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小时以后,众人才回到了酒店门口。

    人还没出现,倒是先听到了白又城的声音从拐角处传了过来,“不是我说…姐你怎么能挑男装穿啊?”

    “为什么不行?狂欢节不就是按自己喜好变装嘛?我性别女喜好男有什么不对吗?”萧玉委屈道。

    白又城“嚯”了一声,“照这么说我不是得穿裙子?”

    刚说完这句,两人便从拐角处一起走了出来,看着已经站的整整齐齐的其余三组才闭上了嘴。

    “本次狂欢节变装□□的体验中,只有两组队伍体验成功。”王导宣布道,“分别是栀子花组与喝粥组。”

    话音刚落,白又城就一脸惊讶地捂嘴说道:“假的吧?这都能找到?”

    “各位今晚早点休息,明早将要出发前往下一站。”王导十分亲切地嘱咐道。

    “下一站是?”萧玉问道。

    “荷兰的水城——阿姆斯特丹。”

    ……

    “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曾被评为欧洲最安全的城市,同时也被称为世界性都。虽然我们也很想让各位切身感受一下这座城市的魅力…”王导一边说着一边转头看了看窗外声势浩大的暴雨,“这样的天气情况下显然是不可能了,因此我们选择了一项室内体验活动。”

    语毕,众人才看清了他身后的牌子。

    “这不会是…密室逃生吧…”白又城惊道。

    一听到这四个字,周敛的脸色就不自觉变白几分。

    “价格为五十欧每人,目前琴棋组余额不足一百欧元,因此没有体验资格。其余各组只要在规定时间内成功逃出就算体验成功。”王导继续说道。

    闻言,众人纷纷点了点头,只有窦星河略带担忧地看了看周敛,见他脸色不大好看便轻声问道:“要不…”

    “哥。”周敛打断道,“我没事。”

    密室逃脱而已…只要不是漆黑一片的地方,只要有窦星河在…

    在之前的几次任务中,他自我感觉没有帮上太多忙,因此这一次,他更不想成为拖油瓶。

    于是乎,三组各自选择了一条路线。

    白又城和萧玉非常英勇地选择了幽灵古堡主题,而薛籽和陆栀则挑了荒废学院,至于窦星河和周敛两人左翻来右看去,最后挑了个就图片而言不那么恐怖的镜仙剧本。

    给众人眼上蒙了一层黑布以后,工作人员才带领着他们进入到密室中。

    直到关门声响起,两人才摘下了蒙眼的黑布。

    然而,整个狭小的房间之中仅有一个昏黄的小灯泡在闪烁不定。

    周敛立马觉得呼吸有些不顺畅起来。

    看房间的布置像是一间卧室,房间正中摆了一张不太大的床,床边几个矮而破旧的储物柜,至于其他零零碎碎的细节实在难以在这样昏暗的光线中观察清楚…

    原本就不太大的空间,又被各种东西给填的满满当当,能够容人自由走动的空间也就更小了。

    窦星河指了指右手侧墙壁上的电闸又看了看天花板上的顶灯说道:“这灯应该是能开的。”

    只可惜电闸开关的盖子被上了锁。

    经过一番搜索后,两人终于在小沙发垫底下将钥匙给翻了出来。

    把顶灯的开关推上去以后,房间里立马亮堂了起来,两人这才能将房间的全貌看清。

    他们身后是进来时的大门,此时已经被锁的死死的。而他们正对着的方向往前五六步又有一扇门,大概是通往下一个房间的,目前当然也是紧锁状态。

    “哥…”周敛拉了拉窦星河的袖子,指了指床单上那一大滩红色痕迹,“这是血吗?”

    闻言,窦星河便顺着他所指的方向望去,而后干脆走上前摸了摸。

    干倒是已经干了…

    “这个意思是,房间主人被人杀了?”周敛同志微微蹙眉猜测道。

    窦星河点了点头,“有可能。”

    说着说着,他的视线就不自觉被墙上嵌着的一个衣柜所吸引。

    这衣柜不像平常那样背靠墙壁摆放,而是垂直于墙壁,并且只露出一半在外,另一半则是直接嵌入墙体…

    看了一会儿后,窦星河忽然想明白了。

    只见他径直走到衣柜前,将露出来那半截柜子的柜门打开,而后伸手往柜子另一端敲了敲。

    果然……

    “这堵墙后面还有另一个房间。”他一边说着一边试着伸手推了推衣柜。

    然而,衣柜始终不为所动。

    “哥,衣柜下面有个滑轨。”周敛也走上前蹲下看了看,“这里有个锁扣,我怎么感觉…”

    怎么感觉有点似曾相识…他摸着下巴努力地回忆了一番,而后一拍手,“我想起来了。”

    说着,他便起身走到刚才开灯的电闸前,将另一个开关也推了上去。

    “咔哒”一声,滑轨上的锁扣便解了开来,衣柜往前划出一小段距离后才自动弹回原始位置重新锁住。

    “周敛。”窦星河喊道,“待会我站到衣柜里,你解锁以后把我推过去。”

    “好!”周敛立马应道。

    这衣柜并不太高,因此窦星河站进去以后看起来有些委屈兮兮的。

    等他将门重新关回去以后,周敛便推动开关进行解锁,而后再走到衣柜旁伸手将衣柜使劲往另一侧推去。

    “哥!好了吗!”周敛扬声喊道。

    窦星河推开另一侧柜门出去以后才应道:“好了。”

    闻言,周敛才松了手,下一秒,衣柜就又一次被滑轨上的弹簧重新拉回到原始位置锁上。

    窦星河依旧先找到了另一侧房间电闸盖的钥匙,将顶灯打开以后才打量起了这个房间。

    房间布置几乎和周敛现在所在的房间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床上多出了一个十分逼真的假人尸体。

    窦星河的脑子本来就聪明,这么一看就大概明白该怎么做了,于是摸着下巴朝着另一个房间的周敛喊道:“周敛,能听见我说话吗?”

    “能!”周敛同志的回答声立马响了起来。

    “好,你把地上那个花瓶摆到空着的那个床头柜上。”窦星河一边回忆着刚才那间房的布置一边和眼前的景象进行对比。

    剧本名叫镜仙,而两个房间的布置又几乎呈镜面对称,那么,他们该做的应该就是将不对称的部分给归位。

    不一会儿,周敛的声音便又传了过来,“摆好了!”

    “再把沙发上的画挂到储物柜旁边的钉子上。”窦星河一边说着一边将沙发挪到距离床边一米左右的位置。

    经过这么一番改动以后,两间房的摆设几乎已经完成对称,剩下的就是…

    窦星河看了看床上的假人尸体,“周敛,你得躺到床上去。”

    “啊?!”周敛同志忽然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躺到床上。”窦星河只好又重复一遍。

    闻言,周敛便“哦”了一声,而后乖乖地躺上去。

    现在假人也对上了,按道理应该是可以通过的。

    “你去试试往下一个房间的门解锁没有。”窦星河说道。

    于是周敛同志又重新爬起来,走到那扇门前深吸了一口气以后才按下门把手。

    然而,门已经是紧锁着的。

    “哥,没解锁!”周敛扬声汇报道。

    没解锁?窦星河忍不住蹙了蹙眉,先问道:“你现在还好吗?”

    听了这话,周敛忍不住微微握紧了拳头,咬牙回道:“我没事!”

    要是此时镜头给个特写,一定会发现他的拳头正在微微颤抖着…

    周敛口中的没事从来都不是真的没事。

    窦星河显然也是深知他的尿性,因此隐隐有些焦虑起来。

    到底是哪里不对…哪里不一样…

    想着想着,他一抬眸瞥见了镜中的自己,顿时恍然大悟。

    原来是多了自己…

    两个房间,三个人,要怎样做到对称呢?

    答案很简单。

    窦星河看向了那个衣柜…

    既然那个衣柜也是关于墙面对称的,那他只要站到衣柜里去,两个房间三个人也就做到了完全对称。

    然而,就在他开口之前,顶灯却忽地灭了下去。

    “周敛!”窦星河下意识喊道,“你那边的灯还亮着吗?”

    “没有!”周敛立马回道,话音里有着微不可见的颤抖。他看着眼前几乎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有些恐慌起来,“哥…”

    闭塞空间中的空气对他来说仿佛毒药一般呛喉,他努力地靠着墙壁支撑着自己,却还是渐渐地感到一阵阵晕眩。

    刚才看到的床单上的那一滩血迹仿佛骤然出现在他的眼前。恍惚之间,他又似乎听见了父亲的谩骂声,听见了哥哥的拳脚落在自己身上后自己的惨叫声,听见了黑暗中虫子从耳边爬过的窸窸窣窣声…

    他伸出一只手堵住耳朵,另一只手往前扶去,却不小心将刚才自己搬上床头柜的花瓶打翻。

    花瓶摔落在地发出的清脆响声在此刻的他耳中显得格外刺耳,就好像黑暗中有某个野兽在对他嘶吼着…

    “哥…”他几乎是哭着喊道。

    此时身在另一个房间的窦星河也正慌的不行,不管他怎么扬声喊周敛的名字也始终得不到回应,直到花瓶落地的声音传来,他的心简直快要揪成一团了。

    这时,从角落里挂着的广播里传来了工作人员的声音,“由于暴雨导致了电路故障,两位请稍等一下。”

    等?这种情况,要他怎么等得下去…

    “周敛!离衣柜远一点!”他先是扬声喊道,而后深吸了一口气直接抬腿用力对着衣柜一脚踹去。

    所幸这衣柜的质量不算太差,不至于被一脚踹裂。相较之下滑轨则要显得脆弱一些。当锁扣应声断裂以后,整个衣柜也就直接顺着穿墙而过往一旁倒去。

    直到衣柜被踹开以后,窦星河才听清了隐隐约约从角落里传来的低泣声,顿时心疼的有些说不出话来。

    他走到周敛蹲着的角落,蹲下身小心翼翼地把他抱住,一手摸了摸他的脑袋,另一只手则替他抚着后背,“别怕,我在这…”

    可是此刻的周敛根本听不见他的声音,只能一手堵着耳朵另一手紧紧地攥在胸口,整个人已经被强烈的濒死感包裹。

    他抓着窦星河的手臂,无意识地低喊道:“哥…”

    “我在。”窦星河一边柔声应道一边将他抱的更紧。

    又过了一会儿,工作人员才终于过来打开了房门。

    看着从走廊透进来的灯光,周敛才稍微镇定了一些,只是晕眩感依旧一阵阵袭来,眼神始终难以聚焦,以至于看不清别人脸上的神情,一瞬间甚至对自己是否还活着都产生了怀疑…

    窦星河直接把他抱起往外走去,而后轻手轻脚地放到大厅里的沙发上坐下。

    此时见了光,窦星河才看清楚周敛的脸色有多苍白,而他的手上也被花瓶碎片划出了不少口子,直到现在还在汩汩往外流着血…

    看这样子每间密室的电路都是分开的,而暴雨也仅仅只损坏了他们这间的电路,因此另外两组的任务依旧在正常进行。

    各位工作人员也很担心周敛的状况,风风火火地倒了热水还送了创可贴。

    王导也一脸担忧地问道:“怎么了这是?”

    窦星河先接过水杯抿了一口试过水温以后才递到周敛嘴边喂了下去,“他有幽闭恐惧症。”

    闻言,其他工作人员也才恍然大悟。

    “这一段就当我们没有参加吧,我先带他回酒店。”窦星河说道,“至于损坏道具的费用算我身上,我让我经纪人把钱打到您账上。”

    王导点了点头,而后随手拍了拍身边的人说道:“你送他们回去好了。”

    那人立马点头如捣蒜,等周敛稍微缓过来一些后才领着他们朝外走去。

    “他们…”熊祺看着那两人的背影欲言又止。

    秦臻也不禁蹙着眉头稍微歪了歪脑袋,“刚才你也看到了吧?”

    刚打开门时,那两人分明是紧紧地抱在一块的。就算当时的周敛状况确实不容乐观,但要是换一个人的话,窦星河也会这么紧紧地把那人抱住?

    “有点奇怪…”熊祺喃喃道。

 

我用演技征服影帝[娱乐圈]: 53.密室逃脱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