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茶馆 > 科幻小说 > 男主他总想以身相许[穿书] > 30.第三十章
    絮欣与恩人会是同一人吗?

    这个想法掠过时,宁无为是震撼的,但不敢置信的同时也隐隐觉得顺理成章。

    这是他能接受的结果,也是他心底一直想要的结果。

    但会是吗?

    “因为……秀秀告诉我的。”徐鑫急着撒谎,差点咬到舌头。

    “蒙姑娘?”宁无为打心眼里不信。

    “对,那日你说来还东西,她以为是你认出了人。后来又假借说是男子的物件,她才没好意思承认自己在灵池帮了你一把。你可别否认,我与秀秀可问过了其他去过灵池的师兄,他们并未在那落下过什么。”徐鑫又是一番移花接木,说得自己都快信了。

    “可朝光峰主都无法修复我的灵根,蒙姑娘怎么可能……”宁无为有些混乱,没在意对方揭穿他上次的谎言,只是下意识地想否定蒙秀秀就是恩人的事实:“蒙姑娘也说她无法凝冰,恩人的灵力属性我不会记错,我身上还留有她灵力的冰晶。”

    说着,宁无为急急拿出自己小心翼翼保存了好久的冰晶,递到徐鑫的跟前,然后紧盯着对方每一个表情,整颗心都在发颤,生怕错过了什么。

    他多希望见到这颗冰晶后,能从对方面上看出些什么破绽,即便蒙秀秀也说过,絮欣也不会用灵力凝冰。

    “她说她只是修复了你的经脉,至于你灵根恢复,说不定是你自己的造化?可能秀秀帮你疗伤时,也没意识到你灵根自己修复了呢?”原文中修复灵根的确不是女主的手笔,徐鑫这波胡扯毫无压力。

    “至于她能不能化冰,她说不能,你就信啊?这修行的人多多少少有些小秘,说不定人家低调,不愿意暴露实力呢?不过这冰晶,你居然能保存这么久,真是神奇啊,让我瞧瞧。”

    徐鑫见到那颗冰晶,心头不着急才怪。此刻便是假意好奇,便伸过手去,想要骗过来销毁掉。

    但冰晶入手即化,宁无为如此宝贝,哪能让徐鑫得逞。见对方如此好奇,并不像认得这冰晶,宁无为心里堵得慌,立刻就缩回手,把玉瓶藏回了怀里。

    “啧,小气。”徐鑫的手尴尬地停在半空中,有些懊恼宁无为的警觉。

    “对不起,这是恩人唯一留下的东西,以后相认时还有用。”宁无为知道自己又惹恼了徐鑫,很耐心地给对方解释。

    “我不是说了是蒙秀秀吗,与她相认用不着那个东西。”听了宁无为又说这种话,徐鑫就又不明白了。

    “不是她。”宁无为非常笃定,也许蒙秀秀是发现了他,给他弄干净了衣服之类的,但救他的人不是蒙秀秀。

    虽然恩人穿着朝光峰女弟子的衣裳,也是在蒙秀秀平时去灵泉的时间出现的。

    但一切都很不对劲,比如这块冰晶,比如他能感觉到蒙秀秀并未隐瞒他任何东西,比如恢复灵根与身上魔障驱除、经脉修复的因果关系。

    一定是肯定哪里出错了……

    哪里呢?

    他一定遗漏了什么,但随着时间流逝,灵泉那日的细节,他是越发想不起来。

    “哇,人家冒着丢名声的风险在那种暧昧的地方救了你,你却不想承认,是不是怕负责任?!嗯?”徐鑫真的服了,他都说成这样了,还不信。

    “我没有不负责,只是……”

    提到负责,宁无为忽然灵光一现。他回忆起,在自己五感被强行封闭之前,恩人好像也有说过类似于要他负责的话。

    只是,那段话出现在他意识模糊间,被他忽略了很久,甚至已经快要被当成幻觉忘了。

    “俗话说的好,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要是有这么个大美女救了我,我可能就以身相许了!年轻人啊,长点心吧!”徐鑫见宁无为还要否认,直接打断他的话,讲起了大道理。

    说完大道理,徐鑫还伸手拍了拍对方的肩膀,一副语重心长的模样。心里还一阵感叹,作为一个老父亲粉,连报答女主的正确姿势都要帮忙点破,真的太不容易了!

    宁无为感受着肩膀上被拍打的重量,每每被拍打一下那沉睡的记忆便清晰一分。恩人说话的声音,埋怨的语调,那口是心非的感觉,与面前正和他叨叨絮絮讲不停的徐鑫重合了起来……

    没错,他想起来了,恩人对他说过:拿了我的嫁妆,你可要负责!

    “以身相许吗?”宁无为像是听了进去,笑着肯定道:“是个不错的选择。”

    “对吧……呵呵。”不知道是不是徐鑫的错觉,宁无为那豁然开朗的笑好像不太对劲,他慢慢收回放在宁无为肩膀上的手。

    “你还说对了一件事,这修行的人多多少少有些小秘。”宁无为朝着徐鑫踏近了一步,一把拦截了那要缩回去的手,毫不客气地扣住对方的手掌。

    “你……你!”手掌突然被对方抓住,徐鑫吓了一跳:“你放……放开!烫烫烫!你这是做什么,我哪里惹你了,你又来!”

    徐鑫真的慌了,他感觉到对方抓住他的手掌里,释放了灵力,并携带着火焰的热度攻击着他。

    虽然没有灼伤他,但那皮肉上逐渐上升着使人难以忍受的烫意,让他想一掌拍飞宁无为。但他不能,只能设法扒开对方的手:“你这到底怎突然么了!你放开,我修为比你高,如果出手,可不保证不伤了你!”

    同样的,在旁一直乖乖等着的灰鬣也看到到了主人受到的威胁,但它却感受不到宁无为的杀意,否则第一时间不管主人如何命令,它已经扑咬了过去。

    当然,到现在它还没有动作,主要是徐鑫也用灵识压抑着它,并不想让它攻击那个人。

    所以,灰鬣只是在旁焦躁地呲着牙,对宁无为做出了警告。

    灰鬣对自己呲牙却没有攻击,这在宁无为的意料之中,他深知徐鑫不会伤他。

    这个被反复确认的事实,虽然让他很开心,但也是问题所在。

    于是他心疼着,却边毫不留情地加大了灵力的输出:“你不是水灵根吗,专克火的,我想领教领教。”

    “你是不是有病?!”徐鑫挣脱不开,他不明白宁无为是吃错了什么药,他自认为刚才自己没说错什么话,也没伤对方自尊啊。

    这突然没理由的攻击他,莫不是身上的魔障没除干净?

    想到这种可能,徐鑫只好咬牙出了手反击,只不过真的是用他那废材水灵根使出灵力。

    ‘呲呲呲……’随着一道水汽蒸发,徐鑫又尴尬又手疼地留下了冷汗。

    他没想到,自己这个废物水灵根,竟然废到这种地步。已是筑基中期的修为,居然还抗不过一个练气期的火灵根。

    “你放开……再不放开,我让灰鬣咬你了!”徐鑫真扛不住了,宁无为真的太狠了,若对方真的不放开他,可真的要使用冰灵根来攻击了。

    宁无为不说话,他只想知道真相。等得到他想要的,一会让徐鑫骂回来打回来出气都可以。

    徐鑫的威胁当然是吓唬宁无为的,但这话刚落下,一旁的灰鬣还真的做出了攻击的姿态。但是此时它对着并不是宁无为,而是两人身后的树林方向。

    与灰鬣灵识想通的徐鑫虽然还在跟宁无为较劲,但还是发现了不对劲。

    “你放开,真的有情况,灰鬣发现林子里有东西!你要发疯,一会再发!”徐鑫奋力地扒这宁无为的手,显然比刚才更焦急了:“我说的是真的,你看灰鬣!”

    周围确实有异常,宁无为也感觉到了,虽然不甘心,他还是放开了徐鑫。

    也在他放开的一瞬间,便看到原本怒气冲冲盯着他看的徐鑫,忽然惊恐地看向他身后,下一刻又抓着他刚放开的手,大喊道:“跑!”

    被徐鑫紧紧拽着,宁无为没机会问原因,也跟着急奔了起来。

    只是,身后是灰鬣的嘶吼,它好像在跟什么东西搏斗。

    “灰鬣不要跟它缠斗,跑!”徐鑫也听到了身后的巨大动静,他脚步没停,回头朝着身后着急喊。

    因为这句话,宁无为也有些担心灰鬣起来,他忍不住回头看去,便看到一头面目狰狞,凶煞四溢的青牛正朝他们的方向狂奔而来。

    要不是灰鬣在后方拖延了些时间,此时他们二人已经被这凶兽给追上了。

    还好,他们离开的并不远,狂奔了一小会,便看到了蒙秀秀他们所在位置。

    看到了救星徐鑫有些热泪盈眶,他拉着宁无为加快了步伐,朝着蒙秀秀的方向歇斯底里地喊救命:“秀秀有凶兽,救命!”

    原本蒙秀秀早些也发觉到林子里头异常的灵力波动,很是不安。徐鑫喊她前一刻,正想离开驻扎地,去林子里头找徐鑫和宁无为回来。

    蒙秀秀闻声望去,便看到两人与一灵宠,此时正狼狈地狂奔着,身后一头凶悍的青牛带着一团可怕的黑气,正气势汹汹追赶着他们。

    “师兄师妹,有凶兽袭击,快去救他们!”蒙秀秀说完,率先拔出了武器,朝徐鑫的方向迎了过去。

    白珑和齐嫦与宁无忧见事情不妙,也立刻反应过来追了上去。

    两边的速度都不慢,徐鑫和宁无为很快就与蒙秀秀他们会合在了一起。

    可靠近了,他们四人才发现这凶兽的强大,不能硬碰硬。

    “我们先防守!”蒙秀秀当机立断。

    于是,在徐鑫拉着宁无为跑到了身边后,蒙秀秀掐了一个口诀,一个铁罩子便从她手中飞出,变大十倍有余,才把一群人罩在了中间。

    徐鑫见安全了,刚有了喘息的机会,便急急问道:“这是什么玩意,那么凶!”

    “裂天兕。”宁无忧算是冷静,他一下就认出了外头绕着铁罩打转,虎视眈眈盯着他们看的凶兽。

    “哈?”徐鑫觉得自己跟这种凶兽也太有缘了。

    蒙秀秀布置完罩子,才有空看向徐鑫,却发现他和宁无为的手还紧紧抓着。

    见此,蒙秀秀眼里意味不明,嘴里揶揄道:“这裂天兕,不是你比较有经验吗?”

    感觉到蒙秀秀灼热的视线,徐鑫也才发现宁无为还抓着自己,并且十指相扣。

    他慌忙奋力甩开了宁无为的手,往两位师妹身后一躲,指着一旁窝在他脚边的灵兽,理所当然道:“不,灰鬣比较有经验。”

 

男主他总想以身相许[穿书]: 30.第三十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