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茶馆 > 科幻小说 > 修真界大佬是团猫 > 32.当猫试图炫富
修真界大佬是团猫  作者:峻绒
    按照规定,修为在结丹期以上的妖族,除非有仙门中人相邀,否则便看作是背弃仙门与妖族合约的罪魁祸首,仙门有资格当场格杀,并向妖族追责。

    倘若是受人邀请的妖族,出了事情,邀请他的那名修士也脱不开干系。

    苏源止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看到面前这只一剑挑飞结丹长老还一脸傻笑的妖怪,只道:“快走吧,在仙门的地盘上肆意出手,引来尊者就不好了。”

    “尊者修为有多高?顶天不过分神罢了。”白甲小将打了个哈欠,旋身变成一只圆爪圆肚的大白虎,俯到苏源止身边:“上来,虽然暂时治好了你的伤,但我总觉得你的身体有些古怪。此地不宜久留,我带你去适合养伤的地方去休息。”

    苏源止左右也没什么去处,又加上大白虎的表现让她觉得这妖怪是只只有武力没有脑子的二傻子,应该不会是大奸大恶的妖怪。当下也不矫情,骑上白虎,道:“麻烦了。”

    大白虎嗷了一嗓子,直上云霄。

    苏源止抱着他的脖子,被风吹得低俯在白虎的背上。

    手上的传来的触感极其绵软,更比灵蚕养出的绸缎更加光滑。长长的毛在她掌心微微颤动,挠得她心里也十分痒痒。若非是理智尚存,还顾忌着失礼,她只怕会当场把这般大的一只虎从头到尾撸一撸。

    苏源止把脸埋在毛里,深深吸了一口气。

    带着十二分好奇,她道:“冒昧问一下,你是哪一脉的妖?”

    行事嚣张、修为卓绝且毛特别好摸的妖,究竟是什么品种?

    “白虎神族。”

    苏源止瞳孔一缩。

    白虎神族,是九天之上的种族。神族亦非自诩,而是仙门修者对他们的尊称。

    传言千万载前,神君于无尽虚空之中建立此方天地,由天地之间无数生灵自行演化,待到人族出现,又赐予人族修行的法典。又加之白虎一族的法力远超天下修士,是以,仙门皆以白虎为神。

    不论哪一个门派,只要知道白虎出现在世间,必然会争相邀请,奉白虎为坐上尊。

    苏源止无法把传说之中威名赫赫的神族跟面前这只傻白甜联系在一起,她试探道:“您是哪位?如今修为到了哪一阶?”

    由不得她怀疑,白虎名声太响,时常有日子混不下去的妖族大猫给自己染了色,跑到仙门蹭吃蹭喝。她家以前就来过好几波,有的被揭露之后捂着脸跑了,有的恼羞成怒,在护山大阵外面发了半天疯。

    于是大白虎一边飞一边给她介绍:“我名为白弈,是神界司掌武斗的那一只。修为……我忘了,好像很高的样子。”

    这话听着就很可疑,更别说他一副软萌大猫或者是潇洒小将的模样,跟神话书插图上目含精光、虎背熊腰的壮汉相差甚远。

    苏源止不动声色:“原来是司武之神,久仰久仰。”

    大白虎耳朵抖了抖,耳根似乎有些红了。

    片刻之后,两人降落在一处密林之中。大白虎没让她下来,驮着她走了几步,鼻翼抽动,似乎寻找到了什么,快步跑了几步,最后停在一处空荡荡河岸边。

    苏源止以为这只妖怪口渴了。

    却见大白虎不知从哪儿掏出一张符纸,拍了出去。刹那间,河岸被金光笼罩。苏源止情不自禁闭上眼睛。

    待她睁眼时,面前已经多了一座人族城中常见的三进小院。

    然而荒山野岭之中的二进小院,给人的视觉感受不比僵尸在坟头跳舞舒适多少。

    苏源止:“障眼法?”

    大白虎:“有眼光!我走之前用障眼法把小院藏起来了。”

    他敲了敲石阶,显露出上面零星的符文,得意道:“如今的我,也会画几张符了。”

    苏源止瞥了瞥那些一眼看上去似乎有点高级,但实际上十分凌乱的符文,越发肯定面前这妖怪是个冒牌货了。

    而且肯定是只能施展障眼法假装有房子的冒牌货。

    她暗自叹气,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吧。起码人家把自己救过来了,还让她摸到了那么柔软的毛,怎么说她都欠了人家人情,奉承几句并不为过。

    白虎将她放下来,手一招,掏出一张符纸和一把钥匙。白虎道:“符纸是破除障眼法的,钥匙是院子大门的。日后你来此地,不必问谁,有这两样东西就能进去。”

    原来不是障眼法。

    苏源止没敢去接符纸和钥匙:“多谢你的好意。我住一段时日自会离开的,用不上这两样东西。”

    白甲小将愣了愣,垂下眼睑,重新把东西收好,低低道:“哦。”

    脑袋上长长的白毛随着他的动作垂落,轻轻扫了下来,遮住了眉眼。分明是可以一剑挑飞一个结丹期修士的大妖,此刻却显得有些弱气。

    苏源止只觉得有人在她心里灌了未熟野果榨出的汁,有些酸涩。

    下一刻,她便警醒过来,看白弈的眼神顿时变得危险。

    她纵然遭到家族灭门那般的横祸,都不曾产生心魔。就连她师门的长老都曾感慨过她道心坚定,是个可造之材。然而刚刚,她竟然对一只认识不到一天的妖物动心?

    这妖怪又不是狐狸一族的,好端端的,施展什么魅惑之术呢?

    苏源止打了个激灵。

    白弈打开锁,推开门,回头道:“可是冷了?也是,你失血过多,是虚弱了些。进来吧,你挑个房间,我给你煮姜汤。”

    贤惠得像是做了两百年煮夫一样。

    苏源止抬眸,对上了他的眼睛。金色的眼眸温和宁静,不像烈日,倒像是照映着人间烟火的烛光。

    鬼使神差的,苏源止咽了口唾沫,点头:“好,多放点糖,不要葱。”

    白弈笑了,认真点头:“好。”

    说完就转过身,走进月光泼洒的庭院,最后隐没在不曾点灯的回廊之中。

    苏源止这时才回神,惊异于自己的反应,赶紧掀开外袍,往自己身上贴了一张清心符。符纸下面,心跳如擂。

    苏源止裹紧衣服,对那妖怪的实力评价又上升了一个等级。

    她闭上眼睛,运转心法,体内灵力刚刚走过一段,就被她自己强行打断。

    不久前她才重伤,体内灵力消耗一空,而后又体验了一把瞬间被撑爆和瞬间抽走大部分灵力。凡人饿极后吃撑,吃撑后再催吐,一轮下来都要去了半条命。修士体质强一点,但经脉遭受如此对待,也是元气大伤。

    苏源止无奈放弃恢复灵力溜走的想法,随便寻了间房屋,走了进去。

    片刻之后,白弈真的端了碗姜汤走了进来。此外,他还带了别的糕点,糕点色泽莹白,香气扑鼻,闻着就让人犯馋。

    苏源止一眼就认了出来,那是上等灵米做的糕。

    她眼睛直了,嘴里却道:“太贵重了吧?”

    白弈笑了一声,拉着她就往院子里走。他指着花坛道:“你看,院子里那么多灵米,我拿来做碗糕怎么了?”

    月色下,谷穗高低起伏。顶级的灵米,在这间狭小的院子里像是杂草一样随意生长。

    苏源止呆了。

    白弈坐到栏杆上,问苏源止:“你们修士,不是很喜欢灵植吗?我置办小院的那一天,不知道该怎么才能请你过来玩,干脆雇人帮我种了一院子的灵谷。”

    苏源止想问为什么是自己,又觉得对方把用心暴露得这般明显,她刨根问底,只怕会有危险,最终还是小心道:“多谢。”

    之后的日子,苏源止便待在院子里养伤。

    白弈怕她无聊,特地把书房的方向指给她看,还道:“我虽不学无术了点,但我藏书很多,你一定会喜欢的。”

    苏源止起先在自己房间里画了几天符,纸与墨都消耗待尽,左右无事,还是进了书房。

    然后就吓得跑出了院子。

    那书房就像是为她准备的一般,桌上放着珍惜材料制作的符纸,坊市里要花好几百中品灵石才能买到的纸更是废纸一般随意堆叠在角落里。笔架上的笔一根比一根更精致,甚至有一根笔自带灵光,伸手一摸,触感竟然跟大白虎身上的毛一模一样。

    更别说满柜子的灵墨,都是绘制符纸的上好墨汁。

    那些东西,就是把她论斤卖了,也买不起其中一二。

    好歹毒的妖魔!居然窥探她的心愿,特地布了个陷阱给她。

    苏源止一口气跑出去好远,发热的头脑才渐渐冷静下来。

    她终于忍不住,抱着树大哭起来。

    那是哪来的邪教妖怪,为什么要让一无所有的她看到那么多宝贝?看到得不到的滋味,他知道有多难受吗?

    她实在是太心痛了!

    要是那些宝物再出现一次,她一定不跑了。不,她一定要把宝物打包走再跑!

    正想着,她的肩膀被人拍了下。

    苏源止猛回头。

    白弈捧着砖头《神族初阶符文》,小心翼翼道:“这本书是我今天刚刚借到的,还没来得及放在书房。你看,你喜欢吗?”

    苏源止盯着封面上几个玄奥的符文,手不自觉放到了书上。

    她道:“我、我就看一眼,绝对不会贪图你的东西。”

 

修真界大佬是团猫: 32.当猫试图炫富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