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的宵夜无非就是烧烤、串串、小龙虾,今晚宁宁他们选择的是影视城附近一家老字号,地方不太好停车,众人便商量着走路过去。

    小剧组人不太多,但也浩浩荡荡几十人。

    宁宁和真真手挽手,一般像她这样的小角色都是自己亲力亲为,但她现在是贺序工作室唯一的签约艺人,自然不能让别人看轻她。

    冷少、杜芷荷、丝丝一行人走在最前头,前面的喧嚣热闹都和她无关。

    其实她在剧组是有点被排挤的,不过好在没过几天她就要杀青了,也就不太在意这些。

    真真比宁宁大好几岁,在娱乐圈也混了几年,对于这个可爱的妹子很有好感,也在私底下为宁宁打抱不平过。

    当然,她还是有分寸的,知道不能在人前说。

    眼下看他们聊得热火朝天,却刻意把宁宁排斥在外,不免嘀咕两句:“聊什么那么高兴呢,演戏不好好演。”

    本来宁宁还在和导演讨论剧本,不知道怎么的,宁宁和真真就被人挤出去,最后变成她们断后,也是很好意思。

    宁宁瞥了前头一眼,没太在意,“现在是放松时刻啦,不要管这些。”

    真真是老林带出来的,师徒两个有个共同特点就是话痨。办事倒是很妥当,宁宁对于这个助理总体是很满意的。

    “中午他们还说忘记买你的盒饭,明明群演都有盒饭,我看就是被他们扔了。”说到这个真真又不免有些气愤。

    明目张胆在剧组搞这些小动作,还不是仗着那个什么冷少的爸爸是投资商,等出了这个剧组,又没有演技,看他们还能在娱乐圈横多久。

    “也不一定是故意的,没准真的忘记了呢。反正盒饭我都吃腻啦,出去加餐不也挺好的。”出道两年也不是第一次遇见这种情况,宁宁已经适应良好。

    人倒霉的时候喝凉水都能塞牙缝,宁宁倒霉的时候……剧组忘记给她订盒饭的确是常有的事情。还有被从天而降的道具砸到,走路的时候平地摔倒,去银行取钱就遇见抢劫的……

    反正,她是真的习惯了。

    最开始她也是生气愤怒过的,后来已经能心态平和的应对这些事情,从一只暴躁的小狐狸变成现在这样一只佛系的小狐狸,也就是被多打击那么七八十下就好了。

    真真叹了口气:“你就是太好说话。”

    “倒也不是。”她也是有自己原则的。只不过现在他们做的事情不到宁宁爆发的点就是。

    说话间终于到达小龙虾店,导演点单后所有人自由入座,宁宁自觉没有和他们挤在一起,坐到角落清净一点。

    小龙虾上的很快,蒜香麻辣十三香各种都有。

    宁宁最喜欢蒜香,吃完之后再用小龙虾汤汁拌面,简直人间美味。

    吃得太多的后果就是差点被撑着。

    以至于有人来敬酒的时候,她只能摆摆手说自己喝不下。

    可是群演敬酒可以拒绝,导演和丝丝她们一起端着酒杯出现的时候,宁宁只能认命的举起杯子,还要赔笑。

    她杯里没有酒,只有之前刚刚喝过的椰汁,宁宁一饮而尽,正打算拿起桌上的啤酒倒下,就被思思按住了手。

    “和导演喝酒不用白酒,怎么着也要用红酒吧?”

    红酒咕咚咕咚差点倒满整个杯子,丝丝笑脸盈盈捂住嘴巴惊讶地说:“不好意思倒多了,不如你就这么喝了吧,反正也没有多少。”语气却是毫无愧疚。

    宁宁不动声色看了一眼导演,他脸颊发红,眼神有些迷离,显然已经喝的上头,身体还有些摇摇晃晃。

    看来今天这酒是非喝不可。

    不过丝丝得意的有点早。刚出道那会儿,宁宁的确不敢喝酒,总会找借口推脱,如今过去两年不说千杯不醉,至少几杯红酒还是难不倒她的。

    果然当丝丝看见宁宁面不改色,喝下一杯酒后,表情有那么瞬间微变,不过很快她又恢复了正常。让宁宁不得不在心中感叹,她要是平时演戏时能拿出这样的演技该多好啊。

    “宁宁,我也敬你一杯,谢谢你在剧组教我演戏。”

    思思还想给她敬酒,杜芷荷先走了过来,她端起自己杯子里的啤酒一饮而尽,这下宁宁也不得不喝了。

    于是又是一杯红酒下肚。

    宁宁一喝酒就容易脸红,虽然还没有上头却给人一种喝醉的感觉。然后就是一杯又一杯,喝的还都是红酒。

    真真代喝又被大胡子他们拉走,也连续灌了好几杯。就这样红酒都被宁宁给喝光,然后他们又开了新的一瓶。

    “嗯,不行了,我真的不能喝了。”宁宁靠在椅子上,摆摆手示意自己不能喝酒了。其实她还很清醒,但她真的被撑得要死,不想再喝,干脆开始装醉。

    也许是她演的太好,杜芷荷和思思都相信了。两人默契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见满意的神色。

    “好了好了,宁宁已经喝得够多了,再喝这一杯就别喝了,女孩子喝太多不好的。”

    丝丝拿起新开的红酒正打算往宁宁的杯子里倒,手不知道被谁撞了一下,这下可闯祸了。一整瓶红酒直接往宁宁身上,红色的液体如泼墨般倾泻而出,在宁宁的蓝色裙子上留下深深浅浅的痕迹,最要命的是宁宁来不及解救的包包。

    大半的酒都倒进包包里面,她吓得连忙去抢救,可是已经为时已晚。

    手机被红酒浸透没有关系,关键的是这个包包可是几百万,把她卖了也赔不起!

    宁宁看着那个包差点没当场哭出来。

    这时被灌了几杯酒的真真已经摆脱那群人,她走过来,眼神清明,看上去还挺清醒。

    看见宁宁那个乱糟糟的包,还有包里那一大堆,已经被红酒弄脏的东西。真真目光扫视了一圈,中气十足:“刚才是谁弄的?赔钱!”

    气势十足的真真让丝丝一时间有些发憷,她咽了咽口水,勉强撑着笑说:“我又不是故意的,刚才不知道谁撞了我一下……”

    说罢随后抓了一个人,恶狠狠地说:“是你对不对?”

    那人连忙摇头,语气有点委屈:“不是我,我刚上完厕所回来。”

    杜芷荷点点头,为丝丝出头:“我觉得思思姐肯定也不是故意的。”

    她眼里闪过一丝得逞的笑容,只是很快又消失不见。

    一见到有人附和自己,丝丝底气变足了一些,她看着正对着自己的包不知在想什么的宁宁说:“行了,我不是故意的,不用装作一副被我欺负的样子吧?”

    真真没有看见当时现场的情况,也不敢妄下段落,只是看宁宁那伤心的模样,又忍不住说了两句:“要不是你们一直劝人喝酒会弄成这样吗?”

    “一个助理也敢这么嚣张,你知道我是谁吗?”冷少邪魅一笑,闪亮登场。

    他也不管现场还有别人,揽住了丝丝的细腰,眼睛放肆地从丝丝的胸口掠过,随后大笑道:“今晚晚上我给你撑腰,想倒几瓶到几瓶!”

    思思之前一直吊着冷少,现下看他在这么多人面前为自己出面,心中也有些好感。

    于是底气变足了许多:“就是不就是一个包包吗?山寨货我赔你就是了,说吧,多少钱。”

    “谁告诉你这是山寨货了?”一想到自己把大魔王送给自己的包弄成了这样,宁宁就心疼的想哭。

    这回去把她卖给贺序,都赔不了这么多钱,早知道就不把包背出来了。

    上次贺序还夸她背这个包好看,好看有个屁用!

    她怎么这么倒霉!

    宁宁拿起桌上的手机按了几下,大概是红酒已经浸透到手机内部,屏幕一片红色,已经看不清上面的字。宁宁只好把手机关机,转头问真真,“手机有带吗?”

    真真要以为她是要跟贺序告状,连忙把自己的手机拿给她,然后对她使眼色。

    冷少为了给丝丝撑场子,甩了一下自己的刘海,潇洒地说:“这样吧,你说多少钱,今天这个包我帮丝丝赔了。按原价十倍赔给你!”他他根本没有认真看那个包,只听见丝丝说是山寨货,顶多就几百块钱,还能上天不成?

    宁宁在网络上搜索了一下那个包,这款还是限量款,一时间还有点找不到,花费了点功夫。

    丝丝还在不耐烦地催促:“行了,某宝买的吧?找个包用花这么久时间?”

    其他人却是安静下来,等着宁宁说出包包的价格。

    找了半天终于找到,宁宁把手机拿给冷少看,笑容满满:“你说十倍赔是吗?那现在就打到我卡上吧。”

    看着上面的零,冷少忽然觉得有点头晕。

 

豪门反派给我冲喜[反穿书]: 12.第 12 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