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头雾水的拍完,贺霏跟谭文焰击了下掌,走下台,看了韩浅笙一眼。

    他很好奇,韩浅笙到底跟主编说了什么,也很好奇,自己刚才那几组照片拍出来到底什么样。

    毕竟先前不是没拍过性感主题的照,但从没穿这么多,这么紧过。

    抹了把汗,助理拿着毛巾从旁边跑了过来,笑嘻嘻道:“霏哥,后面那几组双人照简直帅炸啊!”

    贺霏接过毛巾,一边擦汗一边狐疑道:“真有这么好?”

    “当然!”助理眼里闪着小星星,“看的我一个男人也春心荡漾的。”

    贺霏呛了下。

    贺霏平时拍这种照,基本都是拍完就走,因为效果什么样他自己心里都有数,但这次他还是忍不住去电脑前看了眼。

    看见显示屏上那几张生图的时候,手一软,差点把水洒了。

    这这这这这画面里那个西装革履但却充斥着禁欲气息的那个人是……他自己?

    “怎么样,你也觉得不错吧?”主编开心的回头问他。

    贺霏干巴巴嗯了声:“还、还行吧。”

    嘴上没什么大反应,但心里早就炸开了。

    他穿这种紧身正装的时候,原来是这种感觉么?

    “怎么傻乎乎的?被自己迷到了?”韩浅笙突然出现在了他身后。

    贺霏吓了一跳,扭头皱眉道:“你怎么走路没声儿?”

    “我又不是鬼,走路当然有声,只是你没注意到而已。”韩浅笙又往前走了一步,胸口跟贺霏的后背只差了不到五公分的距离,“你这样穿是真的好看。”

    韩浅笙这句话说得又低又沉,莫名带了丝撩拨意味。

    贺霏冒了一身鸡皮疙瘩:“什么叫我这样穿好看,我怎么穿都好看好不好。”

    韩浅笙轻笑了声:“好好好,你穿什么都好看。”

    “……”先前抬杠抬出了后遗症,韩浅笙突然这么顺着他说,他真不适应,转身冲韩浅笙肩窝锤了一拳,“滚蛋,我要收工了。”

    主编正在跟人商量这图怎么处理更好,听见这声滚蛋,不禁回头看了一眼。

    “别看了,骂我的。”韩浅笙挑了下眉,“挺带劲儿是吧。”

    主编稀里糊涂嗯了一声。

    “我也这么觉得。”韩浅笙看了眼电脑上那几张图,“这几张生图能不能发我一下?”

    期刊还没出,泄露图源是违反规定的,主编为难的看了他一眼:“这恐怕不太行。”

    韩浅笙知道他在顾虑什么:“放心,我留着自己珍藏,不会泄露出去的。”

    “发他一版吧,没事儿。”杂志社经理走上来,笑道。

    经理这么说,主编也没啥好再推辞的,当场打包传进了韩浅笙手机里。

    这边传完照片,贺霏那边妆也卸好了,正在更衣室换衣服。

    “风情街新开了一家餐厅,不知道韩总晚上有没有时间,赏光吃个饭。”经理笑道。

    “抱歉,晚上有约了。”韩浅笙语调遗憾的回绝完,就朝更衣室那边去了。

    贺霏换好衣服出来,开门就看见了他,吓了一跳:“你站我更衣室门口干什么?”

    “等你。”韩浅笙淡淡道。

    “……”贺霏上下打量了他一眼,“你有病啊,等我干什么,等我出来揍你?”

    “想多了,我现在不太想挨揍,只是听你经纪人说你今天下午和晚上没通告,想约你出去吃饭。”韩浅笙道。

    “你约我去吃饭?”贺霏怀疑自己听错了。

    韩浅笙嗯了声:“去吗?”

    “不去。”贺霏翻了个白眼。

    说完,就把黑色宽沿礼帽扣到头上,转身要走。

    “真不去?”韩浅笙皱眉。

    贺霏不耐烦的扭头道:“说不去就不去,骗你这个对我又没好处,犯不着。”

    “小王,东西收拾好了吗?”贺霏问助理。

    助理晃了下包:“都收拾好了,现在……走吗?”

    助理犹豫的看了贺霏身后的韩浅笙一眼。

    “该拍的都拍完了,不走留下来吃完饭啊。”贺霏把围巾缠在脖子上,就朝门去了。

    韩浅笙眼睛一暗,浑身气场瞬间冷了不少。

    谭文焰是个自来熟,慢吞吞的卸好妆,见韩浅笙一直盯着门看,不禁凑了上来:“欸,哥们儿,你跟贺霏什么关系啊?”

    韩浅笙冷冷看了他一眼:“你跟他又是什么关系?”

    谭文焰脸皮厚,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尴尬:“我是他对家,就经常跟他一块儿上热搜的那个。”

    一提热搜,韩浅笙突然眯细了眼,言语里也带了股炮火味儿:“我想起来了,你就是在综艺节目里跟他组cp的那个对家?”

    谭文焰:“……”

    虽然他跟贺霏确实被节目组强行组过cp,还因此有了一小批的cp粉,但这事儿早就过去了,这人记忆点怎么这么奇怪,而且一脸耿耿于怀的样子。

    “哈哈哈,是,我就是那个cp对家。”谭文焰懵逼道。

    韩浅笙哦了声,略带警告的看了他一眼,没多跟他搭话,就走了。

    谭文焰纳罕,这啥情况,他怎么感觉自己得罪这哥们儿了呢?可他明明什么都没说啊!

    “谭哥,你怎么这个表情?”助理刚把衣服还回去,一回来,就看见谭文焰傻愣愣的看着门口。

    “没事儿,就是遇上个奇葩哥们儿。”谭文焰道。

    谭文焰这个人比较磨蹭,他收拾好离开拍摄大楼的时候,贺霏已经在三环了。

    回到家,打了会儿游戏,又练了两遍舞,就下午六点了。

    晚饭懒得做,贺霏直接跟助理出去吃了。

    他们去的就是中心街那家新开的风情餐厅,除了正菜,这家餐厅的餐后甜点也不错,尤其是那款招牌冰淇淋,特别对贺霏的口味。

    他一边吃,一边跟助理闲聊,无意一扭头,看见了个人影,感觉有些眼熟,忍不住又扭头看了一眼。

    是韩浅笙。

    他身边还跟了两男一女,稍微胖一点的男人是韩浅笙的秘书唐满,另外一个是KJ经纪人,女的不认识,看身材和气质,貌似是个模特,挺性感的,举止有些卖弄,一直往韩浅笙身上凑。

    Fever虽然已经跟日非签了合同,但还没正式发新闻通稿,KJ经纪人八成是不死心,所以想再争取一下,而那个女的,应该就是给韩浅笙的见面礼。

    圈子里这种事儿挺多的,大部分还都是你情我愿,贺霏早就见怪不怪了。

    不过看见韩浅笙跟那女的靠那么近,贺霏莫名有点不爽,耷拉着眼皮,默默吃了一大口冰淇淋。

    而贺霏扭头的时候,韩浅笙突然朝这边看了一眼,眼神一凛。

    “前后约了韩总好几次都没约上,还以为没机会跟您见面了呢。”KJ经纪人一脸万幸道。

    韩浅笙疏离笑了声,要不是他小舅专门打电话来说,根本不会卖KJ经纪人这个面子。

    “有关代言的事,我该说的都已经在电话里说了,不知道赵经纪人执意约我出来,是为了什么别的事吗?”韩浅笙往旁边一错,跟女人尽量保持着距离。

    这个反感信号已经很明显了,韩浅笙脾气不好,他不确定如果女人再往上凑的话,他会不会直接发火。

    “韩总这不是明知故问嘛。”KJ经纪人谄笑了声,“还是代言那事儿。”

    “代言已经给Fever了,还有什么好谈的?”韩浅笙皱眉。

    KJ经纪人是个老狐狸,韩浅笙一张嘴,他就察觉到了他语气的不对劲,连忙笑道:“不急,咱们先进去,边吃边说。”

    四人进了包间,落座后,服务员就过来上菜了。

    这都是KJ经纪人提前点好的:“听祝台长说您喜欢吃海鲜,专门点了这些,您尝尝怎么样。”

    祝台长就是慕城广电的台长,也是韩浅笙的亲舅舅。

    “愣着干嘛,给韩总夹菜啊。”KJ经纪人冲女人使了个眼色。

    女人连忙拿筷子,可刚拿起来,就被唐满笑嘻嘻的打断道:“谢谢,不过我们总裁不喜欢别人给他夹菜。”

    韩浅笙看着那一桌子菜,满脑子都是贺霏扭头时的表情,根本没心思跟KJ经纪人周旋。

    敷衍谈了两句后,韩浅笙直接干脆道:“赵经纪人也不用跟我绕弯子了,我知道你今天找我是为了《异度3》的代言,但这个代言我已经给Fever了,合同也已经签了,明天一早就发公告,期间不会有任何变动。”

    韩浅笙话说的又绝又硬,KJ经纪人根本不知道怎么往下接。

    “还有,”韩浅笙看了眼身边穿着暴露的女人,皱了下眉,对KJ经纪人道,“我喜欢男人。”

    KJ经纪人:“……”

    就在诡异又尴尬的沉默中,这场饭局还没正式开始,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离开餐厅的时候,KJ经纪人还有点懵。

    “唐满,你先去车里等我,我有点私事要处理。”韩浅笙说。

    “好的总裁。”

    唐满出去后,韩浅笙径直朝贺霏这边走了过来。

    小助理去卫生间了,餐桌边只有贺霏一个人,黑衣黑帽,穿的很朴素,裹得很严实,不仔细看,基本认不出来他。

    “吃这么多冰淇淋,不怕胃疼啊?”韩浅笙站在贺霏背后,看着桌上那三只留着冰淇淋残渣的空碟子。

 

死对头成了我的绯闻金主[娱乐圈]: 11.喜欢男人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