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有话要说:</br>没修没抓虫,卡了一下出来了...我现在去修<hr size=1 />

    吃饱喝足之后姬辰消停了下来,在这不大的房子里这嗅嗅那嗅嗅,甚至在自己的小窝里也闻了很久就是没有停下来。

    洗澡后看着镜子里自己的花脸,秦舒然伸出手附在了那几道伤上边使用了灵力。微愣,最后拿开的时候果然什么都没有。

    今天帮顾词烁疗伤实在太拼命了,身体里已经没有一丝的治愈灵力。现在普通灵力正在恢复,秦舒然却明白的知道就算现在压榨干了自己的灵力也不会再留下拥有特殊的治愈灵力。

    秦舒然缓缓握紧了拳头,原本被顾词烁夸奖带来的兴奋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她的治愈灵力才没有那么厉害呢,那是被嫌弃的存在。一次只能对自己之外的一个人起作用,也就是说如果今天给A治疗了,那么剩下的治愈灵力就只能给自己活着A,就算剩下的再多也不能给B治疗。

    熟称,单奶。

    单奶就算了,还得间隔24小时,开始治疗的24小时之后才能换治疗对象,开始治疗三个小时之后普通灵力才会开始慢慢恢复,也就是说这三个小时就是自己的虚弱期,没什么反抗余地。这是经过多年的试验的出来的结论,也是经过多年的训练才发现是无法增长的无用能力。

    秦舒然呼出一口气,正是因为如此没用,才会被放弃呀。

    秦舒然收拾好一切之后看到了再次坐在了落地窗前的宝宝,微微挑眉,她看向窗外的时候看到了鬼兵和被他们所吸引的善鬼。其中已给鬼兵挺奇怪的,竟然拿着镰刀一般的武器,而且他没有动,站在空中静静的看着这边。在看到寝室软的时候那鬼兵挑了挑眉,镰刀一手跟上了队伍。

    鬼兵是阴界的兵,每天晚上都会有鬼兵出来游迅。并不是保卫安全,而是因为他们是鬼的‘指明灯’。只要是死后没害过人的善鬼在鬼兵出现的时候会不由自主的被吸引过去,而那些害过人的恶鬼可能会被杀死或者被渡魂师渡魂再次成为善鬼。

    秦舒然上前把已经炸毛了的小奶狗抱了起来:“那是鬼兵。”低下头亲亲他的脑袋,这次没有被躲开,大概是被外边的鬼兵吓到了?秦舒然:“每天晚上都会出现,不过不一定每次都经过这里。兴许是感觉到你的不同所以才停了一下,别担心,这里是灵师的地盘,跟鬼兵井水不犯河水。”

    不过,一般的鬼兵应该没那个样子的吧?秦舒然觉得疑惑,却也没想到答案。

    唰的一下把帘子拉了起来:“睡觉吧。”

    被放在窝里的姬辰不安的转了好几圈却还是没有趴下,他可以感觉到自己心脏正在以不正常的速度剧烈的跳动着。

    那个鬼兵很可怕,让他全身颤粟,那是他全盛期都无法战胜的存在。

    “怎么了?”秦舒然蹲了下来安抚着它,感觉到自己的手被蹭了蹭的之后还有点意外,这是被撒娇了?

    怎么了?姬辰觉得这个问句有点可笑,那可是他姬辰都恐惧的存在!

    眼前这个人竟然丝毫没有感觉!

    姬辰来到这个奇怪的地方已经有十来天了,见到的最为强大的还是这女人的同事,但就算是那个帮忙搬东西的男人也不是姬辰害怕的存在。而那个拿着长镰的名为鬼兵的东西,单单只是一眼就让他觉得可怕。就如同自己的一举一动,所有心思所有的一切都被看穿了一般,似乎自己下一秒就会被剥皮拆骨尸骨无存。

    看着已经发出了呜呜的示威声的宝宝秦舒然微愣,皱起了眉头再次抱了起来:“在害怕吗?”

    “没事的,这里很安全,不管是鬼还是鬼兵都进不来的。”落地窗是分界线,这里毕竟是给灵师剧组的地方还是有保障的。秦舒然现在是这房子的主人,昨天搬完家之后就已经启动了符文。

    “不怕不怕。”她低声安抚着,然后有脸蹭了蹭。这次没有被推拒,果然是被吓到了。

    “跟我一起睡吧。”

    姬辰听到这安静了下来,是的,这女人还是有点用的。形势未明并且实力尚未恢复,呆在这里至少现在是安全的。

    秦舒然抱着它走进了房间,细细的给它擦脚,关灯,把这不大的小奶狗放在了床头——她害怕自己不经意间直接的把它压扁了。

    姬辰这次能安心了,趴在了床头闭上了眼睛。

    秦舒然嘴角弯了弯,也缓缓闭上了眼。

    不仅仅是自己感觉到孤独,小狗也是,以后还是一起睡吧。

    今天的王益咏上班可谓是春风满面,昨天周医生打电话的时候他本是不想去的,只是听到对方的声音有些低落自己也有点心烦了才决定去赴约,却没想到看到了不一样的周医生。周茗这个医生刚来医院不久,上班的时候看起来非常的严肃刻板,也只有面对自己的时候才会露出写不一样的情绪。这样王益咏得意了些许,可惜对方不是他喜欢的类型完全没有感觉。然而昨晚就不同了,他第一次真正意义的看到了下班后的周茗。那没有上妆的脸可谓是倾国倾城——他竟是不知道在那严肃刻板的妆容下的脸是这样的!再加上眉间的那一点愁容让王益咏不由得心疼了起来。顺势的聊天,顺势的接受了告白,王益咏现在可谓是春风得意。虽说周茗和秦舒然是两个完全不同类型的美人却不得不说昨天的周茗是真的漂亮。而且跟上了妆的秦舒然不同,他昨天看到的可是素颜的周茗。王医生。李杏追了上去:这个是昨天秦小姐送来的,说是去求的平安符。王益咏听到这话眉头一皱,看起来有些不高兴。李杏歪头:王医生是不想…你收着吧。王益咏想起昨天周茗那未尽的话语,秦舒然的男朋友来找了她麻烦,这让王益咏对秦舒然的好感下降了很多直接的删了她的微信联系方式。啊…李杏看着这红布包好的小东西嘟囔着:可是我也不想要呀…王益咏:上班了就不要偷懒,赶紧过来记录数据。李杏一听连忙把平安符收了起来:是!小然然?杜香云瞪大了眼睛:你的脸!秦舒然下意识的摸了摸:没事,就是被挠了一下,明天就好了。没破皮的就快下去了,破皮的那两道还有印记,为了不感染她今天只涂了口红没有上粉底。真的吗?杜香云已经跑了过去抬起了她的脸:你这张脸要是毁了就麻烦了。孔妮妮有些意外:不是小狗吗?怎么会伤到。杜香云:正因为是小狗才会那么不知道分寸好不好,都不知道主人是谁了!秦舒然噗呲的笑了:你不是还说宝宝很可爱?杜香云义正言辞:可爱不可爱跟他会不会伤人那是两回事。孔妮妮:狗打过疫苗了吗?打过了,伤到时候我还用了硫磺皂,没什么大事。不对。杜香云忽然抓到了另一个重点:你还叫它宝宝?啊…秦舒然有点不自在的挠脸:还没想名字。孔妮妮:还是赶紧吧,越大越麻烦。嗯,好的。只是聊了几句就开始交班了,早上挺忙的,上班族会来买面包,补货要及时收银也要跟得上。因为脸的关系秦舒然没有去收银专门的盯着货架了。九点过后就是少了不少事,可以散漫了一些,秦舒然看了下手机没发现今天有任务,兴许今天自己的治愈能力就能使自己身上了。不过秦舒然也只是想想,这两道伤罢了明天完全没有痕迹那才叫糟糕,跟自己两个同班的同事可不是灵师的事情。小然,上来一趟。好。这声音是王怀光,直接的从对讲机说的看来是有什么急事。白天回响的二楼没晚上那么多人,空位很多,秦舒然看到了坐在角落打着哈欠的王怀光连忙走了过去。你的脸怎么回事?王怀光一问就立刻的反应了过来:那只狗?嗯。秦舒然坐下:闹腾了下不小心被挠了,过两天就好了。小伤罢了,如果不是因为伤在了脸上王怀光根本不会多问。他放下了帷幔:有个出差任务,你看看你要不要接。出差?秦舒然愣住了,她可是很少接到出差的任务的。拿过了桌子上的纸张,发现竟然是一场任务计划。时间是十天后,凉城会有一次计划好的围剿任务,参与的灵师有一个是大明星,听说有秦舒然的存在所以想要雇佣两天。没什么其他的要求,下战场之后治疗保证他第二天能够上镜。秦舒然嘴角抽了抽:也就是说,不管内伤如何,先治疗脸上的伤?是的。王怀光点头:因为你的质量迅速不留疤,所以他指名要你。当然,去不去是你的选择。十天后…秦舒然有些犹豫了:能带狗吗?王怀光早就想到了这个:帮你问过了,你是去后援,在酒店里等着就好,可以带的。那行,我接下来了。

    。

 

半吊子灵师和犬妖大将军: 9.第九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