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茶馆 > 科幻小说 > 和偏执男配HE[快穿] > 7.深渊(七)
和偏执男配HE[快穿]  作者:南辛一成
    7.

    菊祭司怔了一下,忙躬身上前,打着帘子,一只手伸向那顶金色的轿子中。

    金色的轿子往前倾了一下,一只玉手轻轻地搭在菊祭司的手上,黑色的纱帘底下,现出一抹皎白的身影。

    深渊部落的生物们,连呼吸都快滞住了。

    他们的目光平静、虔诚,像呼吁神光一样,凝视着圣女所在的那顶轿子。

    原本期望暗之王在大祭典上,牵着圣女的手同时出现在他们面前,让他们能够有幸瞻仰圣女的容颜,可暗之王并没有这么做,这让他们感到失落和遗憾。

    深渊一代一代地歌颂圣女的美貌,可鲜有人知道她的美貌究竟为何,倘若能在大祭典上一睹芳容,那么生活在深渊的意义,也将得到圆满。

    森林女王的目光也发生了变化,她静静地注视着廖秋所在的方向,夜恒也转过头看她。

    一只玉足拨开黑纱,踩在木屐上,踏了出来,接着是一抹黑金色的纱裙,如流水覆在圣女婀娜的身姿上,只这一眼,便叫人生出了无限向往。

    山峰是山峰,流水是流水,她静谧,端庄,气象万千。

    乳白的肌肤从未见过一丝阳光,眼眸让人眷念黑夜的宁静,娇艳的红唇更是让人心脏呼之欲出,她的美貌诠释了深渊的意义,在她面前,任何东西都黯然失色。

    这是整个深渊供奉的神明,是他们一生追随的信仰。

    廖秋端庄以暇地站着,一只手虚虚地搭在菊祭司的手臂上,目光落在森林女王身上。

    “真亮,”廖秋嘟哝,“跟夜恒一个样子。”

    夜恒哭笑不得,道,“那是森林之光,你一辈子都不可能见到的光芒。”

    语气稀疏寻常,像说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情,听起来也没有什么不妥当。

    可就是明明白白地嘲讽圣女,笑她没见识。

    这让廖秋暗自恼火。

    森林女王提着裙子,优雅地朝她行了个礼。

    廖秋简单地回了个礼,算不上多么庄重,却引起了欢呼。

    “哇——”花蝴蝶一族捂着嘴巴惊呼,“圣女的举止也太迷人了吧,不愧是深渊的圣女!”

    金蜥蜴一族眼睛放光,摇着粗大的尾巴,道,“金蜥蜴一族愿意为圣女再抓更多的人类祭品来!”

    廖秋表情波澜不惊,仿佛没有听到这些言论一般。

    她的举止早已经过严格的训练,是大祭司眼中的完美,这些表现对她来说只不过是小意思。

    她不允许别人比她美,尤其是在深渊。

    “女王,听您的意思,是想用您自己,交换这九百名人类祭品?”廖秋嗓音空灵,甜蜜如丝,令深渊生物为之振奋。

    森林女王庄重的点头,微微一礼,道,“还请圣女与暗之王成全。”

    “您是不是觉得,您的价值高于这九百名人类祭品?”廖秋笑着问她。

    森林女王低下头,挽起一只手的袖子,哀伤地说,“吾承神明血脉,数百年来一直研习森林魔法,愿意用魔法为深渊效劳,得吾,深渊将获得森林之光,部落的生活将获得改变……”

    “噗……”菊祭司扶着廖秋,忍不住笑了,她道,“对不起,女王,魔法还好,森林之光就算了,您应该知道,对于我们这些深渊生物,最不需要的就是光线。”

    森林女王一脸恳求地看着夜恒。

    夜恒一字不发。

    廖秋微微笑着,问大祭司,“大祭司,你以为如何?”

    大祭司注视着廖秋,道,“祭品是深渊献给暗之王和圣女的礼物,其个体价值虽无法与森林女王相提并论,却是深渊的必需品,森林女王有意献上自己,可于深渊无益,如此论来,其价值不高。”

    廖秋:看吧,没有想要你。

    “不是的,”森林女王抬起一只手,另一只手指尖上生出荆棘,用其将白嫩的手臂割破——

    她仰着头,目光坚定,举着流血的那只手臂,让涔涔鲜血滴入沸腾的巨鼎之中,她朗声道,“吾愿献祭自己的血肉,供暗之王和圣女食用!”

    廖秋轻轻地抽了口气,笑容仍在脸上。

    根据不断冒出来的泡泡框提示,她已经猜到了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

    让森林女王这么秀下去,夜恒也好,小狼崽子也好,都会被她折服的,最终的后果就是,森林女王怂恿夜恒抛弃她这个恶魔之女,双宿双飞掉了。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夜恒满脸动容,轻声道,“女王,你不必如此。”

    大祭司和廖秋都没有作声。

    森林女王道,“吾诚心诚意,愿献祭自己,请暗之王停下杀戮,放过这些孩子们!”

    夜恒道,“你这是何苦呢,区区人类,只不过是蝼蚁而已,怎么值得您挂心?”

    “暗之王!”森林女王目光真诚,死死地盯着夜恒,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对您来说,这些人类小孩不过是可以随意杀掉的祭品,可对于他们的家人来说,可能就是他们唯一的宝藏,是他们活下去的动力啊!”

    夜恒幽幽地叹了口气,看向大祭司。

    大祭司摇了摇头,双唇紧闭,显然这事在他看来是荒谬的,没法商量,他是绝对不会同意和森林女王做交易的。

    夜恒转过脸,目光从森林女王身上,掠到人类祭品上面,再到各个部落种族身上,他神色庄重,道,“祭品是深渊部落献给孤王和圣女的心意,孤王感激不尽。”

    众部落虔诚而崇敬地注视着他。

    “但这既然是孤王收下的礼物,那便只能由孤王处置。”夜恒道,“孤王以为,九百名人类祭品,实在太多了,孤王愿意和森林女王做交易。”

    话音落下,人群一阵惊呼,以不满和惊慌的情绪居多。

    “暗之王,您这是什么意思?”梅祭司第一个跳出来,道,“这些人类祭品都是小人以及各个部落的勇士们,远离深渊,冒着被太阳灼烧的危险,从人类的村庄里捕获得来的!这代表深渊部落对暗之王和圣女的敬仰!”

    夜恒道,“你们的心意孤王心领了。”

    “这不公平!”梅祭司看向大祭司,道,“大祭司,您说句话啊,这不合规矩!”

    大祭司缓缓地抽了口气,看向夜恒,道,“暗之王,请您遵守深渊的规矩,收下深渊子民们的心意。”

    “规矩?”夜恒冷笑一声,表情渐渐变得冷峻,他盯着大祭司,不再像从前那般毕恭毕敬,反而有点居高临上的嚣张,他一字一字道,“孤王才是深渊的统治者。”

    大祭司合上眼,一口气不太平静地从肺部抽出来。

    他终究是忍住了。

    王冠是他亲手戴在夜恒头上的,圣女也是他一手培养出来的,深渊的未来已经交给了他们,想要反悔也已经来不及了。

    退一万步说,只要暗之王和圣女的关系好好的,能够按照传统为深渊诞下子嗣,其他一切都不重要。

    “此事全凭暗之王处置。”大祭司冷冰冰地说。

    一抹笑意爬上了夜恒的嘴角,他是发自内心的得意,还带着几分意外,一向严格的大祭司竟然没有阻止他?

    今天没有阻止,以后都不会阻止了。

    “那么好了,森林女王,你先停下你的行为,”夜恒深深地嗅了一口,礼貌地笑着,道,“不得不说,您的鲜血真是充满了芬芳,让人沉醉。”

    森林女王静静地看着他,期待一个肯定的答复。

    夜恒朝她走近,道,“您的行为实在令孤王钦佩,如果可以,孤王也想立刻答应您的请求,只不过——”

    “只不过这些祭品并非暗之王一人所有,暗之王没有办法全权决断,”廖秋突然接下暗之王的话,从容不迫地笑着,朝暗之王一礼,道,“暗之王对圣女的心意,圣女感激不尽。”

    夜恒神色微僵,被打断之后,忘了自己刚才要说什么,反观廖秋的意思,她这不是在声明自己拥有一半的祭品,想要怎么处置还得先问过她的意见嘛!

    夜恒道,“祭品数量太多,圣女根本享用不完。”

    廖秋笑道,“可是暗之王,或许我们很快就会有子嗣了呢?”

    夜恒愣住了,道,“圣女的意思,是不同意孤王的决断?”

    廖秋没有马上回答这个问题,包括大祭司在内,所有人都在看着她,目光之中包含了一种不切实际的期待。

    希望廖秋能劝住暗之王,又不愿意看到廖秋和暗之王的关系恶化。

    这就很考验廖秋和夜恒的关系了。

    从有记忆开始,她一直被教导成为一名完美的女性,对暗之王绝对服从,绝对爱慕,倾尽一切为暗之王付出,像这样站在暗之王面前,阐述自己的主张,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泡泡框不断地跳出提示:【想办法让男配在意你,注意到你,感激你,从女主的手中夺走男配!】

    廖秋勉强捋清楚了“男主”、“女主”、“男配”都指代了谁,但基本上没把提示内容放在心上。

    让她实在看不下去的是,那个什么发光的森林女王,跟夜恒眉来眼去的,吸引了寒暝的注意力,还吸引了深渊部落的注意力,把本该属于她的风头都抢走了!

    这可就不能忍了!

    她才是深渊之中最耀眼的存在。

    廖秋笑笑,道,“暗之王仁厚,愿意和森林女王做交易,圣女自然没有异议,只不过——”

    她看向那一筐筐祭品,笑道,“这些祭品在深渊待了太久,饱受精神摧残和折磨,其中很多都已经失去了生存能力,即便把他们放出去,他们在深渊之上也不一定能活下去。”

    夜恒眼睛一亮,道,“想不到圣女还有这种见解,那你以为该怎么办?”

    “暗之王也好,圣女也好,能救的人始终有限,既然如此,那就只能把有限的生存机会,留给最有价值的人。”廖秋看着森林女王,彬彬有礼地笑着,道,“女王,你以为如何?”

    森林女王急忙道,“能多救一点是一点……”

    “你是在跟暗之王和圣女做交易。”大祭司道,“客人,请清楚你的立场。”

    与恶魔做交易,哪里有能够商量的余地?

    森林女王咽下了未说出口的话。

    夜恒道,“女王,深渊并非地狱,您不必表现得这么悲伤。”

    她十分勉强地笑了笑。

    来到这个地方,就已经做好了十足的觉悟。

    “深渊包容所有物种,”夜恒指着自己的部下,道,“如您所见,深渊之中物种之多,远远超出外界想象,只要能为深渊部落所接纳,人类也好,森林之子也好,都能在深渊找到一席之地。”

    森林女王诧异地看着他。

    “女王,孤王并不需要你的血肉,孤王可以为您在深渊中提供稳定的居住之所,孤王和整个深渊,愿意尝试接纳您……”夜恒嘴角带着笑,道,“您可以在深渊中生存下去,您的表现决定了孤王对待祭品的态度,只要孤王满意了,就可以放走一批祭品,反之,就会有祭品被扔到这口鼎中。”

    森林女王倒抽了一口气,怔怔地看着夜恒。

    “圣女,你以为如何?”夜恒竟然回过头,问她的意见。

    廖秋:“?”

 

和偏执男配HE[快穿]: 7.深渊(七)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