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茶馆 > 科幻小说 > 媳妇儿今天也在抽疯 > 21.杀手
媳妇儿今天也在抽疯  作者:十里卿空
    千影是被抱下山的,把脸埋在夜辞楼怀里,谁让他哭了一夜,眼睛肿得无法见人。

    顺便还能在夜辞楼怀里睡一觉。

    到了山下的小镇,他们找了一家客栈,上书“有钱人客栈”。

    段红尘:“……这穷人还不配住客栈了?”

    颜辞镜随口接话道:“可能他们家的房间太贵吧?咱们有钱怕什么!”

    “啧啧,败家。”段红尘摇摇头,率先阔步走进去。

    “几位客官里面请。”你看他们的衣着就知道并非普通人,店小二通常是最会见风使舵的,连忙把他们迎进去,“几位客官想吃点儿什么?”

    “七间上房。”玉景拍了银子在柜台上。

    “好嘞,客官跟我来。”店小二带着他们往楼上走。

    现在天色尚早,还没到午餐时间,客栈里空空荡荡的,仅有几个杂役在擦桌子扫地,只是那动作并不熟练,似乎是新来的。

    夜辞楼和段红尘脚步同时一顿,对视了一眼。

    颜辞镜等人自然也注意到了,只是夜辞楼没有吩咐他们便不会轻举妄动。

    没注意到的,似乎只有玉景和刘琼。

    看着走在前面的两个傻大个儿,夜辞楼并不打算提醒。

    进了房间,夜辞楼让店小二弄些冰块儿过来,然后把千影叫醒,给他敷一下眼睛。

    “好困,你别叫我。”千影拍打掉夜辞楼的手向里翻身,眼睛都没睁开。

    “一会儿再睡,先起来好不好?”夜辞楼将人捞过来坐到自己身上,无奈道:“先敷一下眼睛,然后再睡。”

    这时店小二敲门进来了,千影不得不听他的话醒过来,用布包裹着的冰块透着丝丝凉气,把千影镇的一哆嗦。

    “我饿了。”千影突然开口,他还是想着小馄饨,并且越来越想吃,觉得自己能一下吃两碗。

    “想吃什么?”

    “小馄饨,虾仁玉米馅儿,要吃两碗!”千影把眼睛上的冰袋拿下来,缠着夜辞楼挂在他身上,要他带自己一起下楼。

    夜辞楼没办法,只能身上挂着个人下楼,店里没有千影想吃的这种馄饨,还是夜辞楼多给了钱对方才承诺现在就去买虾。

    等千影睡了一觉,正好混沌被店小二送进来。夜辞楼搅了搅,晾凉以后才叫千影下地吃饭。

    千影吃第一碗,夜辞楼就给他晾第二碗,胳膊柱在桌子上,手撑着脸,看上去有点无聊,馄饨的热气慢腾腾的升起,把他的脸隐藏在烟雾里。

    “主子你要不要吃一口?特别好吃!”千影赞不绝口地夸赞着,举着勺子递到夜辞楼嘴边,期待地看着他,嘴角是满足的笑容。

    虽然昨晚得知的事情很难过,但他也知道夜辞楼就是怕他不开心才一直不敢告诉他,他若是表现出难过,夜辞楼一定比他难过百倍。

    夜辞楼就着他的手尝了一口,觉得也就是平常味道,还没有天星阁厨子做得好,但千影可能是许久不吃,才觉得是人间美味。

    把勺子收回来,千影接着大快朵颐,夜辞楼低头看着他吃东西,比千影自己还满足,心里仿佛被什么东西填满了,酸酸胀胀的,无处发泄。

    两碗馄饨很快见了底,千影把汤都喝了个干净,夜辞楼给他擦擦嘴,千影又坐到了他腿上。

    千影没生病之前总是特别含蓄,含蓄地表达自己对夜辞楼的喜欢,含蓄的依赖他,含蓄的让人觉得他对夜辞楼的爱可能没有对方多。

    倒是生病以后,千影行为举止孟.浪得有时候让他招架不住,后来病好了,可能也习惯了,行为举止比从前主动了不少,尤其是在玉景的刺激下,千影主动不是一点半点。

    夜辞楼很喜欢千影这样,就好像这样才算真正地接纳自己一样。

    他知道自己没什么安全感,看似强大,可年纪很小就来到陌生世界,被养父“养”大,又曾经差点失去千影,这些事都在心里累积着,只是没有发泄的出口。

    夜辞楼看上去很强大,可心底的脆弱却谁也没透露过。

    所以每当千影主动,他都能开心半天,还是那句话,夜辞楼其实比任何人都好哄。

    千影忍不住亲了亲夜辞楼弯起来的唇角,捧着他的脸认真地看着,问道:“就这么喜欢我主动亲你?”

    夜辞楼搂住他的腰防止他掉下去,点点头,看向千影的眼神似乎是在鼓励他再亲一次。

    千影满足他的愿望,别说亲一下,做什么都行。

    不知道何德何能让夜辞楼这么爱他,似乎每天都能发现夜辞楼对他的爱又加深了一点。

    夜辞楼浅尝辄止地和他亲了亲,没敢深入,要是一会儿起了反应可不好收场。

    千影伏在他肩膀上气喘吁吁,呼出的热气全喷在夜辞楼露出来的脖颈上,他的喉结不自然地上下滚动,千影看到后起了坏心思,上去咬了一口,肉眼可见地夜辞楼绷紧了身体,抱着他的怀抱都僵硬了不少。

    “别闹。”夜辞楼偏过头躲开千影,调整自己的呼吸,不让他再有作乱的机会,“你不是困吗,去睡觉吧。”

    “你这好像是在嫌我烦打发我一样。”千影故意这样说,看夜辞楼急忙看过来的眼神,得逞般地笑了笑,“看什么,我说的不对吗?”

    “没有,不是打发你。”夜辞楼也只会解释这么一句。

    “那是什么?难道是怕我吃了你?”千影身子在他腿上动了动,眼睛里好像有水光,调.戏夜辞楼的话张口就来,“你想让我用哪儿吃?”

    夜辞楼当场就愣了,不光他,千影自己也惊呆了,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说出这种话,太羞.耻了。

    脸色瞬间爆红,连耳朵都一并红彤彤的,不用上手去摸就知道一定很烫。

    他把脸埋到夜辞楼胸前,闷闷地说道:“你就当我刚才犯病了,太不好意思了。”

    趁着千影看不到,夜辞楼的嘴角疯狂上扬,要不是千影身体不行,肯定是要发生点什么。

    不再由着千影胡闹,夜辞楼抱着他上床睡了一觉,晚饭时间才醒,吃过晚饭千影是没心没肺地睡着了,夜辞楼手放在千影的腰上,静静地等待着什么。

    夜入三更,外面才逐渐有了声音,是不一样的风吹草动,只有武功极高听力极好的人才能感受到的。

    踏在屋顶的脚步声逐渐逼近,千影也渐渐被惊醒,见夜辞楼云淡风轻的,就知道杀手不是冲他们来的,想了想住在同一楼层的玉景,千影了然。

    把夜辞楼枕在脑袋下的胳膊扳出来,千影自己躺上去,脸朝着夜辞楼,打算继续睡觉。

    脚步声还在逼近,已经快到他们的屋顶了……

    可谁知,竟然越过了玉景的房间,夜辞楼心下一凛,不是冲着玉景来的,也不是冲着他们来的,看来这小小的客栈还挺藏龙卧虎的。

    千影也意识到了这点,有点遗憾地说道:“竟然不是冲他,可惜了。”

    夜辞楼:“……”

    外面的打斗声越来越清晰,刀剑碰撞发出的声音扰的人睡不着觉,尤其像千影这种听力好的。

    不过不关他们的事,他们也没必要路见不平,还是得等对方结束战斗。

    但是吧,有一句话叫,来得早不如来得巧。

    夜辞楼和千影没打算找事,但事找上他们了。

    夜辞楼捂住千影的耳朵哄他再次入睡时,房门“咣”的一声被一具尸体撞开了,房门在门框上晃悠了两下,然后……掉了下去……尸体也躺在门边……

    夜辞楼:“……”

    千影:“……”

    段红尘住在他们隔壁,听到声音出来看了一眼,一见到夜辞楼的房门都掉下来了,顿时忍不住笑出了声。

    其他人也出来看看情况,都忍俊不禁地笑了笑。

    给千影穿好衣服,夜辞楼套了件外袍拉着千影出来,一脚把尸体和门同时踹了出去,分别砸中两名黑衣人,夜辞楼用了内力,那两人立刻就没气了。

    被黑衣人围攻的那年轻人抽空看了一眼夜辞楼,用眼神表示了感谢。

    外围的黑衣人互相对视了一眼,下了决定后十几个黑衣人朝夜辞楼他们飞过来,看样子是打算灭口。

    “你去段红尘房间待着,一会儿去接你。”夜辞楼看着来者不善的黑衣人,无奈地推着千影去了隔壁。

    千影知道自己不宜剧烈运动,非常听话。

    被包围的年轻人武功也不弱,硬是从层层包围中杀出一条血路,打算打不过就跑,一边和追在后面的杀手对抗一边往前跑。

    玉景刚解决完一个冲过来的杀手,眼睛朝那人瞄了一下,瞬间身体比大脑行动快,飞到了对方身边。

    那人看了玉景一眼,没想到对方会突然来帮忙,抽空说了一句:“谢了兄弟!”

    玉景听到这句话脸色突然难看起来,语气非常不好地回了一句:“不谢。”

    那人的身体僵了一下,就是这分神的工夫,让杀手有了可乘之机,他慌乱抵挡,却又给了另一个杀手机会,躲是躲不过去了,难道真的要死在这里?

    他绝望地闭上眼,没感到疼痛,却听到了刀捅进肉.体的声音,睁眼一看,原来是帮忙的那位兄弟帮他挡了一刀,肩膀被砍伤了。

    没有玉景的命令,刘琼也不敢有动作,看到他受伤都不敢上前,只能在原地干着急。

    再看看其他几位,都把身子拄在栏杆上看热闹,没有丝毫要帮忙的意思。

    “洪兄叶兄,你们……劳烦你们帮帮忙吧!”他一脸为难地说着,心里也知道虽然他们一路同行,但对方并没有一定要帮忙的必要。

    段红尘挑了挑眉,反问道:“你怎么不去?”

    “我……”刘琼说不出话,没有玉景的命令他是绝对不出手的,无论是什么情况。

    “算了,还是早结束早睡觉。”夜辞楼说着从楼上跳下去,随手了把匕首就杀进了人群,朝歌他们三个看到夜辞楼下去了。自然不会坐以待毙,纷纷跳下去援助。

    有了他们的加入,很快战斗就结束了,尸横遍野。

    玉景的肩膀还在流血,那一刀是想置人于死地的,用的力气自然不小,他的衣服几乎都被血浸透了。

    大概是失血过多的缘故,在月光的照耀下,他的脸都比平时苍白了许多。

    那位年轻人扶着他,又看向众人:“多谢各位今日仗义相助,大恩大德无以为报……”

    话没说完被玉景打断,“那就当牛做马吧。”

    年轻人:“……”

    夜辞楼找店小二换房间,那店小二看到这么多尸体,竟然吓晕了过去,还是掌柜的出面把他抬走,不过也吓得不轻。

    最重要的是,赔偿的门钱让那位年轻人出了。

 

媳妇儿今天也在抽疯: 21.杀手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