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茶馆 > 科幻小说 > 十二分缠绵 > 5.十二分
十二分缠绵  作者:慕拉
    05

    席喻明天有行程,会离开海城一段时间。

    小安在客厅收拾席喻的行李,收拾好后,过来敲衣帽间的门:“席老师,明天进组的东西已经收拾好。”

    “嗯。”席喻从手指上收回目光,敛着表情将衬衫穿好,抽出一条领带,问:“几点的飞机。”

    “明早七点。”

    席喻系着领带,没再说话,小安却是犹豫了一下,偷偷问:“席老师,小嫂子……没和你一块住啊?”

    席喻的手稍微停顿,视线投向他:“想知道?”

    “不不不不不,我就好奇问一下,呵呵呵呵……”小安连忙摆手,从衣帽间的门前溜走。

    席喻定了几秒,而后又把已经系好的领带拉扯开,心有郁结。

    他想起阮初初的那张脸,再想起她接起电话回答的现在在哪,他不禁觉得自己好像真的是个混-蛋。

    他没想到,阮初初从他这搬走之后,会去住酒店。

    席喻不是个会怜香惜玉的男人,他向来薄情,可偏偏对阮初初,生出几分不忍来。

    夜幕四合。

    城市夜晚入夜之时,华灯初上,灯光璀璨。

    阮初初等在酒店门口,车流从身前掠过,像夜色之中连绵的光点。

    寒春的夜晚有点起风,阮初初穿得单薄,站在风中有点瑟瑟发抖。

    不过还好,来接她的车很快来了。

    车停下,司机王叔下车来给阮初初开门。

    王叔和阮初初见过几次,跟往常一样,他热络地喊她:“阮小姐。”

    阮初初礼貌地微笑:“王叔。”

    之前席老太太每次要见阮初初的时候,都是王叔来接,阮初初也很习惯的以为王叔这次只是接她一个人。

    没想到车门一开,车后座还有个人。

    阮初初看到里面坐着的那个疏离冷淡的男人,脸上的笑意瞬间僵住。

    整个人傻愣愣的。

    席……席喻……

    阮初初一时间不知要怎么反应,旁边的王叔疑惑询问:“阮小姐,怎么了?”

    阮初初冲他没事地笑笑,随后硬着头皮上车,坐到席喻身边,皮质座椅中间隔了一大片距离。

    阮初初接到席喻的电话,差不多是中午左右。

    当时他问她在哪,告知晚上要一起去席家老宅吃饭,别的什么都没说。

    阮初初很理所当然地以为,他只是来通知她的,没想到他会和王叔一起来接自己……

    转念想想,这也是情理之中的。

    既然已经结了婚,再不情愿,他们在老太太面前,还是要做做戏,不能叫老人家担心。

    王叔在前面认真开车,而后座的两人,像是被冰封了一样,谁都没有说话。

    气氛降至冰点。

    昨晚一夜胡来,现在的阮初初,反而有些怕面对席喻。

    她尽量让自己冷静淡定,偷偷瞄一眼旁边的席喻,眉目犀利,一本正经西服笔挺,衬衫的纽扣每一颗都很规制。

    如果他的领带被松开,这些规制的纽扣崩掉,衬衫半脱……

    啊啊啊啊都在脑补些什么啊!!!

    阮初初脸悄悄发烫,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去脑补席喻被扒掉西服衬衫的画面。

    不过……越是这样的禁欲不苟言笑,就真的越勾人越让人想对他做坏事……

    阮初初一不留神就多瞄了会席喻,席喻像是感知到什么,眼神缓慢扫过来。

    心虚的阮初初立马移开眼神,望向车窗外,一副“我在认真看风景我没有看你你别打扰我”的模样。

    席喻看着她,气息不知为何在胸口凝固,郁结难耐。

    喉结翕忽。

    手指上的咬痕像是咬到了他的心上,竟然惹得他心痒。

    不长不短的车程,王叔很快把车开到席家老宅的大门口。

    席家老宅是上世纪九十年代的英伦风格,如今看着复古具有年代味。宅子前边是一大片的花园,种的都是席老太太喜爱的花。

    一路都没说话的两人各自下车,一前一后地经过花园,走进老宅。

    四周暂时没有人,席喻这才停步,回头面对阮初初。

    阮初初猝不及防,差点就撞到他的胸膛。

    席喻依然是冷淡的眉眼,没多少表情,他开口:“你搬走——”

    “我不会跟老太太说的!你放心!”

    席喻还没说完,阮初初就已经信誓旦旦的保证,语气轻松活泼,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席喻停顿一会,把想说的话咽回去,唇角动了动,吐出一个字:“好。”

    阮初初抿唇笑,尽量掩饰自己的不自在。

    老宅内,席老太太早就在里面等着了,佣人阿姨也已经准备好了两碗甜汤。

    “可算是来了。”

    老太太这些天身体不大好,但今天高兴,精神好,特意打扮了一番。她换上素日里不常穿的旗袍,身上披着精贵绣花披肩,笑吟吟地瞧着一同进门的两人。

    没等两人开口打招呼,老太太就招呼佣人阿姨把甜汤端过来。

    “来,桂圆红枣莲子汤,先喝了,很快就开饭。”

    阮初初不懂其中含义,乖巧礼貌地接过:“谢谢奶奶。”

    老太太满目慈祥:“乖孩子。”

    阮初初刚吃进去一颗甜枣,就听见老太太笑言:“多吃点,‘早生贵子’,寓意好着呢。”

    话音刚落,阮初初就差点被这颗甜枣噎到。

    桂圆红枣莲子……是这意思?

    席喻面上没太多表情,抬手从佣人阿姨手上的托盘里端过甜汤,寥寥吃了几口。

    吃完,他就将瓷碗放回到托盘上。

    老太太瞅着席喻,她对自己孙子太了解,一眼就能看出他对阮初初的冷淡。

    想了想,她对阮初初说:“初初,奶奶今天又拿了些药,你去帮奶奶分一下好不好?”

    “好啊,也像上次一样,按说明书把每顿的药都分好吗?”

    “是的,有你帮奶奶,奶奶每次吃药都方便好多,都不用怕吃错药了。”

    老太太笑着说,冲旁边的佣人阿姨使了个眼色,佣人阿姨立刻领会,过来领阮初初去向老太太的卧房。

    药都放在那,一时半会,阮初初回不来。

    老太太这才有机会对席喻说几句心里话。

    “小喻,奶奶知道你在怨奶奶。奶奶年纪大了,身体越来越不行,只有亲眼看你结婚了,奶奶才能安心。这样等哪天两腿一蹬的时候,不用还担心没人在你身边陪伴你照顾你。”

    席喻的眼色暗了暗,看向老太太,问:“为什么是她?”

    老太太稍愣,而后反应过来:“你是指初初?”

    席喻默认,老太太叹气说:“初初是个好孩子,很适合你。”

    适合?

    席喻不禁失笑。

    他还从来不知道,怎样的人会适合他。

    “初初和你一样,父母早逝。现在在这世上,除了一个不知下落的哥哥,她已经没有别的亲人了。”

    老太太说着说着,面露几分心疼。

    “你要好好待她,现在你就是她最亲的人。”

    听老太太这么说,席喻生硬的五官微有松动。

    在今晚之前,席喻对跟自己结婚的阮初初,一点都不了解。除了知道名字之外,家庭、背景、学历之类的等等,他几乎都不清楚。

    老太太没说,他也没问。

    现在多知道一点关于她的事,他的心脏不知怎么就滞动了一下。

    一些不知名的躁郁情绪又开始围绕心头。

    祖孙俩许久没见,又谈了些别的,等到阮初初帮老太太分好药下来,也就开饭了。

    在最近一年里,阮初初经常过来陪老太太吃饭,今晚的菜,大多数都是阮初初和席喻喜欢吃的。

    老太太很喜欢这个孙媳妇,一晚上都是笑意满满。

    用过晚饭,休息了一会后,老太太吃药睡觉,吩咐王叔送席喻和阮初初回去。

    没有了老太太,阮初初又和席喻陷入了独处的尴尬。

    两人相对无言,直到车子快经过阮初初住的酒店。

    “王叔,我在前面路口下车就好。”

    阮初初小声的对王叔说。

    听到阮初初的声音,原本在闭目养神的席喻掀开眼皮,目光定定的。

    王叔想起前面就是他晚上接阮初初的地方,后面看上去是个酒店,不免多出几分疑惑。

    他还没开口问,席喻先开口:“先回家。有什么事明天再办。”

    阮初初:?

    过了几秒,她恍然大悟,立马拙劣地对王叔掩饰:“噢对,这么晚了,还是先回家,明天再来办事……”

    阮初初知道,不能让王叔发现她住酒店,不然席老太太肯定也会知道。

    无论怎样,还是得瞒着老太太。

    王叔听了,像是没多想,直接略过酒店,往涫澜湾的方向开。

    涫澜湾就是席喻的住处,极高的私隐性,是他住这的重要原因。

    因为住的多,所以当时老太太就直接把这当成了他和阮初初的婚房,让阮初初搬进来。

    王叔将人送到,便开车离去。

    席喻往里走,阮初初停步片刻,准备用手机叫车回酒店。

    夜深了不少,几颗零星的星在头顶微微发亮。

    阮初初低头摆弄手机,模样认真,她正想点确认叫车的时候,身后传来席喻压低的询问声:“在那干什么。”

    她茫然回头,对上的,是他深邃如星的双眸。

    他第一次很有耐心地看着她,说:“过来。”

 

十二分缠绵: 5.十二分阅读完毕!