她没睡熟,也庆幸自己没睡熟,让她察觉到了危险。

    客厅外传来窸窸窣窣的脚步声。

    还有缓慢移动的光亮从门底渗出来。

    有人进来了。

    谁?

    债主?

    她吓得屏住呼吸,心脏砰砰跳,几乎要蹿出嗓子了。

    与此同时,身体快于意识,摸到手机,抓起包包,推开窗户,闭眼往外跳。

    “砰!”

    她跳下去,亏了一楼,摔得不算重,爬起来就跑。

    “草,快,追上她!”

    “娘的,看老子怎么打断她的腿!”

    “这边,这边,老驴那边今晚就要见到人!”

    ……

    一句句粗暴的声音传来。

    姜星莱听得心颤,一边疯跑,一边摸手机准备报警。可她跑的太快,手又太抖,滑动时,阴差阳错按到了一个号码。

    徐书彤的号码。

    对,徐书彤=周亦辞。

    此刻,她放弃了尊严,抛下了高傲,选择了求救:“告诉周亦辞,快来救救我。我在XXX……”

 

破产后跟前夫he了: 3.求助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