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回非主流年代搞网恋  作者:白玉承玄
    顾言早愣了下,随后点开好友申请来看了眼,对方的ID和她意料中的一样,十分非主流。

    “¢霸辶首裵爺☆请求添加您为好友。”

    顾言早看着屏幕上的系统提示,犹豫了片刻,随后点了接受。

    她刚刚翻了下这个号的好友,和她印象中的一样,一共就十来个好友,而且全部都是她的初中同学。可自从初中毕业后,这些同学也没再联系过,所以都躺尸列表了。

    现在忽然来了个好友请求,她觉得有可能是她以前某个同学的新号,特意来加她好友的。

    添加完好友之后,顾言早看了眼对方的资料,空空如也,只能从QQ秀看出对方是个男的。

    顾言早打开对话框,缓缓打出个问号,随后等对方回应。

    可等了很久,对方也没回复她,顾言早便有些沉不住气了,再打了一句话:“你是?”

    这次,对方回复了:“你是?”

    顾言早一愣,问道:“不是你先加的我吗?”

    对方却也十分疑惑:“没有啊,我没加你啊。”

    “那你认识我?”顾言早又试着问了句。

    “不认识啊。”对方的态度也很随意。

    什么鬼?

    沟通失败,顾言早也懒得搭理这人,想着也许是加错了,就直接点了删除好友。

    可刚点下去,系统界面就弹出来一条消息:“此好友无法被删除。”

    就在这时,对方也发来条消息,问道:“为什么删不了你好友?”

    顾言早一看,哦豁,和她一样的情况,可能是QQ出问题了。

    于是顾言早说道:“我这边也删不了你。”

    又尝试了好几次,顾言早依然删不掉这个陌生好友,最后索性不动了,让他躺尸列表。

    因为台式电脑实在是反应速度慢,顾言早打开个网页都要等半天,最后实在是没耐心,直接把电脑关了休息去了。

    当天晚上,顾秀文提着一篮子菜,带着顾言早去城北姥姥家。

    顾言早跟在后头,手里提着今天刚刚从蛋糕店取回来的三十寸蛋糕。姥姥家和她们家隔着半个县城,晚上的路灯又很暗,顾言早边走边盯着脚下的路,生怕不小心踢着石头踩着坑啥的。

    这县城里除了连通商业街的路,别的都只铺了层很薄的柏油,勉强算是马路。这种路坑坑洼洼的多,要是不小心踩到坑了,就容易把蛋糕给弄坏了。

    今天早上鸡蛋的事已经够倒霉了,现在她可不想再重蹈覆辙。

    可不想什么偏偏还真就来什么,顾言早刚想着要小心点儿提蛋糕,下一秒就踏进一坑里,身子往前一倾,差点儿摔倒。

    好在前方有个灯柱,顾言早为了防止自己跌倒,立马伸出手去扶着灯柱,头都差点磕上去。

    不过头是没磕破,黑暗中还是传来一声低沉的“哎哟”。

    顾言早愣了一秒,随后发现这声音貌似并不是自己发出来的,而是来自于站在自己面前的一位男生发出的声音。

    原来刚刚顾言早头是没磕到柱子,可却一头撞进了别人怀里,把这人瘦弱的身躯撞得风中凌乱。

    “啊,对不起对不起。”顾言早连忙扶着柱子道歉。

    对方好听的声音在自己头顶响起:“没事。”说完就走了。

    顾言早只来得及看见他的一个侧脸,随后就见他行步匆匆往街道另一头去。

    不过只看了这么一眼,顾言早瞬间对刚刚那个侧脸发出了花痴的感叹:“卧槽,好帅啊。”

    像顾言早这种在娱乐圈里看多了俊男靓女的人,可谓是鉴美专家,眼光挑剔得很。能得到她的青睐的人,必定是惊为天人的帅,让人一见钟情的感觉。

    不过确实,虽然只瞥了那么一眼,但是一眼万年啊!

    刚刚那人的侧脸简直完美,高鼻梁,尖下巴,头发微微有些长,梳得还是中分头。一般能驾驭得了中分的人,颜值肯定不用说,男神级别。而对方除了侧脸好看之外,由内而外散发出的一种气质,顿时就让顾言早沦陷了。

    清冷,禁欲,高贵,出尘。总结起来就两个字——男神。

    可旁边站在的顾秀文却没时间让她继续花痴,喊道:“傻愣着干啥,快走啊!”

    顾言早这才从望着对方离去背影的痴呆状回过神来,心里不由得感叹。

    这是什么绝世帅哥,当初她怎么就没在大街上遇到呢?要是当时她遇上了,说不定还能成就一段佳话。

    当然,顾言早只是这么想想,对于街上这段邂逅,只能当作一个小插曲调剂生活。毕竟这可是游戏世界,就算她主动去追别人,到头来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而且万一对方还是个系统NPC呢,那她更是白费心思。

    心中默默叹气,顾言早一路跟着顾秀文到了姥姥家。

    姥姥家今晚很热闹,亲朋好友来了不少,但是顾言早却不怎么跟他们打招呼。

    一是因为顾言早她们家和那些亲戚因为计划生育的事闹过矛盾,所以从很久以前关系就不怎么样,平时也么联系,现在也只是点头之交。二来顾言早其实很讨厌社交,从她娱乐圈没几个朋友的情况就可以看出,她是真的有些自闭。性格使然,没办法。

    不过顾言早最开心的还是见到了姥姥,此时的姥姥年轻了十岁,虽然外表看起来没什么变化,但身体的精神气不一样。

    他们就是那时候以为姥姥这个状态还能再活十几年的,可惜过完这个生日的第二年,姥姥就去世了。

    顾言早看着眼前被亲人围绕笑得很开心的姥姥,自己也忍不住笑了。

    姥姥对自己还是挺好的,她见到顾言早来了,立马就拉着她坐到自己身边,嘘寒问暖,问了不少问题。

    顾言早一一回答了,非常乖巧懂事,让姥姥更是高兴。

    姥姥一高兴,她就忍不住塞红包,给顾言早兜里塞了三百块的大红包,还说希望自己能活到她考上大学的日子。

    顾言早听着这句话,眼泪差点掉下来。

    要知道,现实里姥姥并没有活到那一天,甚至没活到她第二个生日。

    不过此时的气氛非常活跃,不好影响家人团聚的氛围,顾言早就找了个借口出去,自己站在阳台上吹风。

    夏天的夜晚很闷热,只有偶尔吹过的晚风能带来凉爽。

    就在她站着吹风的时候,忽然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铃声急促,响个不停。她连忙掏出手机一看,却瞬间愣住了。

    熟悉的号码,熟悉的名字……是赵青青。

    这是她那个在高中毕业后闹掰的闺蜜,很多年没联系,现在忽然看见对方的名字,顾言早心里五味杂全。虽然知道此时是十年前,赵青青根本不会知道未来她们会因为一场吵架分道扬镳的事。但是现在在这个经历过一切的当事人顾言早看来,却又是另一种滋味。

    顾言早缓缓接通电话,声音有些颤抖:“喂?青青。”

    赵青青的声音很悦耳动听,她却没察觉到顾言早的情绪,非常激动地说:“早早,你知道吗,学校取消开学考了!”

    顾言早一愣,问道:“取消开学考?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赵青青依然十分开心:“你没收到短信吗?老师说这学期的开学考不用考了,直接填分科志愿表,然后根据上学期期末考来分班。”

    “哇,太棒啦!”也许是受赵青青活泼语气的影响,顾言早也忍不住用同样的语气说话。

    “是啊,真好!对了,你想报文科还是理科啊?”赵青青问道。

    “我……”顾言早停顿了一下。

    她当初给赵青青的回答是学艺术,因为当时没得选,自己分数考得太差,即使是选填了文科,依然会被分到最差的班级去。而赵青青则不然,她的分数和往常一样没什么太大变化,虽然成绩也一般,可是能保证她的选择不至于太过被动。

    “我……我想选文科。”顾言早犹豫了一下随后回答道。

    赵青青当初就选的文科,顾言早决定和她选一样的。而且如果她说的消息是真的的话,这次分班看上学期期末考成绩,那么她俩成绩差不多,极有可能被分到同一个班去,这正是她求之不得的。

    “早早,你和我想得一样!我家人老跟我说什么学文科没出息,以后不好找工作,我没搭理他们……”赵青青是个话唠,说起话来停不下来那种。

    顾言早静静听着,很久没听见赵青青跟她这么自然地对话了,自己都觉得有些惊奇和开心。

    她俩又聊了一会儿,不过后来赵青青怕聊太久要花很多电话费,最后也就留急匆匆说了句:“说好了啊,我们一起选文科。”

    “嗯嗯。”顾言早答应了。

    两人道别后就挂断了电话。

    顾言早接完电话回去给姥姥庆生,在众人吃蛋糕期间,顾言早问顾秀文要了手机看短信。

    学校里发的通知短信都是发给家长的,顾言早填的是顾秀文的手机号码,所以开学通知信息都在她手机上。

    顾言早打开信箱看了看,果然发现班主任发来的信息,通知她明天去学校报到,开学分班考取消,分班依据上学期期末考成绩来定。

    赵青青说得果然没错,顾言早看了消息之后立马放心了。那她还看什么书,直接准备着去学校就行了。

    晚上给姥姥庆生完已经深夜了,快到了各自回家的时刻,姥姥眼里含着泪花,有些不舍。

    顾言早自己都觉得有些不舍,因为这么一分别明天就要开始上学,之后估计也没什么时间来看望姥姥,想着都难受。

    临走前,顾言早用顾秀文的滑盖手机和姥姥合了一张影留作纪念。

    看着画面里有些模糊的脸,顾言早又是一阵心酸。

    天下无不散之筵席,顾言早和顾秀文离开姥姥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

    顾言早刚刚喝了点酒,本来就有些困,现在头更晕了。晕乎乎走回家之后,开门立马躺床上,直接睡觉了。

    顾秀文没打扰她,知道她今天也玩累了,就静静给她关灯带上门。

    顾言早一觉醒过来还是早上七点多,被闹钟吵醒的,提醒着她今天得去学校报到了。

    因为他们是高二生,所以不用像新生一样开学提前一天去报到。他们口中的报到就等于是上学第一天,时间和平时上课没区别。

    可昨天睡太晚,今天顾言早有些起不来。勉强被闹钟吵醒,挣扎着起来之后,顾言早立马匆匆刷牙袭来,抓起桌上的牛奶面包就冲出了家门。

    开学第一天,她可不能迟到了。

    学校离家里大概二十分钟的路程,顾言早气喘吁吁跑过去,刚好赶上第一道上课铃。踩着点进教室,顾言早才发现教室里已经坐满了人。

    “诶,你今天怎么这么晚啊?”在座位上刚坐下,坐她前一排的赵青青就扭过头来看她。

    赵青青坐在坐顾言早前一排的就是她闺蜜赵青青,赵青青见到顾言早风尘仆仆赶来,分外惊讶。平时她都很准时的,甚至经常提前到校,今天怎么感觉这么匆忙?

    顾言早叹了口气,说:“昨晚给我姥姥过生日,今天起晚了,差点迟到。”

    赵青青了然点头,又问了问她昨天吃了啥之类的问题,顾言早敷衍着应付了几声。

    因为缺眠,她现在头脑昏沉沉的,连说话都有气无力,甚至想直接趴桌上睡觉。

    这时,班主任从外头走了进来,手里拿了一摞志愿表。

    “快看,要填表了!”赵青青拍了拍顾言早的肩膀,顾言早回头看去,只见班长已经开始给她们发表格了。

    “每人一张,认真填,不准涂改,否则作废。”班主任言简意赅。

    赵青青拿到表后毫不犹豫就在“文科”旁边打了把大勾,看到顾言早也选了文科后,这才满意地露出笑容。她神秘兮兮地笑了声,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要选文科吗?”

    顾言早就道:“因为你数学不好。”

    “这是一个原因,还有一个原因。”赵青青得意地抖了抖眉毛,问道,“想不想知道?”

    “什么原因?”顾言早的兴趣缺缺,她现在满脑子都是睡觉睡觉睡觉,困得要死,眼皮都快睁不开了。

    “我们学校新来了个转校生,长得超级帅,简直跟明星一样。听说他就是文科生,如果我选文科的话,就有希望和他分到同一个班了!”赵青青说道,毫不掩饰自己的好色之心,露出了一脸花痴的表情。

    “嘁,你原来就是为了这个啊。”顾言早扫了她一眼,对她的花痴习以为常。

    “真的,他真超级帅!我跟你说,昨天我们不是提前到学校进行大扫除嘛,然后就看到他从我们教室门口走过去……卧槽,当时我就看呆了,这是什么神仙俊脸啊,长得像漫画里的王子,真的!”赵青青生怕她不信,还在使劲给她描述这位帅哥的样子,“我跟你说,他绝对会成为我们学校的新晋校草!”

    昨天大扫除的事是劳动委员通知的,根据值日表轮流选人,开学的这次大扫除刚好轮到赵青青,于是赵青青就来学校了。

    顾言早依然无精打采,不过她很有耐心听完了赵青青的花痴后,淡淡给她泼了盆冷水:“别想了,就算他长得很帅,他就一定能和你分一个班吗?就算分同一个班,你能保证你能追上他吗?按照你的描述,那他不是天天得被女生堵门口那种,你能一个个手撕那些情敌?况且就一面之缘,你连他叫啥都不知道吧?还是别想了,洗洗睡。”

    顾言早这番话说得赵青青哑口无言。

    确实,他长得这么帅,赵青青这种姿色平平的女生还是很难追上的。

    不过赵青青有些不服气,为了挽回自己最后的尊严,她嘟起嘴道:“谁说我不知道他叫啥的,我知道啊,我看过他的学生证!”

    “那你倒是说啊。”顾言早耸了耸肩。

    她比任何人都了解赵青青,她这人有时候就好面子喜欢吹牛,尤其是在这种追帅哥的事上,为了显示自己的魅力不一样,往往会瞎编些东西出来。

    赵青青就说道:“他叫裴默,和我们同一届。”

 

穿回非主流年代搞网恋: 4.生日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