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上次洛克以束简的名义给帝国捐了钱之后,束简的风评虽说是有所改善吧,但他嚣张跋扈的形象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想要短时间改善是不太可能了。

    最主要的是束简根本不想要改善,他还巴不得自己可以更臭一点,比较小说走向需要。

    束简走进一家娱乐会所,他站在门口随意的看了一圈,来这里的都是上层社会的人,其中富家子弟占了不少。

    束简在人群中找到了洛克,这次他是受到洛克的邀请才来这里的,洛克说想将束简介绍给他的朋友。

    束简看到洛克之后没有立马过去,而是端起一杯酒细细的品了起来。

    这个洛克虽然是借着他的名义给帝国捐了钱,但是他前几天刚刚听说,斐季也捐了钱,而且足足有可以买下来三个不大不小的星球那么多。束简不觉得斐季可以凭自己捐那么多钱,所以他特意让虞锦去留意一下,他本来没报什么希望的,毕竟斐季在帝星上的势力可不小,想从他身上查出点东西很难,但是束简没有想到虞锦还真给他查出来了。

    斐季捐的钱是洛克给的,但交换的条件是什么,虞锦并没有查出来,但很有可能是来往的税收。

    束简就觉得洛克没必要上赶着来他这里找不痛快,原始是把他当做敲竹竿的工具了。

    系统:“那你打算怎么办?”系统觉得束简要是不做点什么的话就不算束简了,但他还是要提醒束简一句:“宿主你的名声记得把他恢复原样。”

    束简晃着酒杯点点头,单薄的唇瓣沾染上了酒水,宛如娇艳欲滴的玫瑰花,惹得周围的人频频注目,束简本身长的极好,微醺之后,多了几分纸醉金迷的惰意,“上次的事情你还没有给我一个解释。"

    系统有点猜不透束简的意思,上一次他是真的不知道来联姻的人会是龙王后共,”我也不知道,我只是督促你完成小说的剧情,再说如果一切都顺利的话,我就不会来找宿主你来维护剧情了。“

    束简同意的点了点头。

    系统提议道:“宿主你打算怎么对付洛克,去找斐然告状吗?断了他们家的生意?”

    以往束简是要是遇上点不顺心的事就去向斐然告状,斐然自然是站在束简这边的,无论束简做的是否是对的。系统提议去告状,这样束简无理取闹的形象就又回来了。

    束简眯了眯眼眸,将想要走上前搭讪的人赶走,“太麻烦了,我喜欢直接一点的。”他是个睚眦必报的人,在这个洛克故意来招惹他,怎么也得付出点代价吧。

    束简放下酒杯,目光有些迷离,脸颊上晕染着淡粉,他对着刚刚走进来的虞锦使了个目光。

    虞锦会意,他扬起嘴角嫣然一笑,殿下要玩的开心,他不然会让任何人打搅到殿下的。

    束简从背后走了过去,刚好听到坐在沙发上的洛克和他的那些狐朋狗友在交谈。

    其中一人喝的有些多了,话都说不清楚,“洛,洛克,你说的二殿下是人之龙是真的吗?他哪里真的大吗?”

    洛克的“大”字还卡在喉咙里没有出来,就听到身后有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

    “大,去掉头还有十八呢!”

    洛克回头望去,依旧一身红衣的束简正站在他的身后,包含深意的冲他笑了笑。

    其他人皆是一惊,没有想到他们议论束简的话会被束简听了去。

    洛克很快从惊讶中缓过神来,立马狗腿的说道:“殿下,您来了。“

    束简扬了扬小巧的下颔,对洛克说,“你跟我过来。”

    束简说完走到大厅的中央,虞锦趁乱在暗中候着。

    洛克眼中划过一丝暗芒,他起身跟了上去,他琢磨着最糟糕的情况就是束简已经知道了,他拿束简当做条件和斐季谈判。

    殿下,您会怎么做呢?

    洛克走到束简的身后,脚步刚刚停下,身子都没有站稳,也没有看清是什么东西破空划过,一下子打在了他的脸上。

    洛克吃痛捂着眼睛,弯着腰,用另外一只眼睛看到束简收回拳头。

    束简揉了揉手指,好久没有和人干架了,有些不太习惯。束简弄出的声响很快吸引了众人的目光,大多数人害怕惹祸上身都躲得远远地,比较束简可是出了名的能犯浑,又有陛下护他,谁敢招惹他。

    洛克带来的仆人也有些犹豫不决,他们想不出少爷什么时候和束简有过矛盾,他们不想招惹束简,但毕竟洛克是他们的少爷,要是出来什么事,家主也一定不会放过他们的。

    仆人没有办法,只好硬着头皮往前闯,但走到一半,被虞锦拦下了,虞锦那张惨白似鬼的脸挂着不怀好意的笑容,“殿下正玩得开心,不方便去打扰,就让我陪你们玩玩吧!”

    仆人见到虞锦吓得腿都有些发软,冷汗一个劲的往下流,他们害怕束简的另外一个原因就是束简的身边还有一条恶犬——虞锦,谁要是被他咬上一口,不死也得掉一层皮。

    束简见洛克的家仆被虞锦拦下了,他活动了一下手腕,发出令人牙酸的声音,又冲洛克招呼上了。期间洛克只躲闪,却不回手,这倒是在束简的意料之中。

    “别打脸,别打脸。”洛克捂着脸躲闪不及。

    “靠,洛克,你敢算计本殿下,今天我不让你残废了,这事就没完!”束简一边说,一边骑在洛克的身上,又揍了他好几拳。

    比起去斐然那里告状,让斐然去惩治洛克,束简还是喜欢自己动手,即干脆又没有那些花花肠子,而且洛克为了可以在斐季那里谋取更大的利益,是绝对不会还手的,而且从今天之后,他束简的恶名想必会红遍帝星的每一个角落,洛克好心帮他,却被他揍得连亲妈都不知道,或许后共知道了这件事后,说不定就会悔婚,毕竟有谁能够忍受结婚的对象是个嚣张跋扈的纨绔呢!

    想到这里,束简觉得腰也不疼了,像洛克这样皮糙肉厚的他还能再揍十个。

 

主角的后宫们都对我追悔莫及: 17.第 17 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