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象每天都在想相妻教子  作者:一只大鲨鱼
    那一瞬间,虞照月只觉得一股寒气,从脚底直冲灵台,她的手已经不受自己控制,飞快扑向了韩瑶。

    而韩瑶欢喜地挥着手,好不愉快,“就是……”

    韩瑶一整句话没说完,就已经被扑上来的虞照月捂住了嘴,虞照月将韩瑶往后脱了两步,警惕地看着沈璨。

    沈璨讶然,没想到她力气还挺大的。

    韩瑶瞪大眼睛挣扎着,虞照月深深浅浅地吐着呼吸,平复心态,温和地笑了笑:“我和韩瑶聊了两句,她正和我说她的比赛呢。”

    韩瑶死死摇头。

    虞照月继续“温和”地笑着:“你不是很忙吗,刚刚那么急,还不快去。”

    韩瑶想起来了,是老板在后台发工资呢,她要是去晚了,就领不到工资了!她跳起来就往后台跑,头也不回。

    工资和偶像,还是工资重要点。

    虞照月顿时松了口气,可沈璨的目光时不时在她身上扫过,可能是已经对她起了疑心。

    两个人各怀心思出了剧院,下午天气的余温尚存,风吹过来都带着一丝燥热与闷。

    坐上沈璨的车后,虞照月立马给陈淅然发了短信:【姐妹!救命啊!你立马到大剧院来,找到一个叫韩瑶的,想方设法让她闭嘴,不要让她透露我的事情!】

    陈淅然这时候已经下班,她立马回了个:【ok,下次记得请客】

    虞照月长舒了一口气,陈淅然办事情,她特别信得过。

    她就是害怕沈璨发现她的真面目,就算只有百分之一的可能看上她,她也不会让这百分之一的机会发生。

    沈璨这人,要是真看上她了,肯定极其难摆脱,她不想给自己惹麻烦。

    虽然现在麻烦本烦就在她的身边。

    很快,就回到了虞家门口。

    沈璨绅士地帮虞照月打开车门,她从车上下来,道了谢,便准备回家去。沈璨喊了一声:“虞小姐。”

    虞照月闻声转头,等沈璨说话。

    沈璨颀长的身形立在跟前,高高大大,臂膀宽厚,他挡住了阳光,虞照月的面前落下一片影子。

    “沈先生,怎么了?”

    沈璨不急不缓说道:“如果虞小姐不喜欢我,不必勉强自己。”

    虞照月垂在身侧的手指捻着裙角,她暗自冷笑,这个沈小花果真黑心,竟然想要诱导她开口拒绝,到时候他回去就和沈老爷子说是她拒绝,她哪里还有脸和沈爷爷联系?她怎么给虞家交代?

    呸,她绝不可能让沈璨这厮得逞!

    她正要出声,却听到自家门后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她侧目看去,正看到虞庚和蒋若梅像是做贼一样在偷看偷听。

    虞照月羞答答地垂下头,尽量软了声音:“不,我对沈先生的印象非常好,我非常愿意做沈先生背后的女人,相夫教子,为你洗手作羹汤。”她羞怯地看了沈璨一眼。

    沈璨被这一眼看得直打哆嗦。

    虞照月期待地抬起眼说:“但是沈先生,你如果不喜欢我,不用勉强自己,我们家不是小气的人。”

    沈璨抬头,看到虞庚和蒋若梅,眯了下眼。

    狭长眼眸垂下,目光所至只有她的一头乌发和娇嫩的脸蛋,含羞带怯,欲语还休。

    他沉声道:“哪里,我对虞小姐的印象也很好。既然我们彼此的心意都一样,那不如就这样定下来,我先回去告诉爷爷这个好消息。”

    他把“好消息”三个字咬的极重。

    背后,虞庚和蒋若梅不自觉笑出声来,越看越觉得沈璨和自家闺女是天生一对,郎才女貌。

    虞照月一愣:“定下来?”

    不是???

    沈先生你怎么决定得这么快?

    沈先生你之前很不喜欢我的啊!沈先生我不是你喜欢的那一挂啊!

    你怎么能睁着眼睛说瞎话呢!咱们怎么就好消息了啊?

    沈璨淡淡道:“虞小姐是不喜欢我,不愿意和我交往?”他声音极淡,没有掺杂一丝感情,这样的语气,压根儿就不像是在和人确定恋爱关系的样子。

    虞照月心里苦唧唧的,砸吧了下嘴,不是滋味,有一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

    背后的欣喜目光,如芒在背,虞照月在三双眼睛的注视之下,干巴巴地应了一声:“怎么会呢。我非常开心。”

    她侧头,苦着脸。

    真的是非常开心呢呜呜呜。

    ·

    沈璨刚洗完澡,只穿了件浴袍,胸前裸露出硬朗的胸肌,水珠从头发丝上滴落下来,顺着脖子一路流下,趟过劲瘦的线条,蜿蜒而下。

    他拿起手机,给助理打了个电话过去:“许言嘉的舞团里有个叫韩瑶的,你去向她打听下虞照月。还有,我要虞照月所有的资料。”

    给助理打完这通电话后,他给远在Y国的沈爷爷说了好消息。

    沈爷爷非常高兴,还夸了虞照月如何懂事可爱,娇滴滴的很惹人疼。

    沈璨看着回复,淡淡笑了一声,懂不懂事他不知道,他就知道这个虞小姐挺矫情造作的。明明身子骨硬朗的很,能徒手搬动一个妙龄少女,回头就娇滴滴柔弱的样子。

    这边,许言嘉也给他发了微信:【沈璨,你不会和那娇滴滴的小姑娘玩儿真的吧?除了那张脸长得好看,我怎么看,那姑娘都不是你喜欢的类型啊】

    沈璨在手机上回复:【老爷子定的,总得给个面子,要是我拒绝了她,老爷子非得杀回来,倒不如处一顿时间再说】

    沈璨:【过段时间,风头过去了再说不合适,老爷子也拿不出话来说】

    许言嘉:【你说处就处啊?我瞧那姑娘就不太喜欢你】

    沈璨嗤笑一声。

    【她说她想做我背后的女人,只想相夫教子,为我洗手作羹汤】

    微信上头,对方正在输入中的字样持续了很久,沈璨没了耐心。

    他放下手机,拿起书桌上的一份“灵泉山度假酒店策划方案”的文件,寥寥翻了两页,觉得有点意思,就仔细看了过去。

    雪亮的灯光将屋里的每一个角落都照得亮堂,端坐在椅子上的男人,黑发早已经干了,他面无表情,随手拿了手边的一支钢笔,在策划书上签下了大名。

    随后,他拿起手机。

    看到许言嘉发来的最后一条微信:【女人的话你也信?】

    他发出一声嗤笑,揉揉眉心,没回消息。

    他为什么不信?虞照月一口一个喜欢,应该不会是假的。

    况且,他也值得别人喜欢。

 

对象每天都在想相妻教子: 7.第 7 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