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茶馆 > 科幻小说 > 朕好像忘了什么 > 3.爱慕
朕好像忘了什么  作者:酸奶蛋糕
    庄絮屋内,裴易只觉得昏昏沉沉了好久,头有点难受,难受到他觉得自己好像神魂游离过太虚一样,可偏偏耳边聒噪到不行,让他怀疑安付是不是去哪偷懒了。

    “对……对不起,你要不是为了救我,絮絮也不会……”关淳轻声啜泣着。

    “别多想。”裴芩抬手搂了搂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女子,眼神警惕的盯着墙角正执剑护主盯着他们不放的江七。

    “都怪我。”关淳趴在梁王怀里,眼泪打湿他衣衫。

    “她没事的。”

    “但絮絮身体从来都那么弱,这回在水里待了那么久……”关淳抬起头,看向梁王,一双眸湿漉漉的,让梁王看得心头微疼了下,他捧起她的脸:“你去休息,是她自己落水,无你无关,而且你也是为了救她,她不会怪你的。”

    “但……”关淳看了眼床上还在发烧的人,梁王已经解下身上披风,披在她身上,她感受着身上披风的温暖,抬手擦了擦眼泪,点了点头。

    大门开门的吱呀声伴随着哭泣声响起,裴易耳边总算清净,他强行睁开眼眸,脑袋昏昏沉沉,他怀疑自己发高烧了,所以,他发高烧了,安付还让人进来吵他?

    他支起身体,准备喊安付,看到略显清雅的床帐茫然了一瞬,然后脚步声传来,他扭头,就看到梁王正惊讶的站在他的床头。

    裴易愣了片刻,想通什么,无奈的躺回了床上,嘴角勾起,看样子他似乎小瞧了他这个养尊处优的皇兄,也对,在那女人面前活了那么多年,他要是没点本事就怪了。

    不过,他居然都能在容盛他们面前将他绑到这地方?他打量了下这张床,床帐素雅,看得出价值不菲,屋内温暖,似乎点了碳盆。

    如此待遇,完全超乎他想象,他是不是还得感谢下他,他们这种你死我活的关系,他还给他找这么好的地方关押?更为重点的是,他居然没杀了他,嫁祸给那女人,趁机夺位,而是用绑架他这么迂回的方式?

    裴易看着四周装扮,不知道的还要以为他打算金屋藏娇。

    裴芩没想到庄絮这么快醒了,不敢想她到底听到了多少,庄家打的如意算盘他不是不知道,不说关淳才是那个真正被算出凤命之人,单说她是他心尖上的人他也不会将她送给裴易。

    不让裴易选了关淳的唯一办法就是庄絮,索性现在没多少人知道庄絮的凤命是当年庄蓝风暗中操作的。

    他看着庄絮冷淡戏谑的眼神,负在身后的手紧紧捏了捏,他坐到床边,眼眸微垂,低沉暗哑的嗓音带着隐忍,一手伸进被褥,握住被褥下的手,他不知道她听了多少,但他还需要她,他复而抬眸,坚定着:“你听到了?”

    裴易抽回被褥下自己被握住的手,他都被他绑走了,他实在是懒得陪他演兄弟情深,他就想知道他这个皇兄把他绑到这来打算做什么?

    囚禁?

    趁机夺位?

    为什么要这么费事?

    裴易揉了把脖子,再一手支起身体就要起来,“梁……”

    “你放心,我是爱慕你的。”

    裴易猛的抬头:“啥?”

 

朕好像忘了什么: 3.爱慕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