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茶馆 > 科幻小说 > 锦衣卫的自我修养 > 第十八章放人
锦衣卫的自我修养  作者:太阳从曦边升
    “犯了什么错?”曹醇随意问道。

    江半夏立马装可怜道:“小人在教坊和同僚闲聚饮酒,谁曾想竟发生了命案,少卿大人请小人在此供录笔录,只是...笔录已录,不知为何还不放了小人?”

    曹醇视线一转,直直对向师旷冶:“此人既不是疑犯,何不放了?羁押无辜之人,这要是传到万岁耳朵里,大理寺恐怕又得被御史台参一本子。”

    “曹厂公说的是,是在下考虑不周。”师旷冶微敛神情,心想曹醇今日恐怕是专门来搅局的,他留人不放本身为的就是破案,但如今东厂插手,他若不放人,恐怕御史台的人又要挑刺上章。

    “将做了口供的无关人员放了。”师旷冶对手底下的应捕们吩咐道。

    有了东厂的介入,大理寺原本打算将这些人再多押一夜的计划只得搁浅,于天明十分,大理寺开始陆陆续续放人,江半夏也混在这群人中,她的视线随着人群移动,直到望见街角那辆熟悉的马车。

    江半夏脚步微顿,随即逆着人群向马车方向走去。

    通体朴素的马车上没有任何标识,但赶马车的人江半夏认识,那人正是曹醇身边伺候的内侍。

    “请。”内侍掀开车帘,马车内的热气扑面而来,江半夏望见曹醇怀里抱着那只铜钱花纹的狸奴,他眼睛微闭,似在打盹,于是她小心翼翼的爬上马车并缩在对面,生怕吵着这老狐狸。

    “回东厂。”曹醇突然睁眼开口,车外的内侍急忙应声。

    江半夏咽了口吐沫小声叫道:“干爹。”

    “出去没几日长本事了?”曹醇出言讥讽道:“你以为你做的万无一失?”

    江半夏低头不语,她知道这个时候最好不要顶嘴。

    “如果咱家今日再来晚一点,师旷冶会放过你?”曹醇将怀里的狸奴往一旁一推,他道:“师旷冶查出真相只是早晚的事,你以为自己做的天衣无缝?”

    曹醇说的没有错,只要给师旷冶时间,查出真相恐怕真的只是早晚的问题,她这件事做得的确太过鲁莽。

    “不过。”曹醇话锋一转:“你倒是为咱家解决了一件心头难事,咱家正愁没有机会去动曹丙烨,如此事情就有了由头。”

    “师旷冶怀疑到我头上只是早晚的事情,我......”江半夏语气微顿:“我该怎么做?”

    曹醇嘴角勾起冷笑:“你也会害怕?不过,不必担心,有咱家在况且贵妃最近也正愁没有机会发难,顺水人情,贵妃会保你。”

    “多谢干爹。”江半夏立马拱手致谢。

    曹醇盯了江半夏良久,冷哼道:“打咱家的主意,你倒是心安理得。”

    “半夏不敢。”

    “我看你敢!”曹醇捞起地上的狸奴,语气一转:“再过几日就是春祭日,万岁会亲自前往地坛祭祀,你要想办法混进春祭日锦衣卫的队伍里。”

    “干爹?”江半夏疑惑道:“可是有什么事需要半夏去做?”

    “到时候你就知道要干什么。”曹醇不欲与江半夏多说,他道:“陆埕昨天寻了你一夜,到了北镇抚司衙门少说多做,切莫让他怀疑你。”

    江半夏应道:“是干爹。”

    *

    昨夜关于教坊司的命案陆埕有所耳闻,但是他打破脑袋想都想不到其中会有江半夏。

    所以昨天夜里江半夏彻夜未归,他以为是那些人寻上门来,一时间恐惧与焦虑袭上他的心头。

    “陆大人。”他手下的锦衣卫抱拳拱手道:“江夏找到了。”

    陆埕立马从椅子上站起,他道:“在哪里找到的!”

    “北镇抚衙门门口。”那名锦衣卫又补充道:“他是自己回来的。”

    “叫她进来。”陆埕拧紧眉头坐回座位,他拿起桌子上的串珠开始有一下没一下的把玩。

    江半夏一进门就看到陆埕脸色不善,她在心里又将自己想好的措词重复了一边,才开口道:“陆叔叔,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陆埕横眉冷对,声音也不如之前和蔼:“彻夜未归,你可有什么解释?”

    她万万没想到陆埕会这么直接了当的问,之前想好的措词几乎全部对不上。

    于是她立在原地一声不吭,保持沉默。

    陆埕气急了,他将手边的砚台顺手掷出,砚台并着浓稠的墨汁哐当一声砸在江半夏身前,迸溅开来的墨汁沾染上她的衣角。

    “你呀你!”陆埕恨铁不成钢道:“你和陆荇那顽猴一样,让我不得省心。”

    陆荇是陆埕送去山上书院读书的小儿子,也是江半夏未曾谋面的表弟,素有混世魔王的混称,做的混事数不胜数。

    将她同那位表弟相提并论,想来陆埕是气极了。

    “你是个女孩儿。”陆埕按住江半夏的肩膀将声音压低:“不是个小子!”

    他松开江半夏肩膀道:“这样的事情我不希望再发生第二次。”

    江半夏抬头望向陆埕,她眼里更多的是麻木,这样的话她从小到大听了很多,即使如此,如今再听一遍还是觉得刺耳。

    她低眉拱手道:“下次不会了。”

    下次?下次再说。

    “但愿你记牢。”陆埕的语气恢复了平静,他语重心长的对江半夏讲:“等过了这段特殊时期,我会给你找户人家,为你寻一门好亲事,这样海临兄也能含笑九泉。”

    江半夏面上带笑,她笑着谢过陆埕的好意,等她低头时候嘴角又不由自主的浮上一抹讥笑。

    她想要的从来不是这些。

    *

    教坊司命案陷入僵局,所有的证据都指明曹朗是杀人凶手,但只有大理寺少卿师旷冶一直坚持案子有疑点,坚持不肯草率结案。

    师旷冶捏着一本洗冤录不停的在原地打转,他就是想不明白案件中的违和之处究竟在哪里?

    他的脑海里不断闪现当晚出现在教坊司里所有人的面孔,这些人的面孔在他的脑海里一遍又一遍的反复回放。

    “大人?”一旁应捕小心翼翼道:“人已经到齐了,就等大人开审了。”

    师旷冶放下手中的书,他扭头问那应捕道:“你觉得此间杀人案应当怎么判?”

    这名应捕没想到师少卿竟然会问他,于是他思索片刻道:“小人觉得,曹小旗杀人证据确凿,他口供提到他和孙耀宗有过口角争执,这事板上钉钉了,说句不中听的话,这可是杀人案啊!小人觉得曹小旗可能是无辜的...但上面人的意思似乎...并不是这样。”

    “你是说有人从中作梗?”师旷冶开口道。

    “小的可没有这么说。”那应捕连连摆手:“大人可不能乱讲。”

    师旷冶沉默了片刻后突然笑了起来,他坐回座位也不着急:“人都死了,审的再快也不会活过来,让他们先等着,等我看完这本书再说。”

 

锦衣卫的自我修养: 第十八章放人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