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茶馆 > 科幻小说 > 下堂妻再嫁记 > 12.第十二章
下堂妻再嫁记  作者:鸩离
    临行前,舒月容又想起了什么,转身去了屋里,拿出一个小罐子,并一双筷子出来。

    径直走去菜园旁边的屋檐下,舒月容打算夹些自家腌制的酸笋子,给绣坊老板娘尝尝鲜。

    年哥儿这半月来每隔几天就要吃酸笋子,看见她娘走去菜园,急急忙忙地在月秋怀里挣扎:“小姨,快跟着我娘过去,我娘要去夹酸笋子,我要吃。”

    舒月秋看他着急的样子,抱着他往菜园子走,免不了嘀咕两句,

    “酸笋子又涩又臭烘烘的,你这小不点儿居然爱吃,真是奇了怪了。”

    “酸笋子不臭,炒肉吃,可好吃了。”年哥儿不满小姨说他喜欢的吃食不好吃,撅着嘴说了这话后,看见舒月容小心翼翼的开封一个大的坛子泥封,然后打开盖子,一股淡淡的酸笋子香味儿从里飘出来,立马道:“娘,我要吃!”

    “只能吃一块儿,你是小孩子,脾胃不好,吃多腌制东西容易伤胃。”舒月容夹了一块笋子递给年哥儿,转头又夹了不少出来,装进手中的小罐子里。

    舒月秋瞧着那笋子泡得变成了青白色,色泽不怎么诱人,闻着却没有她娘以前泡过的那股子酸臭味儿,一脸惊奇道:“大姐,你这笋子怎么泡的啊,怎么没有臭味儿?”

    “是李妈妈教得法子,做法简单,味儿不错。”舒月容把泡笋子的做法跟月秋一说,又夹了一小块竹笋给她尝尝味道:“这半坛子是最先冒头的笋子做得,放了快一个月,味儿刚刚好,不会太酸,也不会太咸,你尝尝味儿好不好。云秀坊的老板娘信任我,给我大物件儿绣品绣,我终归要回报人家一二才是。自家腌制的笋子不值几个钱儿,钱倘若云老板喜欢,我可以顺势向她举荐你接点儿绣活儿。不拘绣什么,总要攒点体己钱,给你自己备嫁妆。”

    自打舒月容在云绣坊接了绣活以后,就有意识地教妹妹苏绣,好让她有一伎在身,日后也有个营生活路。

    月秋知道她姐是为她好,可她是个安静不下来的性子,让她乖乖地坐在家里刺绣,还不如去地里干活呢,那至少还能跑动不是。

    跟着舒月容学了两天苏绣后,她说啥都不干了,到了今日,舒月容交给她的花样绷子,她还丢在屋里的箩筐里呢。

    “姐,给我接绣活儿的事儿就算了,你知道我不是刺绣的好手。”舒月秋苦着一张脸,说完这话,赶紧转移话题道:“这笋子又酸又脆,一点涩味都没有,味儿倒挺好的,改明儿我自个儿找点笋子泡去。”

    “随你,你要爱吃,就照着李妈妈那法子做。”舒月容夹完泡笋子,把坛盖子盖好,又用泥巴封好坛口,净了手,把小罐子抱在怀里,跟李妈妈道别,“李妈妈,我们去啦。”

    “早去早回啊。”李妈妈应了一声,把要撵脚的大灰狗绑在院中的桃花树下,朝年哥儿挥挥手。

    大灰看见小主人走了,急的不停往前跑,绳子把它脖颈嘞得死紧,它只能半立起身体,对着年哥儿汪汪直叫唤。

    年哥儿知道赶集要走很远的路,无法带上大灰,只能趴在月秋的肩膀上对大会挥挥手说:“大灰,你等着我啊,等我回来,给你带骨头。”

    舒月秋听得好笑:“小屁孩儿,你到哪儿弄骨头去,肉可金贵着呢,就是光骨头也要钱儿。”

    “我有钱儿!”年哥儿回身看她,“婆婆早上给了我四个铜子儿!能买骨头!”

    舒月秋也知道大姐这个仆人一心一意对她们娘俩好,忍不住笑:“你那点钱儿能买多少骨头啊,还不如买四枚鸡蛋,让你家老母鸡再抱一窝鸡仔,等它们长大了,保管撑死你那土狗。”

    “大灰不叫土狗,它不爱吃鸡,就爱啃骨头......”

    ......

    一大一小逗着嘴儿,跟着舒月容沿着狭窄的小道,走入宽阔的村道,跟着那些赶集的人,一块儿前往村头。

    百罗镇逢一、三、五日赶集,每次赶集,村里不愿意走路的人都会去村头的百年葛树下汇集,等着村里的牛车或是驴车,给上两文钱的车资,坐车去镇上。

    舒月容她们到树下的时候,那里已经等了不少人,看见她出现,不少人都露出异样的神色,甚至有些妇人露出鄙夷或嗤笑的神色,还当着她的面儿骂‘骚狐狸’‘勾人汉子的臭不要脸儿!’

    月秋最听不得这些,正想跟那些人吵上一二,舒月容伸手拉住她,压低声音道:“你别冲动,你现在年岁不小了,到了该说亲的年纪了,可别再当自个儿是小丫头,想骂谁就骂谁,没得落下一个泼辣的名头,坏了自己的名声,日后不好说媒。”

    “那就这么放过她们了?”月秋气得直跺脚:“我可咽不下这口气儿,这话儿说得也忒难听了!你什么都没做,她们凭什么这么骂你!”

    舒月容微笑:“理她们做什么,清者自清,你越跳脚,别人就越觉得煞有其事,越指摘你,何必跟她们置气。”

    话是这么说,舒月容脸上的笑意却带了三分阴寒。有些事情,她不说,不代表她不知道,她不在乎。

    回到上水村快两个月了,为了避嫌,她把家安在了远离村中人多的地方,平时尽量不出门,不与人结交,还是落下如此多的闲话儿。

    她可以不在乎自个儿的名声,但不能不在乎年哥儿、三妹的名声,若这些闲话不压下去,她的名声被这些无知妇人弄臭了,三妹的婚事必受影响,年哥儿在学堂读书也会受欺负。

    思及至此,舒月容在树下的人群里转了一圈,最终把目光落在一个身穿黄褐色衣衫,身形颇瘦,脸颊瘦成一个锥子,怀中还抱俩孩子的妇人道:“石家嫂子,别来无恙,你和阿牛哥过得还好吗?”

    那妇人楞了一下,大概没料到她会主动给自己打招呼,眼神瑟缩了一下,嗫嚅道:“我,我们还好。”

    “你们好,那我就放心了。”舒月容笑着点点头:“你上次来我家里,正巧我去了娘家,家里没有人,只有年哥儿和土狗在。那狗啊可精着呢,不认识的人,管你是香的臭的,一概不要命的往死里咬,是拉也拉不住,劝也劝不住。当时年哥儿同我说大灰咬了你,我还担心着呢,后来让李妈妈一打听,说只是把你吓着,没伤着,我就寻思着有机会再登门道歉,省的有些人嘴巴碎,不怕全家死绝到处传那闲言。如今你安康就好,下次有事儿尽管找我娘家人托话儿,可别不请自来,我家的狗不认人。”

    这一番话出来,百年葛树下的大半妇人脸色都不好看了。

    谁都知道那黄褐衣衫的妇人是石阿牛的媳妇罗小莲,这人看着弱不禁风,胆小怯懦,其实是个醋坛子。

    平日村里有哪个女子跟阿牛多说了一句话,她都会不管不顾的拉着阿牛大吵大闹,更何况是跟阿牛青梅竹马,一块儿长大的舒月容。

    听这舒月容的意思,只怕是这罗小莲上她家去闹,谁成想人家家里养了一条土狗,对着她一通乱咬,把她撵了出来。

    算算日子,村里关于舒月容不要脸皮四处勾搭汉子的传言,可不就是那罗小莲上了舒家后传出来的。

    村里有很多妇人看不惯舒月容,觉着她命好,嫁给了秀才做了几年官太太,虽然下堂回娘家,可却是和离回家,又拿了全部嫁妆回来。

    比起那些个被休的妇人或寡妇,舒月容可是干干净净的回家,还自个买屋买地立门户。

    可若单靠她自个儿能做到这些,这些妇人是不信的,总少不了妄加猜测。

    这时候流传出来舒月容勾搭汉子的流言,不管事情真假,这些心气不顺的妇人自是听自己愿意听的。

    天成日久,大家都信以为真,逢人就要说上两句,好似不扒舒月容一层皮,心里就不舒坦。

    舒月容可不是那岂子任由人欺负的主儿,从前一直不管那些传言,不是不想管,而是时机未到。

    如今借由罗小莲指桑骂槐,也让大家伙儿明白,她舒月容不但清清白白,她还有脸有皮,别以为你们当香肉馍馍的男人她看得上!

    她的眼里,村里的男人再好,在她眼里就是块臭肉!

    这些人连人渣魏仁都不及,还妄想爬她的床!也不撒泡尿照照自个儿是什么德行,她舒月容才不稀罕!

    大家都不是个蠢的,哪里不知舒月容这番话中有话,一时之间,树下近三十号妇人,包括罗小莲,脸上是红一阵白一阵的,气得都不轻。

    偏偏她们又都不敢反驳,那些事儿本来就是子虚乌有,以讹传讹,没有影子的事儿,要在这关头说话,不明白着污蔑人家的清白,干那全家死绝的事儿吗!

    舒月容是和离妇人不错,可人家的亲叔伯是里正,大家平时嘴上说说,过过嘴瘾也就罢了,要真跟她杠起来,谁吃亏,不用说就知道结果。

    一时之间,葛树下鸦雀无声。

 

下堂妻再嫁记: 12.第十二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