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茶馆 > 科幻小说 > 重生后我又当了皇后 > 10.这模样,这性子
重生后我又当了皇后  作者:旺了个汪儿
    云雾初中途被父亲叫走,耽搁了好一会儿,进到大堂的时候,二房的三个孩子包括云雾顷都已经就坐。

    云雾顷坐在外侧,手里拿着汤匙,一顿挤眉弄眼。

    他年岁还小,样貌还没舒展定型,深邃五官挤在一张还尚未长出棱角的脸上,拼命眨着眼睛要向她传递信息的样子,带着些可爱的傻气。

    云雾初抿唇忍不住笑了。

    云雾顷锲而不舍,用嘴唇的动作表达意思,“祖母今天不一样,阿姐小心应付”。

    云雾初朝他点了点头,让他放心,上前一步,对着正堂上坐着的鬓角花白的人,欠了欠身,“孙女来晚了,祖母今日可好?”

    云家老太君一反常态的,吊梢眼上下打量了她一番,便拍了拍她右手边的凳子,道:“来这儿,今个儿守着我用早膳。”

    她起身经过雾顷的时候,用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以做安抚,防止他因为过于惊讶而作出不当举动。

    寻常,祖母左右手边的座子,坐的都是二房的二姑娘四姑娘,他们姐弟俩都是坐在最外缘,云雾顷的确是诧异,目光一直梭罗在阿姐与祖母之前,拿不准这究竟是为何。

    但他的阿姐却依旧仰着那花茎般秀丽的颈,莹白的下巴微抬,毫不推脱的施施然入了座。

    有人诧异,有人自然就不满。

    二姑娘云雾颖哪肯起身,嘟嘟囔囔拿脸去贴老太君的手,娇气气的直说不满,“祖母,颖儿一直都是坐着里的啊。大姐姐的位置在哪里啊。”

    老太君不肯,但也实在没舍得给她下脸子,“颖姐儿,莫要胡闹,给你姐姐让地方。”

    云雾初也不吭声,只是挺着腰板,等着她挪地方。

    她这二妹,被养的太娇惯了,眼高于顶,甚至有时连她也不放在眼里,之前她并不在意她这小脾气,但今时不同往日,太后嘱意云家一事,这二妹还很有用。

    云雾颖愤愤不平,起身的时候狠狠的用脚踹了凳子一觉,凳子角度偏了,差一点砸到云雾初腿上,“大姐姐,你天天穿的这么素,看起来哪里像是官家小姐,你这出去,不也是败了大伯父的面子嘛。”

    她这不过脑子的话一出,老太君就率先拉了脸。

    云雾初适时接了话,“二妹妹不知道吗?”

    她将凳子挪回原地,抬手捋平裙摆,笑着入座,话语间还是轻松的调调,眼睛只看着李妈妈将新的碗筷摆放在她身前的位置。

    “什么意思?大姐姐难道穿衣服还与我有干系不成……”

    她话没说完,坐在老太太左手边的云雾筱就轻轻开口,她说话声音不大,也不掺和她们之间的谈话,只是起身拿起大的汤匙为老太太舀白米粥,“祖母,您看这米粥,又稠又香甜,您尝一碗。”

    这样的做法算是高明了,见云雾颖不过脑子的话就要坏事,从中穿插了别的一档子事,想要掩了这事。

    云雾初的目光镀到她身上,她也不躲闪,又盛了一碗,亲自送到云雾初手边,“大姐姐,你也尝尝。”

    云雾初眼梢微抬,“筱姐儿养在祖母膝下,自然是不一般,这模样,这性子,都顶尖儿的好啊。”

    此话一出,云雾颖更像是被踩到尾巴的大猫,炸了毛般的就要朝着云雾初张牙舞爪起来,“大姐姐,你什么意思,说我模样不好,性子不好。”

    云雾初看也不看她,只道:“我只是称赞四妹妹一句,二妹妹何故将这些往自己身上扯,扯的这么快,莫不是还在埋怨祖母。”

    她很少有这样咄咄逼人的时候,往日的云雾初,洁纯如白梨,明婉秀丽,但坐在那儿就是一副水墨青图,对于别人的小打小闹,总是惯于笑着接受,云雾颖摸不透吧她的底线,就好如没有底的黑洞,无人敢轻易尝试探索,因而云雾颖一直对云雾初有所顾忌,自然不敢放肆。

    今日,是被气昏了头,本只是不满意属于自己的“宝座”换了人,而后就真的是勾起了心里的卑微情绪。

    云雾筱是二房里的云姨娘所出,庶女罢了,本是不用放在心上,但是二爷为了讨老夫人欢心,想要将其中一个女儿放在老太君膝下养着,用他的原话说是“小猫小狗似的瞎养着解闷罢了”。老太太母家是如今煊赫的定远侯的旁枝,虽是旁枝,在家中也颇为得宠,打小受的是正统的宫廷教养。

    在老太君跟前养着,自是收益良多,就算是将来出嫁,夫家也会高看一眼,但这两女儿,一嫡生、一庶出,老太太竟然选了庶出。

    二太太想不明白,自家孩子这么就比不上一个庶出的,她心里不情愿,时常念叨下来,让年幼的云雾颖因为这个事留下阴影,在心底永远觉得在云雾筱面前抬不起头。

    这情绪日日发酵,年年升温,突然爆发,劲头迅猛,豆大的眼泪狂彪出来,云雾颖一把推开桌上的吃食,捂着眼睛径直就往外跑。

    云雾初一愣,没意料到云雾颖反应会这么大,她微弯的嘴角尽然抿紧,小小的吸了一口气。

    云雾颖这样的脾气,不行啊。

    她想的很简单,既然太后要云家有女人进宫,又不是非她不可。

    上一辈子,她记得很清楚,云雾颖在得知她被太后选中后,还暗中求了祖母也要进宫,但宫中已有云家女,怎可再多一个。

    苦求不行,还闹了个绝食,悬梁自尽逼迫,在毫无希望之后,才不甘心的挑了个秀才下嫁,听说,过的也是不舒坦的。

    她心气那么高,怎么会瞧得上秀才的柴米油盐。

    但当时,她闹的事已经传开,能嫁给秀才已然是劣中取优了。

    深宫高墙,有人求着想进,有人哭着想出。

    云雾初觉得深宫吃人,熬人白头,但云雾颖却觉得是梦中阁楼,金碧辉煌,非去不可。

    她本想试探一番,看看这二妹妹的性子,却不成想,这等言语羞辱就受不了了。

    罢了,也是她一把抓住命门,直接挑着她最在乎的攻击,惹哭了小姑娘。

    汤匙上的白粥还冒着热气,云雾初就又离了座位,蹲下了身子,道:“祖母,是我冒失了,惹哭了颖姐儿。”

    老太君脸色也不好,但还是硬逼着没有发出来,“是她小性子使过了,你是嫡姐,已经很让着她们了。”

    “初姐儿,跟我来一趟。”老太君由李妈妈扶着,往里屋走,云雾初缓缓起身,静默了一会儿,才打算跟上。

    就在这时,云雾顷凑到了身边,小声唤着,“阿姐……”

    小狗崽一般翘着尾巴蹭着人撒娇,云雾初“嗯”了一声,俯在他肩头说:“想不想每次跟祖母请安穿漂亮衣服?”

    云雾顷点点头,随即又觉得不妥,“可是,爹爹说,咱们穿太打眼,二房的会不高兴,祖母也会不高兴,阿姐,你想穿吗?女孩子家家的惯是爱美的,新衣服新首饰都是喜欢的。”

    大房为着顾及二房他们所谓的“面子”,一直在两家会见面的场合,挑着朴素的衣裳穿,这种事听起来是颇为可笑的,但还真的是太太君亲自找大儿子这么要求的。

    可笑却又存在着,很是荒诞。

    云雾初心里定了定,笑道:“新衣服得显摆出来啊。”

    她提起裙摆,正要往里屋走去,一声娇美若黄鹂之音轻轻柔柔响起,“大姐姐莫要责怪二姐姐,二姐姐也是无心。”

    云雾筱这个人真真是在老太君跟前抽条出了一身的涵养气质,说来也怪,这四妹妹竟和她有个五六分的相似,一双时刻含着水汽的湿眸衬着纤弱腰肢,十分有讨男人喜欢的资本。

    云雾初站定,询问:“四妹妹说她无心,无心尚且这般骄纵,那若有心还得成什么样子。”她顺着云雾筱的话说,眼角余光盯着她,果真看到她眼里的一闪而过的冷笑,她接着说,“终究是我不该那般说,惹得她多想了,四妹妹见到二妹还请帮我美言几句。”

    云雾筱欠了欠身行李,脸上是一副荣幸至极的模样,“大姐姐这是哪里话,能帮到大姐姐是我的福气。”

    云雾初径直走了,她上辈子并未与二房诸人交涉过多,一是不喜而是实在没有必要,出嫁后又一直在皇宫,常年见不到几次。真是没想到,二房这俩姑娘,一个骄纵,一个深沉,一个小小的试探,性子底下的隐瞒就露出这么多。

    哪个都不是好相与的。

    不过相较于话里有话的这位,只会哭鼻子溜掉的那位,真是可爱极了。

    老太君已经喝了一盏热茶,周围只有李妈妈一个人侍奉着,云雾初暗自一笑,果然,宫里是早就派嬷嬷下来支会了。

    云雾初上前,接了李妈妈的活计,来给老太君温茶,她端坐在下方的圈椅上,腰挺得直直的,执着茶盏的手纤细修长,垂着眉眼挑着茶叶,她一举一动,一动眉一眨眼,都是大家闺范,饶是老太君这般见惯了宫里贵人的,都不得不承认。

    自家这大姑娘,出落的极好,自然也担得起这中宫之任。

    但老太君哪里想得到,上一辈子这个年岁的云雾初在这位祖母面前还会诚惶诚恐,生怕惹她不喜,所有的超出这个年纪的端庄风范,都是她上辈子费了极大功夫练成的。

    老太君打量的视线过于灼热,云雾初并不理会,明眸一弯,笑道:“祖母,您看,与二妹妹之误会,始于我身上这素净衣裳。初儿明白您心疼二叔家,但一直让我与顷哥儿这般陪衬几位弟弟妹妹,难免被外人见了说道。二妹妹是自家人尚且觉得我不合时宜,更惶恐是外人。”

    她不打算陪祖母绕圈子,偏心做到这份上,就是因为无人敢于说出,老太太才会一再要求。

    上一辈子跟了父亲,只觉得老人得顺,但人一老了,就容易愚着昧着自己,靠别人同情陪衬出的优越感,只会心里更加空虚,虚的多了,就变成了再也抬不起头的自卑。

    而这自卑,竟然在孩子身上也有了。

    大爷自卑,自己与大哥前程差远,二房的嫡女,却自卑于一个名不正言不顺的庶女。

 

重生后我又当了皇后: 10.这模样,这性子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