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茶馆 > 科幻小说 > [红楼]我求生欲很强 > 16.第 16 章
[红楼]我求生欲很强  作者:朱大概
    可惜天下没有卖后悔药的,现在贾母一面心内暗骂张夫人不该躲在偏厅,没见王家儿媳妇都没回避贾赦与贾政?一面不得不对王家女眷笑脸相迎:

    “自从政儿家的进门,我一直拿她当自己的女孩来疼,谁想到她这次遭了这样的罪。昨夜里太医就请了三五拨,我藏着的老山参也拿出来尽着她用。”

    王老太太冷哼一声,看了看自己的儿媳妇们。王子腾夫人跟着冷笑一下:“是呀,这京中谁不知道荣国公夫人慈爱晚辈。所以昨日听说荣国公夫人不顾我们妹妹死活我才吃惊,想着今日求证一下,是不是有人故意败坏荣国公夫人的名声。咱们都是姻亲,若真有人败坏荣国公夫人的名声,我跟嫂子也好替荣国公夫人分辨一二。”

    贾母被她说得老脸一红。稳婆问时她要保孙子,也是世家遇到这样的情况通行的处理方式,可这样的事私下怎么操作都可以,真拿到台面上来说的几乎没有,一时不知该如何回这刀子一样的话。

    贾代善昨日虽然训斥了老妻,可也不能眼睁睁看着老妻被一个晚辈指责,清咳一声向着王伯爷邀请道:“让她们妇人在此说话,贤弟与我到书房一叙如何?”自己这些人走了,长媳才能出来打圆场。

    王伯爷也知就算是谈什么条件,也不能当着这么多的人谈,不过还是拿乔:“我女儿到现在生死不知,哪有心情闲谈。”

    贾代善听了眉头一收,看向自己的次子。这是次子的岳父,由他出面劝慰一二最好。谁知贾政一进荣禧堂就鼻观口口观心,如同事不关己一样,完全没接受到贾代善的目光。

    贾赦见王伯爷如此不给自己父亲面子,心下暗恼。可是这事儿自己家不占理,只好站出来说和:“王叔父担心弟妹,不防去看视一下?咱们边走边谈也使得。”

    要不怎么说这位是个混不吝呢,王伯爷是王夫人的亲父,去探视生病的女儿还说得过去。你要跟人家边走边谈,岂不是说也要跟着过去?何况刚才出口相邀的是贾代善,难道你让他一个做公爹的也去探视儿媳妇?

    王伯爷一进不知道该如何回贾赦这话了。

    王子腾不愧是个人物,见自己父亲为难,站出来向着贾赦道:“大世兄此言差矣,小妹现在卧床养病,父亲去探视多有不便。”

    贾赦直道:“王叔父不放心弟妹去探视,有什么不便处。就是子胜与子腾一起去探视,都是自家兄妹也使得。”

    关键你不是自家兄妹!王子腾跟贾代善一样,也把目光看向贾政,发现这位仍然一言不发,心下暗恼:“存周,舍妹现下情况如何?”要是有所缓和,自己家得赶紧谈正事要紧。

    直接被人点了名,贾政这才从神游中醒过来:“哦,舅兄是问太太吗,还好吧。”

    王子胜脾气跟贾赦差不多,气得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冲到贾政面前指着鼻子问:“我妹子是你明媒正娶的夫人,她现在生死不知,你说还好,好在哪里?”

    贾代善只觉得一个头如针刺,向着贾政怒喝道:“你就算是担心媳妇,也该有些章程。如此失魂落魄成什么体统。”

    贾政完全想不出贾代善这是在替他遮羞,把他刚才一言不发归到担心王夫人才失魂落魄,要给他营造一个疼爱妻子的人设。听到贾代善说他失魂落魄本想分辨,可是王子胜那一张大脸都快凑到他面前了,只能嫌恶的侧身躲避,那一脸的不耐烦,一丝不差的落在别人的眼中。

    贾赦上前拉住王子胜:“子胜,我家老二一向不会说话,你理他做什么。这里有女眷咱们不便说话,不如还是到书房去吧。”说完看向贾代善。

    贾代善从来没对贾政这么失望过,长子都站出来打圆场了,他还不知道借机向王家人多说两句好话,竟然还对自己的舅兄面露嫌弃,这是嫌王家的口开得还不够大是吧。

    因此也不管王伯爷是不是还拿乔,自己站起身来,向门边略延一下:“贤弟,请。”说完也不管王家人是不是跟上,自己率先出了荣禧堂。贾赦还在拉着王子胜,防着他真的打贾政,笑向王伯爷道:“王叔父,请。”

    就算是自家占了理,也不能真的逼迫太过,防着荣国府真的破罐子破摔。王伯爷还是明白这个道理的,王子腾更是知道自己父亲要与贾代善谈什么条件,轻声向王伯爷说了一句:“老太爷,咱们还是到荣国公书房去吧。”扶着王伯爷出了荣禧堂。

    王子胜就是个窝里横的,见父亲与兄弟都出了门,力气又比不得贾赦大,气哼哼的向着贾政放句狠话,由贾赦拉着跟了出来。贾政还要向两位老太太告辞:“请老太□□座,我去去就来。”两位王太太都没眼看他,觉得这个妹夫做作得可以,还不如贾赦那个混不吝的。

    待到几人在贾代善的外书房坐定,贾代善觉得自己的头越来越疼,没心思跟王伯爷虚以委蛇,直接问他想要什么。如此直白的问话,王伯爷还真不好接,只说想要自己女儿平安无事。

    “如此是我小人之心了。”贾代善对王家想占便宜还摆出受害者嘴脸也不满意,干脆的说:“昨晚太医也说过,老二家的是孕期心思过重,以至胎养得不好,这才难产。我家该请的太医也请了,该用的药也用了,现在只能尽人事听天命。我与贤弟一起等就是。”说完闭目不言。

    王伯爷没想到贾代善竟强硬起来,期艾着说不出话来,王子胜刚才没打成贾政心里窝了一肚子的火,现在见自己父亲说不上话急了:“国公爷这话我不爱听。你们家老太太只想着子嗣,这才导致我妹妹大出血,说出天去也是你们国公府对不起我妹妹。”

    贾代善不屑理他,看向王伯爷:“贤弟也是如此想?老二家的为何孕期多思,大侄子不知道,王贤弟不会不知道吧。”

    这下王伯爷更说不出话来了,就是王子胜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王子腾再次站了出来:“国公爷说的,不光我兄长不清楚,就是小侄也不明白。我们只知道,我妹妹自进了国公府之后,孝顺公婆友爱妯娌,不然以国公爷明查秋毫,也容不得我妹妹留在国公府吧?”

    如果世界上有后悔药,贾代善一定会买一包尝一尝——自己上次压着大房不追究王氏,希望做人留一线,日后好得到姻亲助力。不想现在逼迫上门的,正是自己费心费力留下的姻亲。

    偏当日王氏所行之事,王家因要抹平印子钱之事,将票据都给拿走了,自己手中一点证据皆无。千年打雁竟让雁啄了眼,贾代善将手抚额:

    “贤弟,当日政儿不是没想着休妻,是我念在两府皆出自金陵,不能坏了多年情谊。难道是我做错了?”贾代善强忍头疼,眼光如刀的看向王伯爷。

    王伯爷眼见贾代善面色寡白一丝血色皆无,只当他是气狠了,忙将话往回收了几分:“小弟自是承荣公之情,只是尊夫人行事,太过让小弟寒心。加上我夫人自来疼爱小女……”

    贾代善向他摆了摆手:“我知道了,当日贤弟曾做保,将来令爱所生之子皆由我夫人教养,如今即是信不过我夫人,政儿的子女,仍由令爱自己教养好了。”

    你不是疼爱女儿怕女儿受委屈吗,那就直接给你女儿好处。反正王氏能不能养好还不一定,这人死了还怎么教养儿女?

    王伯爷拿女儿说事,想得的好处可不是女儿能不能自己养儿子,向着贾代善不满的道:“这子女本就该由小女亲自教养,怎么能麻烦国公夫人。”

    贾代善冷笑一声,指着王子胜和贾赦向着王伯爷道:“这两个,都是在各自祖母膝下长大的,可见做祖母的教养孙子,也是世家常事。”就是都没被教好。

    王伯爷再次被噎得哑口无言,知道今日想从国公府讨到便宜怕是不容易,不由面现愤色。王子胜跳起来道:“国公爷不能如此说话,上次我妹妹自己做下不是,国公爷就要让我家出银子平事,怎么现在国公府对不起我妹妹,就这么三言两语想遮掩过去?”

    “你——”贾代善让一个小辈如此□□的问到面前,气得目眩不已:“那好,你倒说说因我夫人一句话,想要我国公府多少银子?”

    王子腾见贾代善颜色不成颜色,拉住自己的哥哥:“国公爷误会了,我两家世代交好,说起银子岂不见外。”

    贾赦也看出自己父亲神色不对,忙上前献茶:“老太爷莫急,先喝口水。不如还是叫太医来给您诊下脉吧。”

    王子胜嘴里还不依不饶:“国公爷这病还真及时,刚说到银子就病了。”

    “噗——嗤”,他的话到了贾代善耳中,说不出的讽刺与屈辱,生生吐出一口血来,身子歪向椅中人事不醒。

 

[红楼]我求生欲很强: 16.第 16 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