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茶馆 > 科幻小说 > 许你骄纵 > 9.第九章
许你骄纵  作者:子初酒
    第九章

    “冰肌玉骨”四个字一出,谢朔半晌无话。

    叶谙瞅了瞅他那仿佛便秘的脸色,重新挨着他坐下,说:“我这不也是想让你早点喝了牛奶去睡觉吗?大半夜的,你以为我愿意费这么大的劲给你演戏呢?”她放低了语调,带了点埋怨的意思,“好心当成驴肝肺……”

    大概终于想起来这是新婚夜,沉默片刻,谢朔总算开了口:“你自己去睡,不用管我。”

    叶谙却没动,眼珠一转,忽然又道:“我刚刚做了个噩梦,吓醒了,有点害怕,一个人不敢睡。”

    谢朔显然已经对她失去了信任,下意识认为她又在胡扯,抬眼反问:“你以前怎么睡的?”

    叶谙理直气壮:“我以前都不做噩梦的啊!也不知道今天是怎么了,可能……可能是被你气的吧?”

    谢朔:“……”

    “再说了,以前是以前,以前我没结婚,现在我结婚了,你身为丈夫,难道连这点担当都没有吗?”

    结婚、丈夫……她进入角色倒是挺快。

    谢朔嘲讽地牵了牵唇。

    叶谙说着,突然打了个喷嚏。

    虽然已经进入四月,但夜间的温度还是有点凉,何况她穿的吊带睡裙。

    听到这声喷嚏,谢朔终于站了起来,将手里的牛奶递还给她。

    叶谙嘴角一扬,接过杯子,对着他的背影比了个成功的手势。

    就没有她搞不定的男人!

    叶谙将杯子放好,又去洗个了手,重新爬上床,在谢朔身侧躺下。

    被她这么闹腾一通,谢朔还真有了点睡意,叶谙自己反倒睡不着了,翻来覆去,怎么变换姿势都觉得不舒服。

    听着身旁窸窸窣窣的动静,谢朔侧过头:“还害怕?”

    他顿了顿,“害怕的话,把床头灯开着。”

    叶谙刚好翻身对上他那边,黑暗中,虽然看不见模样,但传入耳中的声音却温和沉稳,让人心安。

    叶谙微微一怔,心想,他如果没遭遇那些变故,应该会是个很温柔的人吧。

    叶谙依言开了床头灯,昏黄的光如月色浅浅散开,落在枕畔男人脸上,勾勒出模糊的轮廓。

    想到先前的噩梦,她不着痕迹地往他那边挪了挪,看着光雾中那张侧脸,神情渐渐变得怔忡。

    她伸出手,白皙的指尖在他眉心上方停顿片刻,似乎想碰触,最后却又收了回去。

    她无声说了句“晚安”,缓缓合上了眼。

    窗外,春雨细细绵绵地下着,雨水洗过枝叶,清凌凌滴落。

    ……

    ----

    第二天早上,叶谙是被闹钟闹醒的。

    谢朔眼睛不方便,不太能分辨白天黑夜,所以定了闹钟提醒。

    叶谙迷迷糊糊睁眼,感觉到他掀被子下床,努力勾了勾脑袋,还是没能起来,干脆又躺下眯了一会儿。

    等到谢朔洗漱完换好衣服,她才彻底睡醒了。

    今天不用出门,谢朔换了一套家居服,叶谙靠在床头看他,视线掠及他头顶时,突然“噗嗤”笑出了声。

    眼前男人虽然穿戴齐整,但头发却没有打理好,因为睡觉的缘故,有一小撮头发翘了起来。

    他眼睛看不见,没法照镜子,自然也察觉不到。

    一张英俊冷漠的脸,配上头顶一撮摇摆的呆毛,画风出奇地可爱。

    叶谙瞄了一眼,又瞄了一眼,倒在床上笑得不能自抑。

    听见她浮夸的笑声,谢朔蹙了下眉,不知道她一大早又发什么神经。

    叶谙笑得眼泪都要出来了,好半天才缓和了,招手唤他:“你过来一下。”

    谢朔顿了顿足,神情冷淡,并不想搭理她。

    叶谙只得穿上拖鞋下床,走到他面前,抬起胳膊去捋他的头发。

    谢朔下意识想挥开她的手,被叶谙按住肩膀。

    “别动!你头发翘起来了,你要是想顶着这撮呆毛出去,那我就不管你了。”

    听见这句,谢朔终于没再动,脸色却变得很难看。

    叶谙踮着脚,用力替他捋了捋,然而那撮呆毛却始终顽强地招展着。

    “你等一下,先别乱动。”

    叶谙趿拉着拖鞋小跑到卫生间,拿了定型喷雾和梳子过来,刚准备给他打理,忽然生出一个念头。

    她转身找到自己的手机,憋住笑,打开相机功能,悄悄对着他拍了张照,然后才继续帮他梳理头发。

    “你想要个什么样的发型?”叶谙边喷定型喷雾边问,语气兴奋,“中分?背头?要不……扎个小揪揪?”

    她歪了歪脑袋:“小揪揪是现在很流行的发型,很显年轻的,你要不要试试?”

    谢朔瞬间脸都绿了。

    在他彻底爆发之前,叶谙飞快替他将那撮呆毛弄服帖,退到危险距离外。

    “好啦,跟你开个玩笑,大早上火气这么大,不怕伤肝么?”

    谢朔看不见她人,拿她没办法,沉下脸,朝卧室外走去。

    大概担心她真给自己扎了个“小揪揪”,走出几步,他忍不住抬起手摸了一下自己的头发——结果因为分心,不慎绊到旁边的柜子,哐当一声,险些摔了一跤。

    叶谙听见动静,忙道:“你没事吧?”

    这回是真情实意的关心。

    然而谢朔的脸色更加难看了,稳住身形,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

    脾气真大。

    叶谙环顾了一下卧室的布置,心里琢磨道:看来得把房间里不必要的家具清理掉一些,不然天天这么磕来碰去,让谢柏言知晓,还以为她故意虐待他呢。

    ---

    叶谙洗漱完,换了条家居长裙,才下楼去吃早饭。

    老爷子、谢柏言还有谢朔都在餐桌前坐着,谢朔已经开始在喝粥。

    他的动作优雅斯文,是多年养成的习惯,浸润在骨子里。

    面对老爷子和谢柏言,叶谙秒变温柔乖巧画风,微微笑着唤道:“爷爷。”

    转头向谢柏言,“爸。”

    老爷子笑了笑:“谙谙起来了?”

    叶谙看了一眼谢朔,在他旁边坐下。

    一顿饭吃得安静无声。

    吃完早饭,谢朔先回了楼上。

    叶谙则被谢柏言叫到一旁,叮嘱了一番谢朔的生活习惯和平时喜好。叶谙全程耐心且专注地听着,时不时微笑颔首,力求将自己“温柔体贴”的贤妻人设塑造到完美。

    说到后面,谢柏言突然拿出一张卡,递给她:“这张卡,原本该阿朔自己给你,可他现在不方便……我每个月会让人往上面打五十万,给你当零用。”

    叶谙一愣。

    “你平时有什么想买的衣服或者首饰,跟管家说一声,让他帮你办就行。”

    每个月五十万零花钱……衣服首饰随便买……

    叶谙忍不住要膨胀了。

    她按捺住内心的激动,波澜不惊地接过卡,笑得优雅从容:“谢谢爸。”

    谢柏言温和一笑:“老爷子会在这边住一阵子再回去,我接下来要忙公司的事,顾不上这边,家里就劳烦你照料了……”顿了顿,着重强调,“多陪陪阿朔。”

    早在结婚之前,叶谙就知道谢家急着让她嫁过来的原因,所以听到这番嘱托,并不意外,温顺地点了点头。

    看着谢柏言脸上忧心的神情,她不由得想起了叶远年。

    ——同样是当爹的,怎么差距就这么大呢?

    同谢柏言聊完,叶谙揣着卡,美滋滋地上了楼,决定去好好“关心关心”谢朔。

    这一刻,谢大少爷的那些臭毛病在她眼里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

    谢朔不在卧室,叶谙找了半天,最后在书房找到了人。

    书房很宽敞,连墙的书架一直蔓延到最里侧,窗帘依旧紧合着,房间里色调本就偏冷,这样一来,越发显得死气沉沉。

    书房内安装了人工智能系统,AI正用机械的声音在阅读着什么,谢朔坐在沙发上,静静听着。

    ……他最爱的果然还是沙发。

    叶谙敲门进去,第一件事就是找到遥控器,开了窗帘。

    四下里瞬间亮堂起来,添了暖色。

    谢朔蹙眉问:“有事?”

    刚拿了一笔巨款的叶谙语气欢快:“没事啊,爸让我上来陪陪你。”

    她挨着谢朔坐下,好奇问:“你这是在听什么?”

    谢朔眼睫微垂,没理她,神情冷淡。

    AI阅读的内容是有关商业投资方面的,叶谙跟着听了两句,有点无聊,拿起了自己的手机。

    昨天晚上她和施双双聊到一半就消失了,施双双一头雾水地连发了好几条消息。

    施双双:【???人呢?】

    施双双:【让你上个照片,你怎么直接消失了?】

    施双双:【满头问号.jpg】

    ……

    叶谙捧着手机,开始接着昨天的话题回复:【照片无法全方位展现他的英俊潇洒,哪天有机会带你见真人[害羞]】

    隔了一会儿,施双双的新消息才跳出来。

    施双双:【你是不是拿不出照片,所以昨天晚上才溜了?】

    施双双:【[撇嘴]我现在严重怀疑你那个高富帅老公的真实性。】

    叶谙抬头看了一眼旁边安静听书的谢朔,这么气质卓绝的一张脸,怎么就不真实了?

    她忽然灵光一闪,将早上偷偷拍的那张“呆毛照”裁剪一番,只截取头顶部分,发了过去。

    施双双:【???】

    施双双:【这啥???】

    叶谙:【我帅老公的一撮头发。】

    施双双:【???】

    叶谙:【你看这顺滑的发质,这完美的弧度,每一根头发丝儿都散发着迷人的魅力,足以证明他有多么的英俊潇洒有多么的风度翩翩。】

    叶谙:【天上地下,举世无双!】

    叶谙:【认真脸.jpg】

    施双双:【………………】

    你在逗我吗?

    施双双觉得,她可能嫁了个长相不怎么样的豪门老公,怕丢了面子,所以才这么藏着掖着,连婚礼都不通知。

    她想了想,没再纠结这个话题:【你开心就好。先不跟你说了,有个剧本这两天必须收尾,回聊~】

    施双双跟叶谙不同,在工作室主要负责编剧和策划工作,只偶尔客串一两个配角。发完这条消息,她就继续赶稿去了。

    叶谙退出聊天页面,百无聊赖地刷了会儿微博。

    没多久,AI阅读结束,屋内又恢复了安静。

    眼见谢朔准备吩咐AI换一篇读,叶谙突然自告奋勇道:“老听AI读也挺没意思的,不如……我读给你听吧?”

    谢朔微微侧头。

    叶谙托着下巴,说:“我配过有声小说,读这个最在行了,难道你不觉得,我的声音很好听吗?”

    她微博可是有几十万粉丝呢。

    谢朔未置可否。

    她的声音确实很好听,干净清澈,所以即便话多了些,也不会让人觉得太吵,这一点,从她第一次踏入这里时他就知道了。

    不等他拒绝,叶谙就拿起书桌上的一本书读了起来,似乎想证明自己的实力。

    温柔的声音徐徐响起,似春水淌过耳际,谢朔手指动了动,最终没有阻止她。

    窗外阳光明媚,两人坐在一处,看起来竟有几分温情。

    “怎么样?是不是听着有感觉多了?”读完小半本,叶谙得意地扬了扬眉。

    谢朔仍旧没回答。

    叶谙放下书起身,打算去倒杯水喝。

    想到谢柏言刚给的那张卡,她顿了一下,转头体贴地问:“你要不要喝茶?还是给你煮杯咖啡?”

    谢朔合上眼睑,面容清冷:“不用。”

    叶谙已经习惯他这副无欲无求的样子,没强求,自己去了客厅。

    刚到客厅,就见周姨端着两杯茶,正准备往这边来。

    “夫人。”周姨笑着招呼。

    叶谙回她一笑,伸手去接托盘:“我来吧。”

    看着叶谙远去的身影,周姨露出了欣慰的神情。

    “茶就放在旁边的桌子上,你要喝的话跟我说一声。”回到书房,叶谙捧着自己那杯茶,重新在谢朔身侧坐下。

    悠闲地抿了几口茶,她抬头道:“以后你想看什么,都可以找我帮你读。杂志啊,网上的新闻啊,都可以,我比AI智能多了……”顿了顿,忽而一笑,“心情好的话,我还可以唱歌给你听。”

    叶谙自认为已经足够温柔体贴了,谢朔就算不感动,至少也该对她态度好一点,谁知下一秒,却听到男人冷漠的一句:“你很闲?”

    叶谙:“……”

    这男人有毒吧?!

    好心情登时消了一大半,叶谙气得险些没把手里的茶杯直接扣他脑袋上。

    ——算了算了,看在每个月五十万的零花钱上,我忍!

    叶谙深呼吸两下,把原本给他的那杯茶也拿过来,喝了一口降火。

    刚咽下去,扔在一旁的手机突然响了。

    叶谙拿起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是项泉打来的。

    她走到阳台上,接通电话。

    “喂,谙谙,有个不好的消息……”项泉顿了顿,“《药师》那个项目,让人截胡了。”

    叶谙眉头一皱:“那天吕弘不是都答应了吗,怎么会被截胡?”

    电话那头,项泉骂了句脏话,说:“我也是昨天才得到的消息,对方已经在走合同了。”

    叶谙侧了侧身,在她看不到的视线内,谢朔伸手,摸索着端起了桌上搁着的那杯茶。

    ……

 

许你骄纵: 9.第九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