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对象突然小了一百岁  作者:糖丢丢
    就算他们没见过兰休,也该知道这六棱雪花军徽代表着什么身份。

    万人之上,富可敌国。

    刚才喧闹嘈杂的场面刹那间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像被按下了暂停键,呆滞的看着站在身后的银发男人。

    “军,军长……”

    红毛手里拿着的黑色喷雾当啷一声掉在地上,随着兰休一步步靠近,刚才起哄的小混混退潮似的迅速撤后,谁也没多余的心思去管傅涵。

    虽然他们在这片混了不少年,可也就敢对傅涵这样的外地人乱来,对军区的人,尤其还是兰休这样军长级别的人物,就算再给十个胆子他们也得掂量掂量。

    兰休蹲下身扶住傅涵的肩膀,只见他脸色潮红,呼吸急促,看自己的眼神就跟没焦距似的。兰休抬手在他眼前晃了半天,傅涵也没什么反应。

    完蛋,不是傻了吧?

    他捡起掉在地上的喷雾,上面连个标签都没有,就有一个马克笔随便涂鸦的符号。一般像这样三无产品,都是来自于黑市。

    兰休看着红毛:“什么东西?”

    对面那帮臭小子,刚才还拽得二五八万似的,现在倒是蔫了吧唧的没一个敢站出来了。

    兰休抱着怀里的小崽子,这叫一个心疼。这可是他好不容易找到的宝贝,要是再被这帮小混蛋给弄傻了,他非得拿枪把他们脑袋都当西瓜给崩开花不可!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傅涵的状态越来越不好了,兰休把手里的东西使劲一摔,不耐烦的吼了一声:“最后问一遍,这瓶子里什么东西!一个个还是不是男人,这时候都他妈怂了!”

    “催,催情喷雾……”

    “什么玩意儿?”兰休看着说话的红毛突然莞尔一笑,令人毛骨悚然。

    他拖着傅涵的身体一把人抱起来,仔细回忆了一下,“对繁育者使用非法药剂,我记的这是什么罪来着?哦,好像是死刑啊。你们不想活了大可以去跳楼,吃刀片啊,非得花钱买这个不是浪费吗?”

    听到死刑,所有人都变了脸色。

    兰休没时间在这跟他们浪费,他得赶紧带着傅涵回去找格雷看看,虽然在他的印象里,这种药剂一般对身体是无害的,只要发泄出来就没问题了,不过黑市来的东西,质量都什么没有保证,还是找格雷去检查一下比较稳妥,正好加入军区之前也得体检,直接回去一并做完得了。

    至于这些渣滓,等回头再收拾他们!

    傅涵靠在兰休肩膀上,感觉身上的热度渐渐散发出去,身上的力气也恢复了很多。早知道这些人会用这么下三滥的手段,他就直接用操控器把他们的脑袋轰掉了。

    他才不会承认,是怕给兰休添麻烦才没随便使用操控器的呢。

    红毛也没想到,自己那瓶黑市买来的喷雾已经过期很久,所以即使有些效果,也会很快消散。

    他对着兰休的背影慢慢举起了手里的枪,正好被醒来的傅涵看到,他赶忙推了兰休一把:“小心他们有枪!”

    就在枪响的瞬间,兰休抱着傅涵迅速一闪,速度快的完全看不清楚他躲闪的方向。

    兰休抱着傅涵赶紧朝街道对面跑去,红毛哪能这么容易就让他们溜掉,现在他已经没活路了,动了军长的繁育者,就算他还没来得及做什么,军区那些人也不会轻易放过他的。

    何况兰休的手段是出了名的狠毒,若是就这么让他回去,肯定会后患无穷。

    所以要想活命,今天就绝对不能让他们活着回去!

    红毛吹响口哨,街到对面迅速又浩浩荡荡涌出了几十个人,各个手里都拿着家伙,兰休抱着傅涵不敢硬闯,只能一点点退回原地。

    傅涵感觉体力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拍拍兰休,“放我下去。”

    不等兰休同意,他就扯开抱着自己的手臂跳到地上。

    兰休看着他还有些发红的耳朵,担心的把手伸过去。傅涵身体一僵,脸瞬间更红了。

    “你他妈往哪摸!”

    兰休被他打得手背红了一片,本来他的皮肤就偏冷白,只要稍微受点外伤立刻就会红得十分明显。真不知道这么娇弱的身子是怎么当上白耀星第一战神的。

    兰休看着突然发火的傅涵,顿时感觉自己有点无辜,“我这不是怕你逞强么,顶着帐篷打架万一不小心挫折了,你以后就不能人道了。”

    这小崽子,关心他还不乐意。以前打仗的时候他就碰到过这种情况,那个人还是他的战友,也跟傅涵一样误食类似的药剂,之后治疗了整整三年才稍微恢复了正常,不过现在还没有孩子。

    想来这种情况对男人的危险性还是很大的。

    虽然傅涵现在暂时还摆脱不了繁育者的身份,但未来兰休肯定会想办法让他脱离联邦的控制恢复自由之身,到时候傅涵就可以去找他喜欢的人结婚,要是这次受了伤影响以后繁育后代,那就悔之晚矣了。

    就算傅涵不是自己亲生的崽儿,兰休也一样心疼。

    可是兰休的一番好意,在傅涵的眼里就怎么看这么别扭。

    他瞪了对方一眼,“你才不能人道!你全家都不能人道!”

    现在前有狼后有虎,都被对方两面夹击了,兰休不赶紧想着待会儿该怎么逃命,还有心情开这种不咸不淡的玩笑。

    不过从刚才开始兰休脸上就没有一丝紧张忐忑的表情,这让傅涵多少抱着一丝期许,这个神经病到底也是十六军区的军长,白耀星的神话,就算面对这些人大概也不在话下吧。

    兰休果然没有辜负傅涵的希望。

    眼看着包围过来的人群越来越密集了,他双手插兜上前一步,一脸轻松的看着对面的红毛,“刚才我没动手只是想给你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没想到你这么执迷不悟,看来我是白费苦心了。”

    兰休前后打量了一眼,嘴角挑起一丝不屑的笑容,“真以为你们这几头烂蒜就能杀了我?”

    红毛看着兰休的冷飕飕的笑容,心里就开始涌出各种不好的预感。

    的确,这个人可是十六军区的军长,据说军区那十六个怪物哪个都不是好惹的货,何况眼前这个还是那十六怪物中排在第一的魁首,其变态程度更加可见一斑。

    不过这么多兄弟都在这看着,就算是死他也不能死的太怂。

    他硬着头皮冷笑一声:“好啊,那我倒是想见识一下,兰休军长是怎么赤手空拳以一敌百的。”

    “你怎么知道我赤手空拳?哇啊,还真被你猜对了,我出来的时候身上还真是什么都没带。不过”说到这兰休突然话锋一转,眯起眼笑了,“你们就都没听过觉醒者?”

    这一句话,把在场的所有人都说楞了。

    觉醒者,在白耀星中是极为特殊的存在,他的特殊程度几乎可以跟繁育者等同。只不过他们的资料都会由觉醒者协会统一管理保密,不会像繁育者那样被外界所知,而且除非是在星际战场,否则其他任何时间任何地点,觉醒者的能力都是被绝对禁止使用的。

    至于禁用的原因,不用说也能猜个大概,这种力量一旦使用起来要比普通武器的破坏力强十倍甚至数百倍。觉醒者协会会根据每个人能力的种类和强弱划分不同的等级,从CCC到SSSSS不等。

    听到兰休的话,这些围在街头附近的混混们都开始动摇起来,为了赌一口气就赔上一条命实在不值当。

    兰休句抓准这个时机,一手拉着傅涵迅速从人群中突围出去。眼看着马上就能离开这条街,对面红毛突然朝傅涵他们连着开了几枪,一束束刺目的红光闪过,傅涵只能跟着兰休分开躲避。

    看着他们抱头鼠窜的样子,红毛哈哈笑了,“他是骗人的!他根本就不是觉醒者!快点把他抓起来,到时候咱们系能跟联邦换一大笔钱!”

    兰休看着墙上的窟窿嘿呦一声,竟然还笑了。

    他朝傅涵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蹲下。傅涵知道他这是准备出大招了,赶忙避开对面的攻击向后翻了个,猫着腰趴低了身子。

    只见兰休高举双手突然大喝一声,“看来再不出手,你们就这些小老鼠就要跑到猫嘴里拔牙了。”

    接着,兰休开始叽里咕噜念了一大通傅涵听不懂的语言,一只手顺时针一只手逆时针的在半空中画圈,两条腿扎着马步,时不时就大喝一声,不知为何,傅涵怎么看他这动作都像是打太极拳。

    那些举着家伙的小混混以为他马上要出招,赶忙朝四周散开,就在这时,兰休抓起傅涵的胳膊撒腿就往外跑。

    结果没跑多远就撞到了已经抄近路围堵到前面的红毛身上。

    兰休尴尬的抓了抓头发,“天呐,以前这招都管用的,怎么现在的人都这么扛诈了。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呢?”

    傅涵刚才被他拉着跑了半天,累得气喘吁吁,现在上气不接下气想骂人都骂不出来。

    他对兰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感情刚才装模作样比划了那么半天,是演戏呢!

    红毛狞笑一声,举着枪又朝他们扣动了扳机,傅涵赶忙挡在兰休身前,用操控器展开了磁场防御网阻挡住对方的攻击。

    “我靠,有家伙你不早点拿出来用,吓死我了!快点让我抱抱压压惊。”

    傅涵低头看着抱着自己腰跟救命稻草似的死不撒手的兰休.十六军区的军长.白耀星的第一战神气得青筋直跳。

    “我说你他妈是假冒伪劣吧!”

 

结婚对象突然小了一百岁: 12.12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