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茶馆 > 玄幻小说 > 王爷他有不臣之心 > 24.第 24 章
王爷他有不臣之心  作者:也辞
    白敬之当年的供词她看了,称是完全不知情。就是不知道是真的不知情还是特意把自己摘出去。

    本身只是找他了解当年之事,现在看来旧案着实不妥。

    聂笙回想一二,当初会有谁想要迫害母亲腹中孩子呢。

    她暂时毫无头绪,不过思索尚有一二,她觉得后宫最有可能。这件事她交由王庆密查,伤她母亲的人万不该活着。

    接下来几日,朝中忙着科举一事,听闻秦相府中大摆宴席,不少文人学子得以赴宴,好不热闹。

    一闲下来,聂笙便想起一件事来,把晋白唤过来,“今日天气尚好,你陪朕出宫一趟。”

    晋白受宠若惊,“是,奴婢立刻去准备——”

    “人不必多。”聂笙道。

    晋白明白,只吩咐暗卫跟在其后,本来还有带两个亲卫被聂笙阻止,且不必马车步撵等。

    往日都是苏觅陪着聂笙出宫,可惜这段时日苏父病情加重,约是不行了。苏觅多日候在家中,不敢离开,聂笙知她苦楚,便由她在家中好生伺候。

    晋白按照聂笙的吩咐备好骏马站在宫门前,摸着白马鬃毛不由得庆幸,幸亏他有个好兄弟是御马场的,他跟着学了学。

    相对的陛下的那匹宝马比他的这匹要更显神采,雄骏有力,不知怎的自己的小白马站在这匹‘掠无影’旁边,气势被碾压得太惨,且那宝马盯着自己,晋白竟然能感觉到来自己一匹马的鄙视。

    “你……你看什么看?没、没见到人呵护马儿啊?”他这话刚落,掠无影甩了甩蹄子,仰首嘶鸣显得其身姿强劲有力,晋白直接被吓得软了腿,蹬的一声摔在地上。

    “晋白。”聂笙出现在宫门,便看到晋白吓得惨白的脸,掠无影高傲的嘶鸣两声不做声了。

    晋白艰难的站起身来,拍拍屁股后面,回头便是一身男装的聂笙,马尾高悬,仅用一玉簪束发,胭脂香粉什么的全然抹去,少了平日里的威严气势,多了丝利落干净。

    “掠无影脾气烈,当初由北塞进贡而来,御马厩费了三个月才驯服。”

    她说罢,过去一脚登上掠无影,晋白就看着那双前蹄蹬空而起,“陛下小心啊。”

    聂笙开怀一笑,拉住缰绳,摸摸掠无影,“它不会伤我,跟上来!驾!”

    “诶,陛下等等奴婢!”没了拂子,晋白不大习惯,干脆一甩手麻溜的蹬上马背去追赶。

    遭了,他不知道陛下要去哪!

    得赶紧追上。

    想是这么想,奈何一匹普通的马去追一匹宝马,这不跟闹着玩儿嘛。

    以至于接下来半个时辰,晋白觉得自己去了半条命,直到他在一府邸门前见到聂笙的身影,他终于不用把另外半条命交代出去了。

    这么想着,他跳下马还没开口,余光就瞥见旁边府邸匾额上的大字,啪的一声栽倒在地。

    这声响引得府中门房小厮齐齐赶来。

    聂笙一手后背一手牵着缰绳,“去告诉你们王爷,前几日他答应带我去红楼巷的事儿可还记得?”

    晋白被扶着站起来,摸摸自己的脸还好没破相。想他一个水灵灵的少男脸要是毁了,那宫女姐姐们岂不是连糕点都不给自己留了。

    结果,他还没来得及庆幸就听到聂笙的话,没控制住气息咳得不成样子。

    “这……敢问公子是……”门房不敢扇子揣测,只觉得年轻公子气质高贵,不同寻常,就是话太过直白,青天白日下过于……轻浮了。

    “你且去传话就好。”说罢,聂笙扔给他一颗雪白珍珠,叫旁的小厮看得眼红。

    大手笔啊。

    门房乐得控制不住脸上的肌肉,“公子稍等,小的立刻去传话。”留下两个小厮面面相觑。

    晋白咳好了,默默走近聂笙,低声道:“陛下,那红楼巷是——”

    “我心里有数,在外叫我公子。”聂笙暗暗叮嘱。

    晋白察觉失言,幸好那两个小厮没有听到。

    “是。”

    说及萧止,自从皇宫溜回来,他也没闲着。这会儿书房中聚集一个身穿玄甲的人,“王爷,属下派人跟随那独臂死士,追到抚州只发现了那死士的尸体,被数箭穿心。至于王爷你回京后,队伍所遇的那些刺客,都只道是有人出钱让他们刺杀您,他们都不曾见买家模样,只知口音是儋州。”

    “儋州?”萧止听到这地儿,心中一窒。

    这个地怕是对朝中大多数人都是个不祥的地方。

    遥想五年前那次造反叛军头头,可就是出自这地儿啊。

    脚步声打破安静,萧止目光冷下一分,偏头看去,影子出现在门前,“启禀王爷,府前有一个公子要见您。他还说王爷曾答应他去……去去去……”那三个字门房在嘴巴里转了又转就是说不出来。

    “公子?去哪?”萧止直问,他刚回京可没见过多少人。

    “红……红楼巷。”大白天的说这名儿,还真有些羞涩,门房如是想到。

    萧止愣了半响,自己说的话重新回荡耳边。

    ‘那地儿晚上不接客,若是陛下好奇,明日!明日臣带陛下去。’

    然而,这都过去多少个明日了。

    萧止有点在属下面前抹不开面儿,“不必查了,如果要动手还会再来。方才你听到的不许外传!”

    “是。”

    好歹是陛下亲临,萧止再是功勋在身也不得唐突懈怠。

    跨出朱门,萧止就看到着一身暗纹鱼白长袍的聂笙,的确是个俊俏公子的打扮。至于旁边就差坐在台阶上休息的晋白,一路上差点没把他早上用的米粥被颠出来。

    萧止在台阶前站定,脸上带着几分无奈笑意,还未开口聂笙转过身,“我很较真的,旁人的一言一行即说即做了我都会记得。”

    顶着落日余晖,她站在萧止跟前,未施粉黛的脸白皙细腻,眉眼弯弯像极了那晚碧波庭中的皎月。

    萧止苦笑执礼道:“若是被朝臣知道,被弹劾的可就是微臣了。”他摊摊手。

    “素闻王叔胆大,今日我就出格一次,只要我不说,王叔不说自然无人知晓。”

    萧止故作为难,“陛下就没想过会在那里遇到熟人?”

 

王爷他有不臣之心: 24.第 24 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