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茶馆 > 网游小说 > 我,水稻,想种田 > 27.夷柳城
我,水稻,想种田  作者:慢行一曲
    三年后。空间内。

    “……这个仓库还是不够大啊。”

    曹饱饱抱着刚采摘下来的串串鲜嫩欲滴的紫罗葡萄,爬上梯子,端正摆在了仓库内的木架上。

    摆好后,又下梯后退两步,环顾四周。

    仓库很大,木架也多,架上杂七杂八的东西作了粗略分类,琳琅满目。这还是她跟崽崽实打实地用木头实践了三年的成果——

    从一开始畸形不堪入目的木头桩到有模有样的大架子,这里的货架经历了不知多少次的更替。

    仓库是在空间第一次下雨之后建的,材料并不讲究,泥土混着黑森林捡来的干草和枯枝,简单塑成了房子形状,外看歪歪扭扭,内观也是各种凹凸不平。好在墙壁和屋顶够结实,倒也不影响使用。

    自那次下雨过后,空间内除了水稻之外的作物也开始了正常的生长……却更快。

    在外头要几月才能收获一次的苗种,空间内十日一成熟,且结的果子又大又甜,甚至还因着空间充沛的灵气而产生了质变,果肉里也带上了灵气,成了外界所推崇的奢靡灵果。

    先前店家给的杂七杂八的种子在最开始,就被她跟傅亦衡全给种了下去。按理来说,不同的种子对生长环境和土壤要求各有不同,然而,自空间下过雨、有了正常的气候变幻后,那些原本长不大的嫩苗们便以极快的速度生长结果,周而复始。

    吃肯定是吃不完的,曹饱饱经常会把新收获的果子搬出空间放在黑森林各处,给认识的不认识的灵兽们当零嘴吃。也由此获得了不少灵兽的好感,在黑森林避免了很多麻烦。

    而剩下的一部分,则存在仓库里当储备粮——毕竟是自己的空间,曹饱饱懵懵懂懂地试图冻结仓库这一处的空间,也误打误撞地成功了。

    也说不清楚是具体冻结了什么,总归放入仓库的蔬果能保持放进来的新鲜模样。

    能吃,能保存,用就对了。

    曹饱饱表示一点都不在乎这些细枝末节,管他为什么!

    反正这个空间本身的来历就挺奇奇怪怪,她也从来没打算去深究什么。

    “……需要扩建吗。”傅亦衡从外走了进来,一手提着几根壮实的白萝卜,一手拎着个竹篮,里面装着满满当当的蘑菇。

    曹饱饱见他愣了愣,随后视线缓缓下移,与被拎着的萝卜精对视一眼。

    萝卜精十分委屈地晃了晃自己的萝卜叶,还带了点不忿。

    这可不是它自己要被抓的!谁让这人类动作这么狠,它在土底下安安生生睡觉都能被硬生生拔出去!

    这是它的错吗?不,这是人类崽崽的错!

    哦,萝卜精现在不叫萝卜精了,它三年前经过好一段时间的苦思冥想,终于也给自己取了个名——萝卜卜。

    萝卜精对它取的名字十分自得——跟宝宝的名字很搭有没有!

    曹饱饱清咳两声,连忙走上去迎接,仰起脑袋摊开小手,笑,“崽崽辛苦啦,把这些萝卜给我吧,我去放好!”

    值得一提的是,她还维持着三年前的半大孩童模样,原本偏瘦弱的傅亦衡却长成了身形颀长的隽永少年。

    也因此,曹饱饱看傅亦衡,原本就要稍稍仰头,现在就更吃力了。

    傅亦衡慢条斯理地抬眸瞥了眼她身后的架子——只余最上层还有些许空位。

    他挑了挑眉,“……你确定?”

    曹饱饱顿时一愣,终于后知后觉地想起,自己刚刚好像还感叹木架快放不下了来着。

    ……而由于她的身高问题,她一直都是能从底下放,就从底下开始放的。

    曹饱饱盯了两眼被傅亦衡抓在手里的萝卜精,果断退开两步,放弃了从崽崽手里解救它,毫无原则地改口道,“那崽崽你赶紧放吧!”

    “收拾完这批,我们就出黑森林了!”想想还真是迫不及待~

    至于萝卜精,反正这仓库的门一直开着,等她跟崽崽出去了,它自己从木架上下来就是了。

    “仓库需要扩建。”傅亦衡只抬了抬手,便轻易将萝卜跟蘑菇放上了木架最顶层,随后环视一周,陈述道。

    曹饱饱左右望望,仓库确实放得满满当当,却又有些不情不愿,“……可是我们本来马上就能出森林了。”

    虽然收获多是好事,可这三年一天天的除了空间的田就是外头的树……她都看腻了!

    而且除了崽崽之外,就前几天见过一队自称是雇佣兵的队伍,她真的好想出森林瞧瞧不一样的景色……可当初他们建这个仓库就用了两三个月的时间,扩建肯定也要很久。

    “那就先出森林,放不进仓库的果蔬到时进城找地方卖了。”傅亦衡沉吟片刻,“都是灵果,价格压低些,应当不难找买家。”

    他神色平淡,“况且行走在外,也确实该弄些傍身的钱财。”

    仿佛根本不是为了曹饱饱而改的决定一样。

    ……

    曹饱饱抱着当初那只突突兔生下来的突突兔幼崽,跟着傅亦衡踏出了黑森林。

    两人一前一后,一高一矮,却莫名和谐。

    终于将稀疏的林子抛在了身后,曹饱饱心底说不出的高兴,整个人都洋溢着与往常不同的活力。

    “崽崽,终于看到其他人了诶!”曹饱饱蹦蹦跳跳地走着,抱着兔子怎么瞧怎么对外界满意,忍不住凑到傅亦衡身边,仰头说悄悄话。

    怀里的小突突兔也仿佛附和似的,“吱吱”着点了点脑袋,红眼睛好奇地滴溜溜乱转。

    同样都是黑森林边境,这里却与另一边大不相同,许多身着铠甲或长袍的男子女子提着武器和猎物来来往往,神情自若,或是谈论或是嬉笑,并不见对黑森林如何忌惮。

    傅亦衡与曹饱饱倒是在这其中不怎么突出了。

    傅亦衡收回自己的视线,极其自然地牵住曹饱饱的一只手,上挑的惑人凤眸微阖,“人多,即城镇离这里不远。我们初来乍到,还是小心为上。”

    看这人流以及这些人的水平……应当还是个不缺天才精英的大城。

    黑森林两侧都被山脉围绕,只相对的两侧临着城镇——一侧是傅家所在的那个小镇,另一侧,就是这个还未见面的城镇了。

    他们用了三年的时间来穿过黑森林,却也到底没敢真正走入黑森林内部,在中部与内部的交界处便被无形的结界拦住去路,甚至当场遭遇那片地域的领主灵兽剑牙狮的猛烈攻击。

    曹饱饱用了自己的天赋技能瞬移,再次变成了个奶娃娃,自以为偷偷摸摸地躲傅亦衡躲了好些日子才敢出来。耗空的灵力,也就代表了曹饱饱无法进一步地长大。

    傅亦衡自然对曹饱饱不愿意透露的一切装作不知。之后,两人从黑森林相对安全些的中部绕远路过来,更是废了不少时日。

    至于曹饱饱抱着的这只小突突兔,则是在进入黑森林中部时,被先前那只突突兔给强塞过来的——

    也不知突突兔是出于什么心态,才舍得让自家幼崽跟着他们进相对危险得多的中部,不过好在他们到底是将小突突兔完完整整地带出了黑森林。

    “……那是,夷、柳、城?”曹饱饱望着远处逐渐显出全貌的城门,睁大了乌溜的圆眼。

    灰黑色调的城墙高耸,透出一片压抑的威严庄重。此时天色尚早,城门大开,身穿精铁盔甲的护城卫们整齐列于城门两侧,神情冷肃。门内行人往来皆受盘查,内外排起两条简单明了的队伍,依次出入城门。

    而城门之上,则是气势磅礴的三个草书大字深刻于墨石——夷柳城。

    字迹似刻,却更像是剑痕。

 

我,水稻,想种田: 27.夷柳城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