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茶馆 > 玄幻小说 > 瘟疫法典 > 12【“赌徒”(中)】
瘟疫法典  作者:抄录姬
    布莱德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了过去。

    只见一个身穿剪裁得体的黑色礼服,背头梳得一丝不苟还抹着头油,不论仪容仪表都十分得体的俊朗年轻人,就正襟危坐在书架旁的沙发上看着自己。

    这着实把他吓了一跳,这里可是异常事物收容间,不会再有地方比这里的防护更严密了,可对方是什么时候神不知鬼不觉地进来的?怎么没有触发防护符文阵列?

    联想到这里关押着许多诡异的收容物,布莱德瞬间产生了很不好的联想,一时间有些失色。

    “你好,要赌一把吗?”俊朗的年轻人见他不回话,便微笑着又重复了一句,随后竟一扬手,把手里的什么东西丢了过来。

    布莱德是必然不会去接的,往旁边一闪身,迅速离开餐桌闪到了一旁。

    叮叮当当……

    小巧的事物精准的掉进了喝光的汤碗里,碰撞时发出清脆的响声,最终停在了碗底。

    原来是两粒六面骰。

    等等……

    骰子?

    联系上这个年轻人英俊得体的形象,沙哑的嗓音,在加上这对标志性的六面骰,布莱德的脑海中闪电般划过身体原主人的记忆,辨认出了对方的身份——“赌徒”!

    相较于其他被列为绝对机密的收容物信息,“赌徒”反倒在调查局内部广为人知。甚至风冠城里的居民们,也有很多对其印象深刻。

    这是一个在十几年前,诡异地出现在研究部门的地下收容机构里的异常事物个体。

    没错,他是自己跑进来的。

    发现他当天,研究人员们正准备进入SS-051号收容物的收容间对其进行常规研究。

    但当打开门,所有人都愣住了。

    SS-051,也就是那头产出的奶能瞬间治愈一切疾病并挽救濒死者的奶牛,居然不见了!

    当时赌徒就站在房间里,唇边有牛奶残留,见研究员们到来,还十分有礼貌地和大家打了招呼,并问出了那个在后来十几年中广为人知的问题:“要赌一把吗?”

    一个诡异的家伙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某个收容物的收容间里,并导致该收容物消失,研究人员被吓得不轻,立刻拉响警报,唤来警卫部队将其团团包围。

    但凡当时赌徒有半点异动,他们都会引爆ss-051里的大当量符文炸药,将收容间和里面的所有事物全部湮灭——虽然后来调查局知道了,这么做非但无法对赌徒造成半点伤害,反而会招致更加严重的后果。

    赌徒对警卫手里的武器丝毫不感到担心,还很有礼貌地说:“很抱歉惊动了你们。但我对你们没有恶意,我只是来取一场赌局的赌注。”

    有人问什么赌注,他回答说SS-051就是赌注。

    人们继续追问,什么赌局?

    但他拒绝回答,声称提问者付不起答案所需的代价。

    在这之后,他取走了五名警卫的生命。

    他还说,第一名警卫的生命是第一个问题的代价;余下四名警卫的生命,则是自己表露出该问题代价过大以至于神秘事务调查局无力承担时,聆听者依据这种表述本身判断出该问题所代表的价值,因而对该问题涉及的自己、SS-051、赌局参与者产生的粗略认知而必须付出的代价。

    当时研究员们当即引爆了房间里的符文炸药,以清除这个诡异的入侵者。

    但当硝烟平息,人们再次进入地下空间查看状况时,却发现“赌徒”依旧好端端地站在厚达一米的尘埃中,微笑着说:“你们已经付出了伤害一名神祇的代价。”

    随后姆诺奇斯峰便发生了山体滑坡,数以百吨计的泥石流倾颓而下,冲垮了神秘事务调查局的总部,共导致71名干员死亡,301人受伤。这也是姆诺奇斯峰如今只剩下了一个凸出山体的小小平台的原因。

    于是这位“神祇”就这样留了下来,站在原本提供给ss-051的收容间废墟里,整整三个月里不吃不喝不动,任由神秘事务调查局围绕着自己重新建造了防护更加严密的收容间。

    做好付出代价的万全准备后,局长下令询问“赌徒”既然赌注已经取走,又为何要留在这里。

    “赌徒”回答说,自己在等一个言而无信的家伙,对方欠了自己很多债务,却一直拒不偿还。

    就在调查局以为又会有人死去,或是总部再次受到地质灾害的摧残时,D-001收容物收容失效的消息传了回来。D-001逃出了位于边缘之地的收容地点,夷平了一座有着数千人口的边境矿业小镇,调查局付出了极大代价,才将其重新收容。

    “赌徒”则在收容间里静静地说道:“这就是答案的代价,另外,这个答案本身是免费的。”

    打那以后,再也没有人敢问“赌徒”任何问题,或是对他做任何事情。就在人们担心对其形成了实质上的收容会不会进一步付出代价时,却发现“赌徒”完全无视严密的防护,视屏障与符文阵列如无物一般来去自如。

    他会在每天入夜时离开收容间,到城里任何一座酒馆里寻找愿意和自己赌博的人。什么都赌,从以金钱为赌注的棋牌游戏,到坐庄开设赌局并抽取参与者的一定水钱……他乐此不疲,而且从不赖账,当所在酒馆打烊,他也会自己回到收容间里。

    神秘事务调查局完全拿他没办法,抓不回来,却又赶不走,好在“赌徒”并不会在面对平民时展现出自己超乎寻常的一面,被赖账或是受到不公正待遇时,也不会让对方付出相等的代价。

    似乎和不甚了解神秘事物的平民相处时,“赌徒”也真的变成了外表展现出来的那样,仅仅是一个极具涵养却又无比好赌的英俊青年而已,再无其他。

    久而久之,城里的居民就都熟悉了他,并开始将他称为“赌徒”。十几年过去,“赌徒”渐渐成为了人们茶余饭后所津津乐道的话题人物,亦是令神秘事务调查局头疼不已的超等级神秘事物个体……

    研究员早已对其作出判断,其危险性,恐怕不亚于任何一个已知的收容物。可偏偏又无法对其进行任何研究,因为从他身上得到任何信息,都会付出与之相符的代价。

    调查局对他唯一的了解,便是他曾称自己为“一名神祇”。

    神祇……

    或许在大灾变前,神祇确实存在。但那只是停留在传说中,据说只有奈兰位面,才居住着无所不能,司掌各种神职的神祇。难道他就是其中之一?

    他来到这里,又是为了向和人讨债?

    ……

    身体原主人的记忆缓缓消逝,头痛感随之消退。

    布莱德揉了揉脑袋,重新望向了房间一角的可怕存在。

    每一次检阅或是被动检阅原主的深层记忆,布莱德的头都会疼痛万分,且会随着记忆的破碎程度加剧。这不是什么好现象。

    “所以……要赌吗?你可以从我这里得到健康——你梦寐以求的健康,我是指真正意义上的那种。”

    “赌徒”别有深意地指了指他的胸膛。

 

瘟疫法典: 12【“赌徒”(中)】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